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民国故事张幼仪我养着出轨前夫的一家子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业界精英

昨天陈老师骂了武汉治癫痫重点的医院一通徐志摩徐大才子。

上期回顾

民国故事|徐志摩:妻子怀二胎的时候,我提出了离婚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他的原配夫人——张幼仪

的故事。

这个被徐大才子称为“乡下土包子

”的女人,出身于江南名门——

祖父

曾是大清王朝的知县,

父亲

张润之是名医巨富,

二哥

张君劢[mài] 是末代翰林,师承梁启超,

四哥

张嘉璈曾任中国银行总经理、中央银行副总裁、中央信托局长。

要说是高攀,那高攀的是徐志摩,

连他的恩师梁启超

都是张幼仪的二哥引荐的。

张幼仪是家族里第一个没有裹小脚的女儿

12岁时,她主动说服

父亲送她去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念书。

补充一句,小姑娘出落得很清秀。

截至这里,如果这是一部小说的话,张幼仪拿的应该是女主剧本。

但很可惜,她和丈夫徐志摩生活在不同风格的小说里,以至于——

在突如其来的某一天,她的丈夫消失了,全然不顾她没有钱财、不会外文、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

在那之前,她刚告诉徐志摩,她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再然后她得了一个消息,是徐志摩托人

告诉她的——小脚与西服不搭调

他的丈夫要和她离婚,要去追求“有思想”的林徽因

。而那时候被夫家休弃的女人,大多只有三条路:做娼、出家、自尽。

张幼仪写信给二哥求助,她的好二哥让她别堕胎,在信中写:“张家失徐志摩之痛,如丧考妣。”

也对,徐志摩和二哥师出同门。她和徐家的亲事,也是二哥主张定下来的。虽然三岁时,娘要给她裹小脚,二哥看她哭的厉害,说“如果妹妹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会养妹妹一辈子”。

张幼仪挺着大肚子和七弟张景秋去了德国,生下了小儿子。

徐志摩又托人

送来了离婚协议书,写了那句著名的——“无爱之婚姻忍无可忍,自由之偿还自由”。

扯着“爱与自由”的大旗,给予自己的薄情和贪婪无限宽容。

居然还有一群文人拍手叫好。

徐志摩跟着张幼仪去医院看了出生不久的小儿子,“他始终没问我要怎么养他,他要怎么活下去。”

那年,张幼仪22岁。

离婚后的张幼仪一边抚养幼子彼得,一边学习了法语、德语,大概是吃够了在异国语言不通的苦头。

后来她考入了裴斯塔洛齐学院(Pestalozzi Furberhaus),专攻幼儿师范课程。

读书、育儿,当然也包括歌剧和艺术展,这个单亲妈妈,在德国度过了满满当当的四年

幼子因病离世的时候,孩子的爸爸徐志摩正在和他好友的妻子陆小曼

谈爱情。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张幼仪,抱着小小的骨灰坛子,在想些什么。

彼得患的是腹膜炎,他才三岁,总喊着肚子疼,可是他的妈妈没有办法让他不疼。

“现在,我无所畏惧。”

1926年,张幼仪回了国,去徐家带走了长子阿欢(她15岁嫁给徐志摩,18岁生下了阿欢),去北京读书。母亲去世后,她带着阿欢回到上海。

她先是在东吴大学(苏州大学前身)教德语。

与此同时,八弟张禹九和友人(友人里也包括了徐志摩)开了云裳服装公司,或许是出于愧疚,邀请张幼仪出任该公司总经理,原本只是挂名,但没想到她竟扭亏为盈

张幼仪开启私人订制,革新服装面料,主推中西结合的款式

。当时上海滩的名媛们,都以穿上“云裳”的衣服为荣。

当年被徐志摩嘲笑的“乡下土包子”,居然也引领了半个时代的潮流。

后来她受邀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成为了近代首位女银行家

经她管理,原本亏损日巨的银行转年便扭亏为盈

,银行三年后资本超二千万元,创下金融界奇迹。

1931年11月19日凌晨,张幼仪得到了徐志摩坠机遇难的消息。事后,张幼仪才知道,徐志摩之所以急忙赶回北平,是为参加由林徽因主讲的一场建筑艺术演讲会。

徐志摩当时的妻子陆小曼

无力主持局面,张幼仪替前夫办了身后事。

1934年,她应邀管理国家社会党财务。

抗战爆发后,她靠屯积军用染料,大赚了一笔。

之后张幼仪也涉足了棉花、黄金

等商业领域,俨然是政治经济领域的重要角色。

至于为什么在徐志摩飞机失事后,她养着他一家子,或许是因为——

十五岁嫁到徐家的时候,老爷徐申如给她请了个家塾教师;

在异国离婚后,徐父徐母每月都有给她和小儿子寄生活费;

而老太太总是在信中说“回来吧,你怎么不回来?”“你还是我们的媳妇,我们收你当干女儿。”

徐老爷的遗嘱里,留了三分之一给她。

他们的儿子对不住张幼仪,可是二老真的是拿她当女儿。

张幼仪曾说,自己的人生可以分为“去德国前”和“去德国后”,很多人因此将她拆分成了“封建女子”

和“新时代女子”

两个人。

但我却觉得,于她而言,这只是同一个人的两段不同的经历。她就是那个特殊时代背景造就的一个半新不旧的女子。

并非癫痫病能治好吗军海抗癫劯攻勊木讷寡言

,她未出嫁时和几位大才子哥哥也很有话题,只是徐志摩从未认真听过她说话,反复强调——“你真是个土包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

但她也并非多锐利自主

的女子,多年后要改嫁时,还写信给了已成人的儿子阿欢,说是“寡妇要听儿子的”,幸亏这儿子被她教养得比他爸爸有良心。

套用梁实秋先生的话说——“她沉默地、坚强地过她的岁月,她尽了她的责任,对丈夫的责任,对夫家的责任,对儿子的责任”。

去德国前,相夫教子、侍奉公婆的张幼仪,尽到了时代大背景下她能够知道的“女人的责任”。

去德国后,怀着孩子被迫离婚的张幼仪,在异国他乡打熬了四年,回国后担任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执掌云裳服装公司,同样也尽到了时代大变局里她可以尽到的责任。

相比而言,一边追求林徽因,一边搞大原配肚子,不顾父母反对吵吵着要登报离婚追求“恋爱自由”的徐志摩徐大才子,真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大王八蛋

参考文献

《谈徐志摩》(梁实秋)、《新浙江》副刊“新朋友”(1922年11月8日)、《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民国画报人物志》

往期回顾

砸缸的司马光后来怎么样了呢

戊戌变法长春市有看癫痫的医院河北省癫痫病那家医院治的好领导人梁启超,在医院遭遇了什么倒霉事呢?

清朝发型一览 | 那些头顶压力越来越大的清朝女人

想“听”陈老师讲更多课本里没有讲完的故事吗?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