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你毁了我五年的梦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业界精英

  我叫周妍。我17岁的时候爱上他,他叫何辰泽。

  我们是在学校新生欢迎会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和他都只是十六岁。十六岁,花一般的年纪,悸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可偏偏,这份悸动毁了我的整个人生。

  那天,他刚刚好坐在我的前面,他长得不是非常帅,却很吸引人目光。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没想到,我闺蜜何婷婷既然是他的表姐。因为婷婷,我们认识了。因为婷婷是住在他们家,而我跟婷婷的家又是没有很远,就这样,我每天放学都是和他们一起走回家。

  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父母在从香港回杭州的路上,出了车祸,无一幸存。得到通知的我像疯了一样,我能不疯吗,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就跑去酒吧,一边哭一边喝,明知道自己不适合喝酒。来搭讪的全都被我吓走了,我就这样一直喝,从刚开始的放声大哭引来整个酒吧的人的注视到眼泪都干了。也是,以前我总想着来酒吧,现在爸爸妈妈死了,我正好可以肆无忌惮的喝了啊。再也没有人会管我了。那时候的我,是这样想的。

  然后,我手上的酒杯突然被人拿走。是何辰泽。“老何你干嘛,你让我喝你别管我。”我甩开他的手就想去拿酒杯。他措不及防的甩了我一巴掌,用从来没有过的语气吼了我一句:“周妍你他妈疯了是吗,你爸妈死了你也不用活是吗,你他妈真是我见过最犟的女人!”我被他吼傻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他拉起手就跑出酒吧。

  “何辰泽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我还了他一耳光,我看见他眼里带着不可置信。可他没有,没有放开我的手。他说:“周妍,别作践自己,我心疼。跟我回家好吗?”跟我回家好吗。这句话,彻底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我还有家吗?”我哭着问他,我已经没有家了啊,我能去哪。“阿妍,我就是你的家。”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讲,这句话是那么动听,何辰泽,你真的是我的家吗?

  回到寝室的时候,婷婷已经哭得不成样子。我知道,她担心我。她把枕头丢到我脸上,不停地骂我傻逼。我又哭了,不是因为她骂我,是因为我知道她一直在担心我。“周妍你是不是傻啊,你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啊,你干嘛一个人跑出去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要再不回来我他妈就报警了你知道吗,你个傻逼,你把我何婷婷放在哪里,你就这样对闺蜜啊!”我抱着她哭了好久好久,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那天,我知道我爱上何辰泽了,在他义无反顾的说他就是我的家的时候,在他叫我阿妍的时候,在他骂我疯了的时候。后来,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婷婷很开心,她一直希望我们两个能在一起。因为我们两家是邻居,何辰泽的父母又特别善良,很同情我失去了父母,就在心里把我默认成未来儿媳妇。

  很快,我们毕业了,我们住在租的一间小公寓里,日子过得无比舒心。那时候,我已经22了。我总是时不时的往他的饭里加几粒隔壁房子装修堆在我们家旁边小山坡上的沙子,每次他吃出来的时候既生气又无奈,而我则是一脸狗腿的帮他把饭换了。我会趁他睡着的时候在他脸上画几只猪,等他进洗手间我就偷偷到厨房把门锁上。我会把他辛辛苦苦叠好的衣服全部翻乱然后仍在各个角落。他尽管无奈,却从来都没有生过我的气。

  “何辰泽,你啥时候娶我。”那天下班早了,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了这个我每天都会问一百遍的问题。我没让他来接我,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可是我没想到,我却看见了一见让我晴天霹雳的事情。

  我开门的声音很轻,他没有发现我。我看见了鞋柜上有一个女人的高跟鞋,我的拖鞋也被那女人穿上了。客厅里的一幕更是让我心灰意冷,我看见何辰泽陪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一边和她看电视一边卿卿我我。那女人叫他老公。我没有打扰他们,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走出了那个我以为能让我安然一生的家。

  我在离家不远的报亭旁,我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出来。眼看就接近我下班的时间了,他给我打了电话。“阿妍,今天我有个饭局,就不去接你了,早点睡亲爱的。”我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然后我看见他和那个女人手牵手走出来。我跟着他们,跟着他们从电影院,到游乐场,从游乐场,到我一直想去却没有时间去的浪漫主题情侣餐厅。

  何辰泽你他妈混蛋,你负了我。我打了个电话过去。我说:“亲爱的,你在哪。”他匆匆忙忙地回了一句陪领导吃饭就挂了电话。何辰泽,你知道吗,你以前不会这么对我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了,我不停地骂自己不争气,可我知道我骗不了我自己,我的心很痛很痛。熟悉的手机铃声又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的以为是何辰泽。是婷婷,我终究还是想多了。“妍,你在哪?”我忍着哽咽回答她:“名粤轩旁边。”她还是听出了我的不对劲。“妍,你哭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找你。”婷婷,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终究只有你而已。

  婷婷很快就出现在我旁边,她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还在亲吻的两人。“小泽?宁佳佳?”我没想到婷婷居然认识那个女人。“混蛋,我们去找他!”我本想说不要,我不想让自己输得那么狼狈。“怎么,周妍,你放弃了吗?你不是一向都不服输的吗,坚强点!”她摇着我的肩膀,说完这句话硬是把我拖了进去。显然,宁佳佳和何辰泽看到我们都很惊讶。“阿妍,你听我解释……”可他脸上的唇印深深地刺痛了我。

  婷婷破口大骂:“宁佳佳你个***,跟我弟分手了还要纠缠不清!”听到婷婷骂宁佳佳,他既然说了一句:“周妍,跟佳佳没关系,冲我来好吗?”这么快,就当起了护花使者是吗?我抹干净眼泪,说:“何辰泽我们分手吧,记住,是我甩了你。”他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什么。我拉着婷婷出了那里。

  无论我怎么不能接受,我们还是分手了。

  后来,我收到了何辰泽和宁佳佳的结婚请柬。他的父母和婷婷都不同意他们,所以他们自作主张办了婚礼。何辰泽,怎么就不见你对我那么一往情深呢。怎么,一转眼,你就要跟别的女人长相厮守了呢。不是说给我一个家的吗,何辰泽,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何辰泽你混蛋,你毁了周妍五年的梦。

  我保证不在挂念旧人, 我保证把完整的自己嫁给我最美好的未来,我会长大。

哈尔滨有癫痫病医院吗陕西有羊癫疯医院张家口市什么医院看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