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菊花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悬疑小说
初秋,满园的菊花竟自开放,争相斗艳。
   黄昏,夕阳西下。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拄着拐杖,蹒跚地走进菊园,面目有点痴呆,嘴里还唠唠絮絮地喊着:“菊花,菊花,菊花……”那声音有几分的凄厉和悲凉,使听到的人心里都涌起一阵酸楚的滋味。
   这老人是谁?他是来看菊花的,为何他要喊菊花?
   这位老人是位大学教授,在大学里教的是汉语文学。他不单是个德高望重的教授,还是一位出版了五本散文集,两本小说集的作家。这位老人是谁?便是二十年前名声响彻全国的程明帆教授。
   将时光倒流,再回到二十年前,看看当年的程明帆。
  
   二十年前,程明帆是个仪表堂堂,才华出众的教授和作家,才四十多岁,是大学生所仰慕的对象。前不久,他在新华书店搞了个签名售书活动,偶遇了一位师大毕业的女孩--杨帆,如今在市里的一所高中教书。女孩那清纯靓丽的倩影,聪慧明锐的思维,令程明帆念念不忘,真有一番相见恨晚,一见倾心之感。
   杨帆素来就倾慕程明帆才学,这次偶遇到他,见到昔日自己仰慕的人,竟然是风度翩翩,仪表堂堂,更是一见钟情。俩人几次约会之后,便双双坠入爱河,欲罢不能。
   可是,天总是不如人愿。程明帆是个早有家室之人,妻子有个俗不可耐的名字,叫菊花。菊花是个乡下女人,五年前才随程明帆将户口转到城里。菊花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说话粗声粗气,总是穿宽裤脚的衣服,还有直到现在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上一两句,让程明帆时时感到丢了自家脸面。
   自从遇到了杨帆,程明帆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和杨帆长相厮守,尽早和妻子菊花离婚,与心上人双双跨入幸福殿堂。
   下定了决心后,程明帆连夜起草了离婚协议书,天明后又认真誊写了一遍。这天中午,吃过午饭,菊花收拾妥当,刚要出门去,被程明帆叫住,然后递过那份离婚协议书,说:“喂,你等等,先把字签了,才出去吧!”
   一直以来,程明帆都觉得妻子的名字太俗气了,有损他的身份,所以自结婚后他都没叫过妻子的名字。
   菊花伸手接过,一看,竟然是离婚协议书,那黑红色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颤抖着声音,用客家方言说:“好啊,你这没良心的东西,真的在外面包二奶了啊!”
   “喂,喂,你小声点好不好?真是笨,来了五年多的城里,还不会说一句普通话,也不嫌丢人。”程明帆皱皱眉头,压低声音说。
   “哼,我不懂普通话,你嫌我丢人,你也不嫌自己丢人啊,堂堂一个大教授,竟然也在外面养女人,算啥好东西。”菊花大声地嚷道,然后转过身抹了一把眼泪,再说:“我丢人?我才不丢人呢,我行得正,走得直,我怕啥丢人,当家的,我告诉你,我家八辈子没人离过婚,你也别想我会跟你离婚,你尽管去包,去养,要我离婚,门都没有。哼!”说完,再抹一把泪水,抬脚就走。
   正在这时,一声天摇地动的巨响,一下子使房子摇动起来,桌子上的杯子“乒乒乓乓”的摔在地上,程明帆大吃一惊,大喊:“不好,地震了……”话没说完,顷刻间一声巨响,“轰”,一根柱子掉了下来,程明帆还没来得及藏起来,就倒下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长的时间,程明帆才慢悠悠地醒过来。他马上惊觉自己已被埋在废墟里,四周一片漆黑,一点光线都没有,他想翻身起来,可以却不知道是什么重物将自己死死地压住,连动也动不了。他又试着想用手推开压在身上的重物,才发现自己的手似乎已经压断了。
   这一发现让他变得惊恐万分,那种对生的渴望,让他不由得拼命地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有人吗?快来救救我,救救我。”
   可是他发出的声音是微小的,小到只能让他自己听到。他想:“不行,我要动一下,要不我会死在这里的。”于是,他动了动他的脖子,还好,他的头没有受伤,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在他的头部哪有一小块空间,让一个铜架子挡住了,他的脑袋才得以幸存。
   空气越来越浑浊了,呼吸也越来越难受。程明帆知道自己是被活埋在废墟深坑里了。一种窒息般的恐惧感又再次涌上心头,孤独,无助,疼痛的滋味顷刻间如潮水般的涌来。他再次伸长脖子呼喊:“有人吗?下面有人啊,快来人啊,救我,快来救我,快啊……”
   没有一丝的回声,更没有人答应,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世界是死一样的沉寂。
   程明帆有些失望了,心中已经有了等死的念头。他一秒秒地数着时间,倾听着自己的心跳。他只怕连心跳都没了,自己恐怕就是进鬼门关了。
   正在他完全绝望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深深的废墟中穿过他的耳膜,约隐约现。他好像听到那是菊花的声音,“当家的,你还好吗?还活着吗?”
