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现代诗一把剑磨出烽火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职场小说
·一把剑,磨出烽火·
  
   我剪掉裙裾,变形的迷你
   貌似清纯的模样
   在一群鸟声里,继续跳起山之魂舞
   裸露的脚面,踏前夜的滩水
   唤琴声、马蹄声、叮咚声
   没有人与我和鸣
   诵诗人领着声音远去
   独爱的一把剑,磨出烽火
   与风声挥舞出千朵桃花
   沐浴深潭之底,长了翅膀的鱼
   飞起时窜出水花,掏尽尘世之灰
   谁是恶果谁是奇葩
   我戎装素裹,斩断云的触角
   安上马头、马尾和马鞍
   贴上金色的鳞片
   这就是我封侯的坐骑
   你无需用偏激手法夸我另类
   上得九霄,我就有九条魂魄
   我用八次死亡的陷阱
   打造世间唯一的第九次不死之身
   与你爱一世、恨一世
   拼劲剑气,与你战一世
  
   ·原来,冬天的凌哈尔滨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好医院?晨这样缄默·
  
   原来,冬天的凌晨这样缄默
   河南癫痫治疗医院 这样亲近。无武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家需用篝火温暖一尘的雪景
   我就在天地的边缘,向中心走近
   风车转动土灰的旋窝
   我的头发,临摹睡中的一朵水莲
   谁来自深山谁遁入荒野
   抛弃染指的喧嚣事物
   把空和静,合为一体
   此时的星星,变成衣钵
   我,变成衣钵里
   未被羽化的一朵云
  
   ·松梅之曲·
  
   我的笔没能把一首诗的意境调画的太美
   因为深深的雾霭,遮掩住了山顶上的一棵松
   风里的喘息压抑,锁紧松树的喉咙
   锁住向岸边的梅花,喊出的那一声:我就在这里
   不得不把枝杈弯成石级,迎接
   红裙拖地,腾挪逶迤
   鲜艳的唇,启开干瘪的胸膛
   驻扎春风、雪水和红色的肉身
  
   ·听风者·
   马蹄声是白色的
   进入了流水
   鹰的翅膀是褐色的
   进入了流水
   浮云
   管它是什么颜色
   管它去了哪里
   听风者
   放弃挑战
   捋着一条丝巾
   坐在一块石头上
   他猜想丝巾必定是蓝色的
   她知道他喜欢海的蓝
   她在远方
   守着一棵椰子树睡去
   他在风里
   把丝巾握满
   ——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