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山水】舌尖上的那朵黄花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推理
无破坏:无 阅读:774发表时间:2016-01-08 20:24:58 西安最好的主治癫痫靠谱医院在哪 摘要:四月一到,风儿一吹,金针就抽出绿色的杆子,长到二尺左右,上面爆出一串黄色的骨朵,如生命的小嘴,啄破青绿的外壳,露了出来。有时,侧耳倾听,仿佛真能听到生命的叫声,很脆,很嫩,很清亮。 1   金针,又名黄花菜。   在小村,人们到处栽植金针,沟边坎边如此,地边更是如此。有的甚至在院子中,放上一个瓦盆,瓦盆当然是破的,绳子一箍,倒上土,种上几棵金针。   四月一到,风儿一吹,金针就抽出绿色的杆子,长到二尺左右,上面爆出一串黄色的骨朵,如生命的小嘴,啄破青绿的外壳,露了出来。有时,侧耳倾听,仿佛真能听到生命的叫声,很脆,很嫩,很清亮。   这声音,当然是想象。   现实中,金针花却长得很快,几天左右,就长的有小指长短,也有小指粗细。只不过不是肉色,是黄色。那种黄色,黄得嫩,黄得干净,黄得一尘不染。   这时,小村门前河边,路旁沟沿,一溜儿一溜儿的黄。   金针花一开,也有蜜蜂飞来,也有蝴蝶飞来,落在上面,如一朵小小的花儿。当然,这样的金针不多。一般情况下,村人是不等花开就摘的。   开了的,算漏网之鱼。   花看微开,是对别的花而言,对金针,应说花采未开,方为正宗。这点,小村人是懂得的。   2   如将金针分成品相,未开者为上品;花苞半放者为中品;下品,就是含苞怒放者。   一般采摘,必是未开的花骨朵。   未开的花骨朵,缀在枝头,金黄亮色,黑河有专门治癫痫的医院不?如清宫女子手指上的装饰,亦如女子修长的手指,总之,亭亭玉立,洁净如洗。   采摘这样的金针,小村人一般选在早晨。   早晨一早起来,东边渗出蛋白色的光,映着整个村子白白的,不是一种清冷的白,是一种柔和的白。薄薄的雾,还如梦一样,在山村原野浮荡着。这时,采金针花最好。此时的金针花,经过一夜露水的滋润,显得格外青嫩,水灵。花苞上,还挂着一颗颗的露珠,那种黄透过露珠,黄得耀眼,黄得纯真。   那一颗颗露珠,闪射着白色的天光,还有黄色的底蕴,如一颗流苏杂彩的珍珠。   金针摘下,也才完成一半工序。   煮和阴干金针,才是最主要的。   金针要煮。煮金针时,不能用小火,得用大火,将水煮沸,金针下锅,旁边放着簸箕,水一开即捞起来,排开在簸箕中。金针娇嫩,放在开水中,时间一长,会煮烂的。放在簸箕中要摊开,不可成堆:热汽不散,会沤熟的。   金针就在半生半熟中,最为成功。   这种煮法,很难拿捏,可小村人就行。   妻子很擅长于这种煮法,我问凭的什么技巧,她一笑,说眼睛,金针下锅,不等变色,马上捞起;一旦变色,就煮过了。可是,说来容易,做来很难,这种方法,我一直没学会。   妻子说,真笨。   我也长叹,是笨。   煮熟的金针,不能放在太阳下晒干,得放在竹席上,排成一层。这样的金针花,才保持着枝上的颜色,即便干了,仍金黄如刚开时,泛着一种青嫩的水色,放在鼻端,有一种青鲜鲜的味儿,含着水木清华的味儿。有人爱排在报纸上,大错特错:报纸上字迹会沾在金针花上,玷污了花色。另外,一种油墨气,也会玷污了金针花的自然清醇。金针花放在盆中也不妥,尤其胶盆,橡胶气味会坏了它的香味。   好花如绝色,容不得一点儿它味的介入。唐人诗说,“却嫌脂粉污颜色,淡画蛾眉朝至尊”,是说人的,对金针花又何尝不是这样?   3   金针花凉拌菜,无论哪一种都是至味。在小村,大家爱用来调洋芋片,还有木耳。大家用调字,不用炸字,是真调哎。   就拿调洋芋片来说,绝不同于炒。实际做法是,把洋芋片放入开水中一煮捞起,放在瓷盆中凉冷,然后将精油、醋、盐,勾兑烧开,又凉冷,浇在洋芋片中,加武汉中际医院招聘以搅拌。再把阴干的金针花放入开水,随机捞起,拌入洋芋片中。   这种凉拌洋芋片,咬在嘴中,又酸又脆,再加以金针嚼在嘴中,清香满嘴,十分筋道。   小村中最普通的两味菜组合一起,黄白相间,成为癫痫持续性发作治疗主要是什么治疗一道上品菜。   我娘过去是村中大厨,极善做金针凉拌洋芋片,每次拿出去,被人抢吃一空。老太太不怪自己手艺好,反而慨叹,现在人怎么了,红烧肉不吃,净爱吃洋芋片?说完,摇头不解。后来,妻子学会了,可是,吃起来仍有差距。   我们进城,有一次来客,妻子调一盘,客人边吃边叹,好东西,真好!一边说,筷子如风,盘子见底方罢。我一笑,告诉他,我母亲做的比这更有味。他瞪大眼问,真的,这味道还不算好?一副不信的样子。   4   小城人吃金针的方法,匪夷所思。   一次,在一个同事的婚宴上,主家显摆:“下来是一道金银丝。”第一次听说这道菜,我瞪大了眼,不一会儿,盘子端上,是一窝儿粉条,中间夹杂着一丝一丝的黄。我夹着一尝,大惊道:“是金针!”   主人点头微笑,一脸得意。   原来,小城人把金针花用刀子切成丝,与粉条煮熟凉拌,取了这儿个名词。   我听后长叹,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金针花易凉调,但是,不宜与淀粉类菜肴相搅拌,这就如不能以红烧肉吃糊汤一样,会败了菜味菜色,也会败人口味。和金针花凉调的,一般是山野菜蔬,自有一种清淡味。   另外,金针花凉调得用整个的花,万不可切丝。   村人采金针,选花苞未开时,就在于花苞香气未散,清气充溢。如将金针花切丝,和金针花开后采摘相似,香气全失。再者,细切之下,金针丝上自会沾上刀锋的铁味。   嚼金针花,在于嚼一种筋道,一种香味,此时,这两种尽失,真味同嚼蜡了。   小城人,非金针花知己。   共 19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