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五年】第三十二次研考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638发表时间:2019-01-22 20:55:14    年老知命短,心衰口难言。   卅二拼研考,北大微信前。   运乖空奋斗,亲朋寄望悬。   魂归勃利县,拼搏无愧颜。   倭肯河畔建国生,历尽坎坷亦峥嵘。   命强古稀谢扁鹊,根厚今存忆师功。   书山学海拼气力,素缟余劲搏剩程。   八年一届大学梦,卅二不弃换网红。   梦牵魂绕想南岔,月牙湖畔是我家。   一纸贬谪佳师范,不惧往日乐开花。   长春夺得真学士,研考卅二功白搭。   古稀赢来智叟笑,红巾翠袖怜泪擦。   选了几首周勃生老师的自嘲诗,从诗中可以看出周老师对自己坚持三十二考研的自讽自嘲。   另外周老师是心衰三级患者,非常严重,随时听从上帝的召唤。常给他看病的一位医学教授曾经对他说:“你的死亡通知书将和你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同时到达。”周老师说自己虽然心衰三级,马上七十一岁了,也不想死。他说2019年的北大研究生录取最好没有他,不学就不死了。他表示自己都考了三十二年了,明年不打算考了,时刻准备着去见上帝。   2016年10月份,开始网报研究生,周老师张罗着报名的有关事宜。我被他坚持不懈考研的故事所感动,于是写了一篇名为《为圆北大研究生梦,今年六十八岁的他将第三十次考研》。这篇文章在头条登出,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众说纷纭。   岁月磨砺,时光浸染。转眼又过去了两年,而周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参加他一年一度的研究生考试。他的坚持,他的执着,他的不合时宜,使他成为了一个怪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也许一年一度的研考,才是寂寞孤独中的他的盛会,他的节日,是他的自我救赎。   另外,周老师还告诉我,今年能活着走出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考场,已然是个奇迹。不能不说这个奇迹是由许多人帮助创造的。   今年的考研确实发生了许多花絮,充满了戏剧性,让人忍俊不禁。   周老师这个考研达人,今年在绥化考场差一点遭遇考研“滑铁卢”被送进拘留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开考的第一天,当他和几百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一起走进考场的时候,不料考场警不常见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卫却把他拦了下来,坚决不让他进考场。   “哎,哎,那个老爷子,别再走了,陪考的家长在门外等着……"   “说你呢……怎么还往里走,听不见啊……”考场警卫一把揪住了他,架起他往大门外拽。   “我要考试……”周老师理直气壮地说。   “你也太惯孙子了,中国的教育全让你们这些人整完了,来陪考就得了,怎么?你还要替你孙子考啊!你怎不替你孙子吃饭拉屎啊!啥事都包办!”警卫人员挪揄着他。   “我是考生……”   他试图说明自己是考生,就像精神病人越说自己不是精神病,医生越给你加大剂量一样。   警卫哈哈大笑:“你是考生,我还是考生呢,年纪一大把了,说话怎么着三不着四呢……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于是要把他当成闹校的乡下老头拘留他。   往年的考点一直设在佳木斯大学,他又是老考生,迄今为止已经第三十二次考研了,招生办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他,甚至连监考的老师都认识他,就是不认识也听说过他,他的考研经历在中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奇葩事件。   然而今年考场却设在了绥化。当考场警卫看到一位年逾古稀的老爷爷神情庄严地跟着若干考生进考场,当场把他逮住,以至于看了准考证,又一番交涉才相信这个七十岁的老爷爷确实是来考研的。事情水落石出,搞得他像稀有动物似的被围观,被议论。   而考场外那些陪考的家长也把他当成了陪考的爷爷,这让他也很不爽。   但也有让他感到开心和温暖的事,超市的主人听说了他的经历,很感动,也很钦佩,于是免费给他提供奶茶喝。   保卫科长还为他提供电梯绿色通道,因为考场在六楼,他一个心衰病人已经爬不上去了,况且还要完成几个小时的答卷。   这名保卫科长说起来还是唯一能记起他的一位熟人,八七年周老师在绥化师专参加第一次考研的时候,他才23岁,如今三十二年过去了,这位当年的学生当上了保卫科长,已经五十五岁了。   2018年年末,他70周岁,事隔32年,他又回到了绥化师专考研,他当初考研的起点。   可畏轮回苦,往复似翻尘。岁月随风飘去,一切都是轮回。三十二年的人生又回到了起点,另外他也表示明年将不再参加考试。