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急救室(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奇幻

靠窗的墙角,一张病床静静地放在那。晚风从微开的窗缝里,丝丝缕缕地溜进病房,对流着两个世界的呼吸。垂在床边的白布单如一袭轻柔的裙裾,被风一吹,微微摆动着,投在地下像一个虚弱的身影。将母亲稳稳地抬上病床,我长吁一口气,揉着酸软的肩膀,重重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看表,夜晚12点了。母亲坐了一天轮椅,躺下不久便睡了。

窗外,火一般的灯光扑闪在两岸,追赶着那一脉永远揣着心事的河流,远远地遁去了。流的是黄河,河水里充盈着浓浓的夜色,只有倒映在河中的灯火,在粼粼波光中印证着那是一条活着的水。外面的世界真好啊!叹口气,转过身来。病床上的母亲把头埋在松软的枕头里,鼻息一声长一声短,青紫的嘴唇偶尔颤抖一下。跟着颤抖的,还有从黑盖头里逃出来的几丝白发。

母亲住的是急救室,兰州一个三甲医院的急救室。母亲是不肯进来的,说寿数是真主的定然,花费这么多钱不值当。我嘴里应承,手下不停,母亲就这样身不由己地被挟持了进来。急救室很大,横竖卧着八张病床,每个床头端放着一部监护仪,仪器声此起彼伏,用不同的音色诉说着对生命的理解。我靠在床边上,眼皮渐渐沉了下来。浅睡的梦里全是母亲喋喋不休的呢喃,我有些烦了,想转身离开,梦便醒了,可耳边依旧乱哄哄的。

是病房外面传来的。走出去一看,一条救护床正从通道拐角处推来,被一堆医护人员簇拥着扑向急救室。床边有个女孩正一瘸一拐地跟着跑,她满面泪痕,浑身泥土,手上和脸上全是已经凝固的血渍,白色的上衣也斑斑驳驳地沾满了血红。救护床迅速推进了急救室对面的手术室,女孩被挡在了门外。她靠着墙壁软软地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一对大大的门牙如兔儿的贝齿般时不时地紧咬着下唇,紧抱的双臂不停地战栗着。那情态像极了一只瘦弱的白兔,蜷缩在无人的墙角瑟瑟发抖。

急救室里陪护的家属有一半都去了外面,远远地观望着兔儿牙女孩,只有五号床的家属依旧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是个老阿婆,估计有七十几了。从我看见她起,她的目光就一直未曾离开过床上的病人。偶尔一低头,眼泪成串成串地往外涌。刚才医生跟她说了一阵话,医生走后,老阿婆更像被钉在椅子上,望着病人,连姿势都未曾变一下。

急救室外,兔儿牙已坐在过道椅子上,身边也多了两个警察,一个拿纸笔记录,另一个在询问。好奇心驱使,我往近凑了凑。

兔儿牙拿纸巾不断抹着眼泪,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微颤着声音说:“我们到黄河边已经11点半了,人少得很,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看到有片树林子,就想进去坐会儿。还没等我们坐稳,树林里忽然跳出几个男的,头发全染绿了,年龄都在20来岁。他们把我们围在中间,每人手里拿一把刀子,恶狠狠地说,把钱和手机全拿出来……

“他到处流着血。我用尽力气想背他走,可背不动。没办法只有往回跑,想找人帮忙。跑了一截路,看到河边有个带白帽子的人,正从河里拉羊皮筏子。走近一看,是个留胡子的老人,就走过去央求他帮帮我。老人一听情况连忙跟我跑,嘴里还在叨念:“安拉乎,这顿亚①咋么了,人心都朽坏了。”

“老人把他背上了马路,然后让我去拦出租,可好多司机看到情况都不停车。最后老人把他放到锁在路边的一辆三轮车上,那是拉羊皮筏子用的。到了医院门口,我叫上医生把他抬上病床后,那老人就走了。他擦着手上的血,说他的羊皮筏子还在河边呢。”

听到这里,我的心被扯得紧绷起来。心想自己每次到兰州,也喜欢去黄河沙滩上遛遛,吹吹河风,站在葱郁的河岸眺望一下黄河奔腾而来的风姿和滚滚而去的气势,却怎么也没想到,这恢宏的长流之下,还涌动着如许不为人知的暗流。暗暗举意,抽空得到黄河边找找那老汉去。

急救室里传出了咔嗒咔嗒的声音。赶忙进去一看,是五号病床上发出来的:一会儿时间,病人已经用上了心脏按压器。老阿婆手足无措地站在床边,瘦小的身体微颤着,如一片随时会坠落在风中的枯叶。她年龄与母亲相仿,看着她,我心里莫名地生出一股难过。下意识地走过去,轻声安慰了两句,询问床上病人的情况。老阿婆摊开一个和她的手背一样皱巴巴的手绢,不停地抹着眼泪。病人是她的小儿子,先天性心脏病。她的大女儿和二儿子已相继去世,都是心脏病。她老伴也有病,帕金森症十多年了,严重时无法自理。她一个人,平衡着一个家庭。

