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舟山二日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职场官场
破坏: 阅读:1286发表时间:2014-07-30 16:40:41
摘要:游记


   2012年盛夏,杭州城酷热难当,到了假日,不少家庭开车出城去找避暑盛地。
   这是个双休日的早上三点钟,儿子开车来接我们出城,简单打理了行装,我和老伴就随儿子上了车,车内儿媳丶孙子丶亲家母已在等侯,车子坐的滿滿的,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就出发了,我问儿子我们目的地是那里?小孙子快嘴快浯:"舟山!"
   儿媳向我们说明,舟山今天温度三十二度,三十二度?比今天的杭州三十九度是两个天地了。来杭州几年,很想看看大海,这是我和老伴快一辈子的夙愿,这个夙愿同儿子讲了好几回,没他带领,在这江南水乡,我们连江和海都分不清,都因他工作忙,这个愿望一直没有成行。今天愿望成了现实,我和老伴是无比的高兴。
   车子在懞懞晨晞中驶过钱塘江大桥,上了杭甬髙速,我们告别了杭城,往三百公里外的舟山群岛驶去。
   去舟山路上,我有两件事记忆很深,一是车子过了绍兴段,髙速路上小车也跑不快了,原因是集装箱货车太多,几乎是一辆挨着一辆,佔了行车道,还佔着超车道,那么多庞然大物,小车只有乖乖跟着走。我问儿子为什么会这样?儿子说宁波北仑是个大海港丶大码头,这些大货车是往海港送货装船的,你看隔离带那边的回来路,车子也是一辆挨一辆。浙江的工业发达,经济发展,从这髙速路上的货车来往就可以看出。
   二是看到了夏日的日出。髙速路出杭州是往东南走,去东海方向,日出正在我们的左前方,在四点多钟,左前方的天空出现了鱼肚般的白色,这白色慢慢变成橘红色,橘红色又慢慢变成蛋黃色,蛋黄又慢慢变成金子的黄色……这时太阳就如出世的婴儿,慢慢的露出了红红的丶黄黄的脸,那脸越升越髙,她脸的周围各种颜色逐步退去,那脸变得如一团燃烧的火,四射的光芒如一根根银针,刺得你的眼睛不敢看她啦……
   七点钟,我们到了镇海段,儿子说前边就是去舟山的跨海大桥啦,我们到镇海服务区稍做休息,再过海吧!与是我们驶入匝道,下到服务区里。
   休息了半个小时,我们又上路了,往前看,跨海大桥好似从天上横下来的一架漫长云梯,连接在了海那边的山上。海的这边与海的那边相隔有十来公里,远看这跨海大桥绵绵延延又如一条钢筋水泥带子,车子飞驰在大桥上,上边是广阔的天空,下边是深蓝色的丶无边无际的大海,感觉大桥有些晃动,使车上人感刭尤似在云间飞行……
   上了舟山岛,车子在岛上又行有一个多小时,八点多钟,我们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朱家尖岛。儿子儿媳已在网上订了家民宿旅馆,朱家尖的民居,靠山面海,民居随山势而建,一座座四层髙,金黄琉璃瓦顶的别墅,一排排重叠着直到半山腰,儿子讲,十五年前,这里是黑瓦白墙的渔村小瓦房,如今看不到一点渔村的痕迹,都成了现代化的民宿酒店和旅馆了。
   儿子打了电话,民宿老板到街口迎接了我们,由他带领,我们到了他的家,他一楼是车库,会停五丶六辆车,二楼是饭店,三楼丶四楼是客房,两层楼设八个标准间,看来,生意好时,毎天收入个一丶两千元不成问题,一个海岛漁家,能有如此收入,是真不错了。我们六人,要了三个房间,一个房间每天二百元。住宿安顿后,儿子让老板安排早餐,毎人一碗海鲜面,一碗鸡蛋汤。
   吃过早饭,天都十点了,火辣辣的太阳照在身上都有炙热烤人的感觉了,我想进房间休息,儿子却说要下海游泳,我们是随他来的,一切安排都是他的,我们只有听他指挥,他带我们到朱家尖村的南头,那里挂的招牌是"南沙湾浴场",进浴场是要交费的,收费不菲,六个人五岁孙子子免费,五个大人每人八十元。进了浴场,这浴场是个大海湾,三面是山,是个大"U"字,又似一把大的太师椅,前边是南,南边是无穷无尽的大海洋面。这就是大海!我这一生终于看到了。
   我们走进沙滩,看到一波一波的海浪湧向沙滩,海浪,沙滩,贝壳……还有无数在海水里玩浪弄潮的游人。海边的沙滩,平坦又柔软,脚踩在上面,就如走沈阳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在铺上地毯的客厅里,表面软软的,底下却是坚硬的,你不用担心脚会陷进沙窩里。我们来这时侯,空气中没有风,可海边却有浪,依然可用"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来形容,这使我想到是那本书里有这么一句活,海上的浪是"无风三尺浪,风起浪如山"。
   今天是双休日头一天,有几平方公里的海滩上,到处是头戴白色丶红色丶天蓝色遮阳帽,眼架太阳镜,身穿花花绿绿各种颜色泳装的下海人,大海太大,这么多人同宽阔的海面对比,还是人群显的渺小多了。中午的海边,由于没有海风,天还是很热的,特别是这头顶上的太阳,阳光火辣辣的,如火焰一般烤着人的皮肉。儿子让我们都换泳装下水去,老伴和亲家母是怕水的人,我是只会在平静的湖水,水库水中狗刨式的游个三丶二十米的人,这样的水性去下大海,是有点开大玩笑了。儿子见我怯场,笑着说:"你以为下海的那多人是在游泳吗?他们是在泡海,这样的浪,人根本冲不到深水里,都是站在沙滩上,让海浪冲冲而己,你看,你五岁的孙子都准备好了,跃跃欲试哩!"
