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梧桐】青涩季节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奇幻
一   我就那么仇视似地瞪着她。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这几乎让人窒息。   这是我第一次因为转学的事和她正面冲突。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暗地里交锋的,我只是越来越觉得妈妈不可理喻。我已经是一个大孩子,我16岁了呀!我有自己的思想和自己对生活的态度,我应该有权利选择我喜欢的学校。她为什么非得要我按照她的意愿行事?   妈妈铁青着一张脸。她的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这时候我甚至希望自己被她眼里喷射出的火焰灼伤,最好将我烧毁,那样我就可以不随她再次转学了。   我使劲抿着嘴唇,我能清晰地听见我的牙齿所发出的轻微的喀喀声。是的,我紧憋着不说一句话,即使那些疑问,那些不满还有我第一次转学到这个城市来之前的委屈,一齐涨满了我的心胸,我始终保持沉默。我就那么倔强地瞪着她。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然后,我看见妈妈眼里那些灼烧着的火焰慢慢变弱,渐渐地被一阵阵的朦胧所掩盖,火渐渐地就熄灭了,取代的,是她轻轻的一甩头……等她的眼神再一次和我对视的时候,有些空洞,有些茫然,更多的是蓄满了的无奈。也许,还有难过吧。我知道,她在轻轻甩头的同时,也甩去了漫上眼眶的泪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妈妈,即使爸爸,也不能。妈妈从不表露出自己的脆弱,包括在爸爸面前,有时候我甚至都觉得她不像是一个女人,尽管她外表看起来漂亮和娇弱。   终于,妈妈不再打算继续和我这么对峙下去,轻轻地只说了一句:“静儿,听话。”然后慢慢地坐到了沙发上。我听出了她声音里强压着的火气,强忍着的心酸,强抑着的难过,我甚至也感觉出了她从不轻易让人觉察到的脆弱。我的心在一瞬间也柔软了起来,那些原本倔强地躲在眼眶里的泪水,也劈里啪啦地开始掉落。我不想让妈妈看见我的眼泪,低着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和妈妈是如此的相像啊!   桌子上放着我的转学证明,两张机票示威似的躺在上面,我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   眼前摊开着书本,我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脑子里飘着闪着的,全是“转学”两个字,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向我压了下来。再有三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离开我喜欢的学校和同学了。我抱紧了头,我不愿去想,我拒绝去想。      二   我记得自己上完初一那年的第一次转学,妈妈因为受一家公司的邀请,要离开她呆了15年的城市A城,可是把我扔给爸爸,她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心的,于是她决定带我走。那时候的我心里尽管也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愿意,但我知道我毕竟是个小孩子,我还没有权利和能力与自己的父母亲抵抗什么,所以,我虽然对自己出生并成长的城市有太多的不舍,对自己的同学朋友有太多的留恋,我还是听从了妈妈的安排来到现在我所在的这个城市。   我所代表的并不是我自己,我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主宰我的生活。那时候妈妈身边的同事和朋友都不理解妈妈的选择,我也不例外,但我不能问什么,妈妈总是把我只当作一个小孩子来看待的。所以我所不明白的事情也只能憋在心里或者和最好的朋友说说,那时侯我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乐趣,有那么多人宠着我护着我,有那么多好同学好朋友。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而要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在很多人眼里,我的爸爸妈妈应该算是白领中的白领了,爸爸是一家有着七八千职工的国有企业的总经理,妈妈是另一家公司的处级干部,两个人的事业都如日中天,但妈妈却突然之间就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这对于当时还幼稚的我来说,也是震惊的,更别说妈妈一些熟识的朋友了。所有的劝说对于妈妈都无用,她也无视我的反抗和委屈。妈妈是个很自我的女人,或许她是想换一种方式生活,或者她是想再一次证明自己的能力,也或者……那时我不成熟的心灵里能做的也只能是在爸爸妈妈的谈话内容中做一些自己的猜测。每次我想要插嘴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妈妈就会秀眉一挑:“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插嘴!”一句话就把我给噎了回去,于是我养成了在他们俩面前少说话的习惯,我可以在妈妈面前喋喋不休地说一些我认为有意思的事,我也可以在爸爸面前嬉笑撒娇甚至打闹武汉哪里治癫痫好的医院,我就是不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说任何一句我想要说出的话。   