老阿婆看着我,也看着病床上的母亲,眼泪像决堤一样。我的心狠狠地拧了一下,在那疲惫而浑浊的一瞥中,我读出了太多意绪,太浓了,也太重了。我陪护的是年迈的母亲,是顺当的,符合常道的;而她却守望着年轻的儿子,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天天衰弱下去。我轻轻地走开了,不敢再说一句轻率而无用的话。

心脏按压器不休不止地叫嚣着,似乎在作某种艰难的抗争。母亲还在睡,鬓间的发丝与枕头一样洁白,浮肿的脸庞上,斑斑点点的青紫块儿如一个个老旧的生命印记。病房里很吵,她却睡得很熟,这与以往的情况大不相同。正想着,过道外面传来一阵哭声,如破裂的音响一般,喉咙已经沙哑了。急救室里很多人都站起来往外看,一个留短发的妇女踉踉跄跄地朝急救室奔来,口中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儿子——儿子——”兔儿牙跑过去和她紧紧抱作一团,啜泣着在她耳边说着什么。没一会儿,短发妇女软软地瘫坐在地,眼中布满血丝,呆了几秒,整个过道便被她的长哭淹没了。

手术室打开了。兔儿牙和短发妇女冲过去,站在医生面前微微弓着身子,像在接受某种宣判。医生告知刀伤十分危险,差一点扎在致命处,目前已脱离危险。短发妇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流不止地道着谢谢。医生扶起她,谦逊两声,急忙走开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战友胜利了,整个战壕都看见了曙光。

受伤的男孩被推进急救室,安排在老阿婆的五号床边。此时,老阿婆的身旁已多了一个老人,双目深陷,头颅不停地点动着——蓦地明白,他就是老阿婆的老伴,那个帕金森症患者。

母亲还在睡,也不吃东西。我揣着忧虑朝医生办公室走去。医生说初步诊断,肾、心脏、肺都有问题,具体病情需要相关科室的医生会诊。嗜睡是肺心病的症状之一,如果再出现意识恍惚,说明病情在加重,在朝肺心脑发展。

走出办公室,我在大厅里徘徊良久,心底有股深深的悲意,怎么也排遣不出。回到母亲床边轻轻握住她的手,细细端详着她的面容,隐隐感觉该多看看她了。以往我开着大车到处跑,和母亲分离得太久,也相隔得太远了。这张时刻牵挂着我的脸,在无数漂泊的时光里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现在,当我可以细细打量她的时候,她却不给我太多时间了。我俯下身来,理了理母亲鬓间散乱的白发,眼眶一阵发酸。母亲蹙蹙皱皱的面容上,却盛满一潭静水。

第二天清早,护士叫醒了我。抬头一看,病床边站立着一堆白大褂。已经八点半了。忽想起,母亲今天要会诊。护士说,会诊科室分别是心内科、泌尿科、呼吸科、肾病科,会诊结果出来,就能确定母亲应该转到哪个科室住院。

真主啊,请放赦我的母亲吧!请让苦了一辈子的母亲领受暮年这点浅薄的安详吧!

在我暗暗的祈求中,会诊仅用了半个小时便结束了。母亲没怎么受折腾,急救室的病人做各项检查,不需要离开病床,护士依照要求在床边就可完成。医生走后,正想母亲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可伴随着急促的步伐,一张急救床被推进了急救室。空间本就有限,此时又被加上一个临时床位,就愈发拥挤了。床上的病人是个中年男子,浑身都是水泥渣子,一双劳保鞋被泥灰掩盖了本来面目。脸上的泥灰和汗水拌在一起,流出一条条棕色的蚯蚓,整条胳膊像麻花一样,本应向外的部位扭在里面,朝里的却拧向外面。黑瘦的脸庞也像胳膊一样,疼得变了形。急促的呼吸如正在爬坡的老耕牛,喷着粗粗的热流。

挺至五分钟左右,护士给他注射了一剂止痛针,叮嘱陪护人员赶快去交住院押金,不然没法手术,粉碎性骨折不能耽搁。陪护人的衣着和伤员一模一样,大约是一同的工友,一脸的大胡子掩盖了本来的年龄。听完护士的话,他不停搓动着两只爬满了茧子和裂痕的糙手,嘴里嚅嗫着先让医生做手术,费用缓一天再交。护士的回答温和干脆:医院有规定,不交押金就不能手术。

伤者扭曲的胳膊下,鲜血正一滴滴浸染在雪白的床单上,妖艳得有些夺目动人——也应该是动人的,因为,那是从一个活人身上流出来的!