考研的终点和起点在暗中缔结在了一起,是不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这说明了什么?他用三十二年的执着、三十二年的光阴、三十二年的坚持、三十二年的努力,去努力实现他成为北大历史系研究生的梦想。这个艰苦卓绝的过程让他从一个年富力强的青年衰变成一位步履维艰的老人,而且世事人非,花非花,雾非雾,一切恍如昨日,想起这些经历,周老师真是百感交集!   流年似水,岁月如风,转头间一切将成一场空梦,不觉很是伤感。   想起这一切,周老师随口又吟诗一首:   卅二研考又如何,复试没有落第多。   叛徒子女钻胯命,平反北大先付河。   超龄公车不录取,老迈年糕力早竭。   绥化学院哭旧地,明朝荡舟汤旺河。   1987年,39岁的他第一次参加考研,考场就设在绥化师专。当年在四十二名考生中,他以304分的成绩夺取专业第一名,是这个专业唯一参加复试的考生。可惜那一年国家对考生的年龄限制在35岁。因为超龄,他被哈尔滨看羊羔疯好的正规医院取消录取资格。而排名第二总分299的那个年轻人却意外地捡了个便宜。复试他的导师是郝建恒,刘民生,孟宪章。   周老师的古诗词功底深厚,无论是用典,还是对仗,修辞都很过硬,阳春白雪、借古讽今、嘻笑怒骂出口成章。如果论写诗作词,周勃生老师可算上兴安岭第一人,能把那些自诩为诗人的人甩几条街,瞬间秒杀一大片。   其实我一直都在劝他,华丽转身吧!不要再考了,不要再折腾了,你考上过很多次,你已经证明自己了,何苦这么坚持呢,“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周围的朋友其实从心里佩服你的才华,又何苦去拿一纸证书呢!如果主攻古诗词的话,凭他的功底,在中国的诗词界也能占得一席之地,但是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和考研飚上劲了,这一飚就是三十二年。   面对众人的说长道短,理解也好,不理解也好,周老师都无所谓,在对待考研这件事上不动摇,他现在完全是一种游戏的心态。   借用村上春树的语录:“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的怎么也长久不了。   周老师喜欢考研这是他自己喜欢的事,是自己的生活节奏,也是他生命的意义所在。   和周老师同等命运的还有村上春树。村上春树是日本著名的作家,我很喜欢他的小说,村上的作品我几乎全读过,而且反复读许多遍,越读越有味,那种清新自然的写作手法,让我爱不释手。让人不快的是村上春树已经连续七年被诺奖提名,然而又每次和诺奖擦肩而过,被文坛戏称为”陪跑者“。   其实村上春树不仅仅在诺奖的评选中是个“陪跑者”,他还是一年一度世界马拉松的“陪跑者”。自1987年他33岁参加马拉松比赛到2013年,他已经跑了33次的马拉松了。比周勃生的考研次数还多一次。   有时他能拿到名次,有时拿不到名次,甚至在二000年他参加铁人三项比赛时,在第一项游泳的时候,来到水里发挥就不好,恐惧马上支配着全身,惊惶失措中他怎么也游不出自由式来,最后只好改成蛙泳才完成了八百米的规定,最后也是恋恋不舍地放弃了继续比赛,选择了弃权。这在村上春树还是头一次,这一次的打击确实不少,导致他停赛了四年。直到经过一番刻苦训练纠正了泳姿才参加后来的比赛。   较之村上春树的“陪跑者”,周勃生老师可谓是一个“陪考王”。   从1987年决定考研开始,到2018年他七十岁已经考了32次了。   村上春树在每一次马拉松比赛中都默念着:“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的咒语。村上春树说,每当他参加长跑时,他的脑海里就反复出现这句话,而这句话让他一次次地挑战身体的极限把马拉松坚持了下来。   我不知道,周勃生老师在一年年的参加考研中,有没有自己坚持下来的咒语。我想应该是有的,面对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他一定默念着自己的人生咒语,迎着这些异样目光,挑战着年龄和身体带来的病痛,义无反顾地走向他的节日,他的盛典。   村上春树的“陪跑者”也好,周勃生的“陪考王”也好,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人生既然是一场苦难的修行,但愿周老师能修成正果。其实,我倒不愿意他修成正果,我怕那个医学教授的话应验。   试想,在十堰治癫痫病医院排名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考研的背影中少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那么中国的研考还有什么趣味?一定会很寂寞。在几百万考研的大军中出现一两位步履蹒跚的老者,也许并不是坏事,至少能给那些在奋斗中的年轻人一些警示,人生应该珍惜什么,不应该错过什么!   村上春树在奔跑和写作中且听风吟,周勃生在考研和写作中且听风吟。他们在且听风吟中坚持自己的梦想,并找到生命的出口和爆发点,就让他们按自己的方式在且听风吟中进行自己的生命旅程吧!      共 34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