   再仔细一听,他激动得都快流下泪水,真是菊花的声音,那地地道道的客家话是谁也模仿不了的。他一下子感到欣喜若狂,他大声的应道:“我在这里呢,你快来救我,快啊!”
   他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再喊,可是声音还是很微弱。他正担心着菊花没听见,这时,又听到菊花再喊:“你这死当家的,我知道你还没死,干么不回话啊?你还装啊,你不想活了哈?”
   程明帆着急地喊:“不是,我在这,快来救我,救我……”可是声音小得就像蚂蚁似的。
   一会儿菊花又自说自话:“哼,当家的,你活该要死,没人来救你,谁让你良心给狼吃了?谁让你不怀好心,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当陈世美。你这样的坏人,活该被压死,被火烧死,被油炸死,绝对没好报……”菊花越骂越得意。
   程明帆却是越听越生气,他努力睁大眼睛,狠狠地说:“这个女人不仅粗鲁,还没好心肠啊,自己人被活埋在地下,她竟然不想法子救人,倒还说出这么寒心的话,真不是人啊!”
   “好你个陈世美,你就在下面好好呆着吧。你不是好风流吗?那你就在下面风流快活去吧!”菊花越说越起劲,而程明帆听得脸都气蓝了,这个女人,真是没良心,当初要不是我,你还能来个农转非,随我到城里享福吗?这样的恶女人,简直是猪狗不如,说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全都是废话。我死了,你就如意了,再嫁个城里人,吃香喝辣的,美得你,你想要我死,我偏不死,我要留一口气好好活着出去,出去后就先把你这没良心的坏婆娘休了,免得看见心烦。
   可能是菊花说累了,没有再听到她的声音。程明帆也懒得理她,他微微闭上眼,想休息一会。刚想休息,菊花那难听的话语又再次传来:“死当家的,你不会真死了吧?怎不回话啊?”
   程明帆撇了撇嘴,哼,你才死呢!我绝不会死,我现在懒得跟你这样的女人说话。
   停了一会,菊花又叹了口气说:“死当家的,最好你还是死了好,想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要去坑人家二十几岁的姑娘,你还是人吗?,你算得上是啥教授,简直就是衣冠禽兽,猪狗不如的家伙。”
   气得程明帆咬牙切齿,真想跳起来就给她几个耳光,但是自己却没法动弹。心想,自己堂堂一个教授,一位作家,竟然和这样没涵养的女人生活了十几年,真是悲哀啊!想到这里,他马上想起那聪慧可人的杨帆,虽说自己比她大二十岁,但她一点都不嫌弃自己。既然相爱,就不会有任何的界限。你一个乡下婆娘懂什么叫爱情?你简直是笨猪一个。
   想到了杨帆,他马上担忧起来,现在她怎样了?安全了吗?还是像自己这样。唉,我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只有活着出去,我才能见到我心爱的人,我要和她厮守一生一世。对,我不能死,我要好好地活着,活着!