   是不错,小孙子穿好游泳裤头真有初生牛犊不怕死之势,既然这样,只有被赶鸭子下水了。为了让不下水的两个老太婆有地方躲太阳,儿媳去联系出租遮阳蓬,一问价格,平时花郑州哪家看癫痫钱似流水的儿媳也舍不得出了,一张四条腿的蓬,一个小时一百二十元。其实这时亲家母已在几十米处找到一个蘑菇形的稻草棚,足够我们这一家子遮阳,只不过距水边有点远而已。儿子丶儿媳丶孙子丶我们四个下水去了,两个老太婆在蘑菇棚下远远看成千上万人在海水中嬉戏。
   下到海水里,刚走出四丶五米,一排浪袭过来就想把人推倒,坐在水里木架子瞭望台上的保安人员喊,下水者要抓住安全绳,仔细一看,相隔五丶六米就有一根粗大的棕绳通向海里。我抓住绳一步一步往水里走去,水到齐腰深,打过来的浪更有力量,似在阻止你往前行,再往前,打来的浪光想把你给推回去。正面对着浪,冲击力太大,我背过身子,让浪冲在背上,手又抓住安全绳,这样才会稳定下来,细细的品品海水的味道,噙了一口海水,尝到海水是咸的,仔细回味,用这海水下面条丶做鸡蛋汤,一点盐也不需再放的。都说海水有腥味,我没尝到。
   这南沙湾的海浪,是一浪接着一浪,你刚有点紧张的应对了浪的冲击,三丶五秒钟,后边的一浪又接了上来,仔细观察,从岸边到海里,有五丶六十米浪区,这五丶六十米,十米就是一排浪,这排浪冲到岸边消失了,后一排又跟了上来,这浪不止不息,层出不穷,下水的人同我一样,都是站在水里,手抓安全绳,不是下海游泳,是接受海浪一次又一次的冲洗。
   有人想试着冲过这岸边的浪峰,进到看不到浪的深水里,那真是妄想呀,越往前走,那浪就如一堵墙,扑头盖脑的砸下来,把人埋没在海水里,个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真是无能又无力呀!
   我的孙子很喜欢玩水,他趴在岸边浅水里,用手刨沙子,把沙子抹遍全身,再往海水跑,一浪冲来,身上沙子没了,他蹲在水里笑得站不起来。在海水里泡着,让浪冲着,炎夏酷暑让人忘到脑后了…….
   玩到下午一点,儿子喊我上岸,要回去吃饭。我们去淡水淋浴唝头下用淡水把有盐的海水冲干净,不然,有盐的海水经毒日头一晒,会晒脱一层皮的,当然这都是有海浴经验的儿子叫这么做的。
   我们走出浴场,回到住宿地,儿子早已电话联系了午餐,午餐比较简单,儿子说晚上要让我们把海鲜吃个够。饭间,我问儿子舟山来过多少回?儿子笑了,从他当兵那年开始,每年都在舟山海训三个月,当兵十七年,除上军校三年,十四年就四十二个月在舟山。我奇怪了,这么多年他从末从书信丶电话丶探家说及此亊,真保密呀!