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都能听见爸爸妈妈低低的谈话声,爸爸帮妈妈收拾要带走的东西,一箱,一箱,又是一箱。我看见那全是一些书、被子、衣服之类的东西,我丝毫不关心他们带些什么,既然在他们眼里我是小孩子,那我就让他们收拾他们认为我所需要的一切吧,包括暂时的控制我的思想和行为。离开A城那天,我记得是在7月一个炎热的午后,送行的人很多,一群一群的,他们围着爸爸和妈妈叽叽喳喳地说着一些保重、多联系之类的话,我就那么站在一边,面无表情。我的同学们没有一个来送我,是我不让他们来送的,我惧怕送行的那种场面,悲戚戚的,让人想哭。爸爸站在妈妈身边,我看见他的脸上写满了担心,他和送行的那些人寒暄着,也不时低头叮嘱着妈妈什么。火车开来了,他把我和妈妈送上车之后,临下车的时候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好好听妈妈的话。”然后我就看见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一闪一闪的,很亮。我觉得我的眼睛也热了起来,一股液体顺着鼻腔提升了上来。   我和妈妈坐在座位上,都不说话。列车缓缓开动了,送别的人群和站台上的景物都一点点在我眼中缩小、退去,我的眼睛渐渐地模糊起来,我不敢抬头看一眼对面的妈妈,我知道这时候她的眼里也一定有泪,因为我听见了她强抑着的哽咽声。她是在为自己的选择担心吗?      三   列车呼啸了十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到达了妈妈所选择的这个城市,我暂且就把它叫做B城。邀请妈妈的公司已经给我联系好了省重点初中,学校看起来还不错,环境幽雅,对于这些,我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只是觉得陌生,陌生的似乎偌大的校园里就只有我自己。于是在陌生里我重拾起我的小提琴,说实话我不喜欢小提琴这东西,我不喜欢那些枯燥乏味的练习曲,对于音乐,我根本说不上爱好,有兴趣的时候,我喜欢随意拉一些流行的歌曲,比如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周杰伦。每次在家我听周杰伦的歌的时候,妈妈就会皱紧了她的眉头,她那模样让我想笑,她越是皱着眉头,我就愈喜欢哼哼周杰伦,我大声哼着“双截棍”从厨房到客厅到卫生间地晃悠,我甚至哼着“双截棍”和皱着眉头痛苦不堪的妈妈互相对视,我脸上堆着笑容我眼里也漾着笑意我知道我心里装着的,是一天比一天浓烈的叛逆。只因为我是孤单的,在新的环境里,我还没有朋友。   我的同桌是个叫白鹤的男生,长的帅帅的,个子很高,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他喜欢小提琴,他的小提琴已经过了专业9级,或许是我也学过那么几年小提琴并且也能拉几支曲子的缘故吧,我们之间有了说不完的话题。他比我大两岁,学习也不怎么好,那时候我总想让他的学习成绩赶上来,就经常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给他补课,我们相处的很愉快。然后忽然有一天,我的班主任老师分别找我们俩谈话,对我莫名其妙地说了一些要安心学习之类的话,再然后我就看见了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时红着脸也红着眼睛的白鹤,我迎上去问他老师对他说什么了,他只是摇摇头,一句话也不说地就走了,后来白鹤就开始躲着我不和我说话,再后来,白鹤就休学了,听别的同学说,白鹤是专门要往艺术这条道上发展下去了。我有一长春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阵子的失落,但这种失落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期中考试冲淡了。   不能否认,我真的是个聪明的孩子。尽管换了一个新的学习环境并且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我的学习成绩丝毫没有被这些外在的因素所影响,期中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二名,我成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病比较好了同学和老师眼中的焦点。于是,我有了几个新的朋友——王雅,张鹏,刘博文。   王雅和刘博文属于青梅竹马型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张鹏是个腼腆的男生,帅帅的,学习很好,他经常骑着一辆蓝色的山地车,他骑着赛车的样子看起来酷酷的,我们四个都是周杰伦的歌迷。   一个学期下来,我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个城市的一切,包括它的颓废。我也喜欢上了张鹏,我知道张鹏也喜欢我,这是我从他看我时明亮的眼神里看出来的。      四   妈妈对于我的表现似乎也表现出一种欣慰和满足,我和妈妈之间的交流渐渐地多了起来,但我从不和她谈一些敏感的话题,尽管她有时候总想把我们的话题往她需要了解的敏感话题上引导,比如早恋。因此我在和妈妈谈话时,得非常小心,只要一感觉到苗头不对,我就含糊应答,要不就是上厕所啦肚子疼啦等等一系列的借口终止谈话。