   于是,他拼足了一口气,大喊:“快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依旧没法让上面的人听到他的喊声,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微弱了。他不由得哭了,为自己的生命悲哀,为自己的爱情没有美满结局悲哀。
   渐渐地程明帆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明白死神已经在向他招手,在这死的一瞬间,他渴望着见到杨帆,好想和她手牵手一起上天堂啊。
   就在程明帆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又听到传来菊花的哭喊声:“当家的啊,你不能死了啊,你死了我该怎办啊?你家中的老父老母要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难道你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我真不想要你死啊,当家的啊,你就……”
   这个女人还在废什么口舌呢?我快要死了,你不伸手救我,哭哭啼啼的,闹什么啊?懒得理她。
   就在这一瞬间,上面有了声响,他似乎听到有许多人向他走来,他再次拼足全身的力量,大喊“救命!”便晕过去了。
   三天后,程明帆悠悠醒来,他一看四周都是刺眼的白色,自己还躺在病床上,手上还挂着点滴。他明白过来,自己得救了,终于活着出来了,他深深地呼了口气。
   这时,看到在外地读书的儿子提着水壶走进来,他一下子泪水泛滥,满脸都是泪,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不停地问道:“小杰,我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
   儿子使劲地点点头:“爸,你没事了,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程明帆又着急地问:“小杰,乡下的爷爷奶奶怎样了?”
   儿子说:“爸,乡下的爷爷奶奶都没事,他们都很安全。”顿了顿,儿子竟然大哭起来。
   程明帆不知所措,问;“儿子,你怎的……”
   “爸……”儿子一下子痛哭不已,话不成句,“爸,你知道吗?我妈,她已经不在了……”
   啊,这消息仿佛给了程明帆当头一棒,这怎么可能?她不是没有被活埋吗?
   儿子一边哭泣,一边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告诉程明帆,原来菊花并没有逃出去,当她感觉有地震发生时,急忙想回来拉程明帆一起走,没想到屋顶忽然倾倒,她就这样被压在房子的最底层。当她清醒后,首先青岛哪里癫痫病医院专业想到的还是自己的丈夫,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但她凭着信心,用心灵的感应,认定丈夫一定没有死。于是,她试着喊了几声,可是没见丈夫回话。难道他昏迷过去了吗?不行,一定要叫醒他。
   就是怀着这股坚信,菊花拼着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力气,拼命地与丈夫讲话,用话语来激发他求生的愿望,在被活埋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里,面对着死神一次又一次的威胁,菊花以自己的生命来延续了丈夫的生命,知道救援人员的到来,她才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最后,程明帆得救了,而菊花却走了,永远地走了。一个高洁如菊的灵魂带着对丈夫的祝福上了天堂。
   话没说完,儿子却早已是哽不成声。儿子从身上掏出一张血迹斑斑的纸,大喊一声:“爸,你怎对得起我妈?”将纸放在床头,扭头就走。
   程明帆伸手拿过来一看,竟然是那份离婚协议书。在上面留下了菊花的一行血字:“当家的,只要你能冲出这个劫,我同意,我只要你活着,活着!”
   手捧着那份残留着菊花的血迹的离婚协议书,程明帆不由得痛哭失声,“菊花,我愧对你啊!该死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出院后,程明帆悄悄地辞了公职,返乡买了一块地,播下菊花的种子,每天浇水,施肥,精心照料着这满园的菊花。还抽空写了一部名为《菊花殇》的长篇小说,他要把这部小说献给在地震中为自己而去世的爱妻--菊花,也是为了告慰那些在地震中罹难的同胞们……
  
   一年后,菊花已是满园盛开。程明帆的长篇小说--《菊花殇》也正式出版,但从此却消声灭迹,退出文坛。只一心一意的在乡下种菊,每日黄昏,总可以看到他在满园的菊花丛中穿梭,呼喊着菊花的亡灵,忏悔自己……

共 4192 字 1 页 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01956&pn2=1&pn=1" class="pre">首页1郑州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