大胡子拨着手机。从进门开始,他的手机基本没离开过耳朵。拨通之后,他小心翼翼地询问:“金老板,我们到医院里哩,没钱人家不给做手术啊,你调查得咋么样了?”他语气柔软,嗓门却很大,急救室里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把目光投在了他身上。被众人的目光一盯,他马上意会到急救室里不能喧哗,赶忙向外走去,语气也愈加急迫起来:“咋么没人见哈,老王手勤,他是午休时候抽空儿清洗搅拌机的,以往都这么着哩,大伙可以证明哩……”说着声音渐渐远去。

急救室里静了许多。只有心脏按压器勤快地工作着,间或夹杂一阵嚣叫声。老阿婆一个人守在按压器旁,须臾不离。守护期间,她几次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哆哆嗦嗦地打开,倒出几粒药丸塞进嘴里,许久才能重重地呼吸几下。我认得那瓷瓶,母亲曾经用过,是速效救心丸。

母亲从早上会诊后一直沉睡,刚刚被大胡子吵醒,翻了个身,转眼又睡着了。意识恍惚,嗜睡,这两个关键词被医生和恶化归类在一起。母亲似乎在印证着医生的诊断,睡觉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我心里也逐渐沉重起来。

五号床老阿婆的步子更沉重,在床边坐了大半天,腿脚明显僵硬了。帕金森老人走进急救室,替换她回去休息。老两口也不说话,一个不停点着头进来坐下,一个不断抹眼泪低头往外走,除了病床边的椅子外,似乎互不关联。老阿婆走到门外又转过身来,像是忘带了什么东西,可也不进来,就在门口看着病床上的儿子,听着心脏按压器的声音,呆呆站立着。好一阵后,叹口气,又默默地离开了。望着她蹒跚的背影,我不知道那矮小的身躯里究竟装着怎样的一颗心灵。

老阿婆前脚走出去,大胡子就打完电话闯了进来。他脸色赤红,脖子上青筋暴起,鼻孔一大一小地喷着怒气。好一阵后,他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阴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床上的伤者一阵昏迷,一阵清醒。清醒时,一声连一声地呻吟。

整个急救室静悄悄的,唯有机器在和呻吟对话。巡床医生走进来,询问联系得怎么样了,并强调粉碎性骨折很有可能会压迫神经,时间长了胳膊就废了。大胡子一听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半弯着腰哀求医生先做手术,费用一定不会少,只是一时半会儿凑不齐。说着说着,铁塔似的身躯几欲凹折下去。

所有目光全盯在医生嘴上,仿佛那嘴里会吐出一次金贵的例外。医生有些无奈,面对急救室奇异的氛围和工友卑微的哀求,尽量解释医院的规定谁也没法改变,然后逃出了急救室。大胡子弯着腰,手扶病床,半天说不出话,也起不来身。

母亲不知何时醒了,说口渴。用吸管喂她喝了几口温开水,想起医生的嘱托,长时间嗜睡会加重病情,要多和病人说话。我给母亲讲了受伤民工的处境,母亲听后吃力地撑起身来望着那边的病床。我知道,母亲永远也无法理解医院的规定,她自言自语地说:“人疼着叫唤着呢,还说啥钱呢。”

这时,急救室外人头攒动,来了很多穿着民工服的人。带头的一脸沉默,走进来时步子放得很轻,和大胡子互相点点头,站在床边看着伤者,蹙蹙眉,手掌伸进贴身的衬衣口袋里抠了半天,摸出了几张旧旧的钞票。钞票卷成了一个圈,圈里还夹带着衬衣上的线头。他往伤者枕边一放。病房里的人都看着他,他一脸通红,低着头很不自然地逃出了病房。接着,十来个民工进进出出,伤者洁白的床单上,不一会儿就摞起了一沓皱巴巴的钞票。钞票上沾满的石灰和水泥渣滓,与医院洁白的床单极不协调。

急救室里寂如深夜,除了心脏按压器的跳动,人们注视着这一幕,没有任何声音。

母亲看着眼前的情景,含泪向我点了点头,又朝受伤民工那边示意了一下。我明白她的意思。母亲时常对我说,人要知感,比起很多难心人,我们的日子已经很宽展了。回民的心是柔软的,遇到困难人,一定要出散“算德甘”②。

在母亲的眼底,我拿着钱走了过去,她在后面低声说:“举个意”。

放下钱回来,只是一霎时间。看着母亲欢喜,我心里塞满了知足。虽然我的处境并不宽裕,但比起母亲一天天减少的欣慰,这太值了。

病房里,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钞票像雪片一样,一张连一张地落在伤者的床上。大胡子给捐助者们一一鞠着躬,这黑铁塔就像装了弹簧一样,一曲一直,上下折叠。

第三天上午。心脏按压器依旧工作着。帕金森老人应和着按压器的节奏,几根稀疏的白发随着响动不停颤抖着。老阿婆回去休息了。

奥卡西平片治疗癫痫的效果和其他药物有什么区别癫痫病能被治愈吗?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