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飘落的蓝手绢(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母亲寿终正寝,带着满足与安详驾鹤西去,和父亲会面了。

91岁离去,在邻里看来算是高龄了,所以周围迷信的人,纷纷前来讨取我母亲生前用过的碗筷,以沾点寿气。然而,母亲用过的碗筷能有多少呢?因此,大姐不得不买了好多碗筷应对。目睹这分发碗筷的场景,我却心如刀绞不忍看,躲在离家不远的花园里默默地痛哭了一场。我不爱哭也不会哭,也许至今只哭过两次,一次是毛主席去世,一次便是母亲的离别。91岁离去算是高龄吗?我很费解,因为如今在世的、一百多岁的老人多的是,我母亲才90出头,好日子还在后面呢!我真希望母亲能长命百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母亲生前除了有点高血压外,没有多大毛病。或许是她不定时吃药的缘故,也或许是我们子女对她关心不周的原因,这无情的高血压,竟然夺去了她老人家的生命。母亲寿终于脑溢血引起的并发症,在医院住了3个多月,医院用上了最好的治疗手段,但还是没能挽回她老人家的生命。我们兄妹5人,不分昼夜轮流陪伴护理了母亲3个多月,医院里的病人家属都称赞我们兄妹有孝心,但我们却深感愧疚,因为与母亲恩重如山的养育之情相比,我们子女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也爱父亲,但更爱母亲。六十年前,母亲怀我8个月时,还在灯泡厂打零工,下班后就匆匆忙忙赶回家,照料我3个幼小的哥哥姐姐。后来,母亲又生了妹妹,她只能中止打零工,回家看护我们兄妹5人。五六十年代,正逢国家废墟重建时期,国家有困难,家庭更困难。由于母亲收入微薄且不固定,我们全家的生活来源,基本上依靠父亲一人的工资,难养全家7口人。有时候家里实在揭不开锅,母亲只得到菜场里,捡别人扔掉的一些发黄的菜叶,回来搁点米熬成稀薄的菜粥;到月底缸里没米了,母亲只能用面粉砻糠揉成团子,煮熟后当饭充饥,所以,那时生活极其艰难。我曾听外婆说,母亲怀我在厂里打零工时临产,肚疼难忍,还是单位用人力车将我母亲送到医院的,那时候,父亲还远在山东出差。

父亲生前由于工作的关系,对家顾及较少,家庭的重担,基本上落在了母亲的身上。从柴米油盐到读书教育,母亲尽了太多的责任,她既当娘又当爹,含辛茹苦,将我们5棵幼苗培育成了参天大树。虽然因生活困难,我两岁时就被外公抱到了乡下,有10年时间没在母亲身边,但母亲念念不忘,每年都要到乡下来看望我两回,每次离别,都是两眼泪汪汪。所以,在失去母亲的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处于悲痛之中,不能自拔,以至于耽误了工作。我常想:假如一个人的寿命,能兑付给他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余生献给母亲。

母亲不仅仅是位贤妻良母,而且,她富有善心,总是热心帮助一些生活上遇到困难的人。1960年前我们居住的地方,还是上海最贫穷最简陋的房子,俗称“滚地龙”。我们家隔壁住着一位、被原国民党少将师长抛弃的二姨太,无子无伴独居生活。由于政治原因,她得不到社会应有的关心,没有工作,只能靠给人踏缝纫机,缝缝补补维持生活,生活非常拮据。母亲经常从微薄的家庭收入中,匀出一点钱帮助她。家里只要烧了好吃的,母亲总要给她拿去一份。后来,这位二姨太死于肺结核病。在她生病期间没人照料,还是母亲冒着被传染的危险,给她做饭洗衣服,一直到她病逝。

料理完母亲后事的第七天,我们兄弟姐妹五人聚在一起,在家里整理母亲的遗物。母亲一生节俭,所有的东西应用尽用,因此,并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唯有她工作时,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的几张奖状、工作证以及退休证,静静地躺在樟木箱底下。我们想从母亲那儿找一些可以留着纪念的东西,可是除了这,再也找不出能聊以慰藉的东西了。遗憾之时,三哥提议拿母亲的奖状、工作证等东西留作纪念,大姐以为不妥,母亲生前的荣誉之物,还是应该让母亲带去为宜,于是,我们将这些东西一一投入火堆,化作了纷飞的蝴蝶。