   午饭吃罢,我们回房间打开空调休息,儿子丶儿媳开车出去,他们要去魚港采购新鲜海鲜让房东厨房给我们加工晚餐,实际房东餐厅有一间大厅摆的全部是海鲜丶海菜,几十个塑料大盆,都是活的海鲜,应有尽有,吃什么有什么,儿子是仗地理熟悉,自己采购肯定会有些便宜才这么做的。
   到了下午四点,儿子丶儿媳回来了,他们把釆购到的食材交给厨房,又让我们全体重到沙湾去泡海水。老伴和亲家母可惜入场券每人八十元不愿去,儿媳解释说,我们的门票全天管用,不去是白不去。
   我们一行人打着伞遮挡毒日,又向海边走去。走在黄沙湾村的大街上,让人感到海边的阳光特别毒,当地的女人好象特别怕日晒,她们头戴竹笠,竹笠又用一大块花头巾勒着,把脸保护的特别荫蔽,下边是长衫丶长裤,不让一点皮肉暴露给太阳。看到那些男漁民就不一样了,他们也戴斗笠,但却赤膀赤臂,只穿一长裤头,从脸到腿,都是晒的黑明黑明的,如抹了一身油,又黑又亮。
   下午的浴场,早己又是人山人海,海面上穿梭着不少快艇,这些快艇有坐两人的,还有四人的,这些快艇从浅水冲向深海时,被那一排排浪抛的老髙老髙的,胆子小的人倒找些钱也不会去坐的,我瞄了快艇价目表,每艘艇驶二十分钟三百元。
   下午我没有下水,我瞄到了一个好去处,我远远看到我们右边这架山有一条有护栏的上山路,在山半腰那块悬石上望苍海,观苍海,该是何等的豪放而让人迴肠荡气哟……
   我在这山道上步履蹣跚的登上那块悬石,往海的深处看,是天苍苍,海茫茫,这海水远处和近处不一个颜色,这脚下海水颜色有些浑黄,而远处的海水颜色是蓝色的,这浑黄与蓝色还有一个分界线,这分界线人站到髙处才能望到。蓝海的最远处,我隐隐约约的望到了几个小岛,那小岛似乎在慢慢移动,看的久了,我分辨出那不是岛,是在航线上慢慢移动着的大船,那些船应该都是上万吨的巨轮……
   我又看脚下,悬石下边是磷磷峋峋,张着牙舞着爪,又呲牙又咧嘴的黝黑礁石,海浪在一次又一次的,咬着牙丶切着齿冲刷着它,啃噬着它,撕裂着它……又如刀子,千百年丶千万年丶上亿年雕琢着它,镌刻着它……
   这是平常的天,平常的海,平常的浪,但却涛声轰鸣。没来过海,没见过海,只以为无风无浪的海是宁静的,见了海,认识了海,原来这海永远是活跃的,永远是生机勃勃的,永远是奔腾轰鸣的,没有停歇的。
   这就是海,这就是我思慕了六十二年的海,六十二年终于见到了它,不枉人生呀!
   夜幕来临了,海湾里的游人渐渐少了,海风吹来了,海湾里让人感到了湿润的凉意,这凉意是在杭州城永远也享受不到的,我不想走了,我要在这海滩上多留连一会。
   海滩上迤逦而来了一批年轻人,我看到他们旗帜上是什么公司的旅游团,他们在海滩上燃起了篝火,浴场的工作人员搬来了烧烤炉子,又拉来了电灯,安装上了电视荧屏和音响。他们开始了烧烤,开始了跳舞,开始了唱歌,他们在这海滩上举行着篝火晚会……
   是儿子电话叫我回去吃晚饭,我才恋恋不舍的告别沙滩,告别了海湾。
   儿子安排的睌餐很丰盛,全部是十几种海鲜,我都叫不出名堂,不过,吃罢海鲜宴,我和老伴总的感觉是品尝这么多种海味,海味并不是真正的好吃。我们还感觉是有几种海鲜做的不熱,吃到肚里很有点消化不掉的担心。这海味吃起来也就是如此,也就是过足了海鲜瘾而已,以后不会花大价钱再吃这些东西了。
   这晚房东老板家生意很好,十来张桌子客人满员,那些客人都是从上海来的,有了杭州湾跨海大桥,一家人从上海来舟山吃海鲜已是平常事了,有几桌子客人听他们讲,吃罢海鲜当晚还返回上海的。
   我们第二天的安排是去普陀山,因此这天早上起了床,匆匆的吃了早餐就同住宿老板结了帐,坐上车子就上路了。儿子要带我们参观原来部队的军训基地,车子没有走到,是部队封了去训练场的道路,我们只有折回,赶往去普陀山的码头----沈家门。
   普陀山是佛教圣地,有"普陀佛国"之称。从读书起,我就知东海的两大名胜,一是蓬莱岛称"蓬莱仙境",二就是普陀山了,这两景能游一处,也算一个中原老人的人生之幸吧!
   沈家门是个大码头,你就光看能容纳近万辆小车的停车场,还有停靠码头有近百艘的大客船丶小客船,你就会预测到毎天要乘船过海去普陀山拜佛丶旅游的人会有多少万。儿子儿媳去购参观劵和船票,参观券每人一百六十元,船票单程三十元。
   普陀山不小,处处是仙境,游过留下的印象是,这个普陀山岛是传说与神话中的,南海观世音菩萨的修道之地,记住的一句是观世音菩萨的名语: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还有就是站立在普陀山顶的,七丶八层楼髙的观音菩萨镀金塑像,那像圪立在海岛的最髙处,她的伟岸,她的金碧辉惶,是整个东海的绝无仅有……
   这天天气很热,游到二丶三点的时侯,我们都游不动了,小孙子吵着要回家。
   我们结束了普陀山游,开始了回程。
   当我们在沈家门取出车子,坐上车子欲回杭州时,我在心底默念:
   普陀山再见!舟山再见!
  

共 4874 字 1 页 首页1
南宁癫痫病权威医院?"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