遗物整理行将结束时,大姐突然惊叫了一声,只见她从即将投入火中的、母亲的一件骆驼毛棉袄口袋里,掏出了一件用牛皮纸包裹着的东西。大姐打开牛皮纸,里面又是一层牛皮纸,直至打开这一层,才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竟是一打崭新的手绢。这是极普通的手绢,精梳细纺的面料,白底蓝色条纹,是过去老式手绢那一种。我们疑惑母亲为何要保留这己有40余年历史的手绢?且都是清一色的白底蓝色条纹。面面相觑时,还是大姐猜出了其中的缘故,因为母亲姓蓝。母亲姓蓝,是跟外婆的姓,这是很少有的姓。依稀记得小时候曾听母亲说过:外婆是大户人家,嫁给外公时曾和外公达成口头协议:外婆生男孩就跟外公姓,生女孩就跟外婆姓,因为外婆特别喜欢女孩。

然而,我们又无法理解母亲为何珍藏这一打的手绢,是舍不得用?还是遗忘?我们记得小时候人口多家里穷,除了给父亲以及我们兄弟姐妹的手绢是买的外,她自己用的手绢,都是自己用破烂的内衣布做的。母亲说:父亲要上班,你们要上学,不能将就,而我是家庭妇女,马虎点无所谓。我们印象最深的两件事是:父亲过去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平时痰特多,一块手绢根本不够用,家里又缺钱,母亲就把自己舍不得穿的一件新衬衫,裁剪成一条条手绢,再用针线缝好边,给父亲轮换。文革期间,父亲因“走资派”问题被打倒,遭受单位造反派的揪斗并关押,身心屡遭摧残,他的支气管炎转为肺气肿,不得不住院治疗。住院期间,母亲又不能去照料,只能委托单位给父亲送去一些生活用品,其中就包括一打崭新的蓝色条纹的手绢。父亲舍不得用,就用废纸代替,母亲得知后难过得落下了眼泪。

母亲一生没用过一张餐巾纸,她的衣袋里始终只有一条干净的手绢,甚至连她的住处,也看不到餐巾纸。有一次,母亲因病住院,出于方便,我给她买了一些餐巾纸,她很生气,面露愠色地命令我立即拿走。她常常在我们面前唠叨:

“什么都好发明,为啥要发明餐巾纸?这不是好事!用这东西,一年不知要浪费多少木材。还是手绢好呵!既可以反复使用,又文明环保,为啥就不提倡呢?……”

也许母亲有恋旧的情结,也许母亲的观念有些“迂腐”,但我们仔细品味她老人家的一番话,豁然觉得很在理。的确,现在物质丰富了,餐巾纸代替了手绢,手绢己悄然退出了历史舞台。餐巾纸给人们代来了方便,也带来了灾难,这决非危言耸听,因为任何事物的出现和消亡,都有利有弊,这就要看它的利弊是多少,显然,餐巾纸的出现是弊大于利。手绢,虽然有些不适时宜,也有些笨拙,但它的优点却是有目共睹的。假如我们都能自觉使用手绢,绿色环保可能离我们更近些,我们的生活也许会更美满。

这蓝色白底的手绢,引起了我们兄妹的追思和怀念,母亲仿佛就在眼前。我们虽然还无法完全明白母亲收藏这些蓝色白底手绢的用意,但总结母亲的一生,我们似乎从中又找到了答案。手捧手绢,我不禁热泪盈眶,这蓝色白底的手绢,不就是象征着蓝天白云吗?而母亲的心胸品德,就是那蓝天白云,宽广纯洁,没有丝毫的瑕疵。

想见音容空有泪,欲闻教训杳无声。大姐提议拿母亲遗留下来的这些手绢作纪念,我们欣然同意,于是,我们每人分得了两条手绢,默默地将它收藏好。剩余的两条蓝色白底的手绢,只见大姐神情凝重地站起身,喃喃地叫着母亲,高举着手,将它送入火堆中,火光中,我们看见了母亲慈祥的笑脸……

如何才能治疗好癫痫病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小儿癫痫能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