我不知道天下的父母亲都怎么了,视早恋两个字如洪水猛兽,对于早恋,我们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我不认为早恋会影响学习,相反我倒认为男女同学之间健康的吸引和喜欢(就姑且先称为早恋吧)会成为彼此学习的动力,当然我不敢把我的这种观点讲给妈妈听的,她要是知道了我有这样的想法肯定会紧张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即使这样,妈妈话里话外的经常给我灌输一个道理: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   我就这样在妈妈的这些道理中度过了一年多,转眼,已经是初三的下半学期了,距离中考的日期越来越近。而我和张鹏的关系,也在妈妈整天给我灌输的道理中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是的,我恋爱了,哦不,是早恋。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只要不影响学习,恋就恋了吧。   我所在的班级是校重点班,跟我和张鹏一样彼此之间有感觉的人为数不少,喜欢一个人没有错,我现在根本不敢说这种感情就是爱,它只是一种萌生于少男少女之间的单纯的喜欢,而这种感觉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够了。我和张鹏,还有王雅和刘博文,在每一次的月考中都统占了前四名的位置,老师也明知道我们的关系,但因为我们并没有影响学习,也就罢了。   我和张鹏共用一本日记,我们在日记里交流自己的想法,当然,也偶尔会说一些想啊念啊之类的可能是类似于恋爱时的话,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为对方鼓劲,重点高中——北大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发现我和张鹏的关系的,我只记得妈妈那次郑重其事的谈话,说什么早恋的危害啦,说什么以后的路还很长很远,所以现在所遇到的风景并不是最好最美的啦等等等等的,我要么是装没听懂要么就是不声不响再严重点我干脆就撇下一句“哎呀知道了!”然后就置之不理,我想我是气着了妈妈也或者是吓着了她,总之她变的更加神经质起来,偶尔一次我要是晚回家了,她一定会急得徘徊在小区门口直到看见我为止;周六周日不上学的时候她不让我出家门,甚至在老师给我免费辅导的时候不辞辛苦地偷偷跑去看我是不是在上课。   我受不了她这样,我决定和妈妈对着干,她不让我做什么我偏要做什么,我行我素。妈妈在我的对抗中彻底地惊慌了起来,我感觉到了她的惊慌。我不只一次地听见她和爸爸在电话中悄声商量对策,我也知道她乘我不在房间的时候检查我的书包甚至翻看我的日记,我愤怒,但我毫无办法,只好以置之不理来抗拒她的这种不尊重我的行为。      五   中考结束了,我的各科成绩都在A1档,我被省重点高中免费录取,这意味着我为妈妈省下三万元。张鹏的成绩在A2档,虽然也被省重点高中录取,但不是免费的,他有点郁郁不安。在我还没来得及安慰和鼓励他的时候,第二天我就被妈妈带着回到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城市。一路上我都没和妈妈说话,我讨厌她对我的不尊重,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她和爸爸的附属品。   A城的家里。爸爸和妈妈经过几个晚上的密谈,而密谈的结果是我的再一次转学。当妈妈告诉我他们的这一决定的时候,我的眼泪就那么不管不顾地流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在他们眼里到底算什么,我受不了他们对我的这种专制的自私的爱,我还有自我吗?我哭喊着让他们给我解释,妈妈给我的解释是爸爸被东北一家公司聘请,我们一家需要团圆。而这,是理由吗?   邮箱里有好几封未读邮件,都是张鹏写给我的,张鹏的文笔很好,读着他的信我泪流满面。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只是觉得伤心,我不明白为什么父母每一次的选择都非要以牺牲我的友情和自我为代价,他们决定什么,从不会问我的意愿。他们真的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他们自己?还是只是为了阻止我所谓的早恋?   我是倔强的,我拒绝和爸爸妈妈交流,我甚至不愿听他们说话,他们吃饭的时候,我躲在我房间,等他们离开了饭桌,我才磨磨蹭蹭地出去找点东西来随便填饱肚子。我爱着他们,我又恨着他们,他们给了我生命,但这个生命却没有丝毫的自主权,我的一切都得听从他们的安排,这,难道不是一个孩子的悲哀吗?我急切地盼望自己长大。      六   假期结束,我和妈妈回到了B市,一下火车,那种潮热的空气又迎面而来,妈妈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笑意却一点点漾上我的嘴角,我确定自己是喜欢这个城市的,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里有我喜欢的同学和朋友。张鹏就在出站口等着我,我雀跃着向他奔了过去,我能够感觉到妈妈恼怒的惊讶的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在我后背上游走,我不管,我甚至有一丝得意。妈妈也许只呆怔了那么两秒钟之后,就拉着行李箱向我和张鹏走了过来,说实话我还是挺佩服妈妈的涵养的,她微笑着和张鹏打招呼,并邀请张鹏去我家玩。其实我知道此时妈妈心里的火气已经要冒到头顶烧焦头发了,我都能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来和香水混合着的火药味。张鹏惶惶然地向妈妈问好然后又惶惶然地向我和妈妈说再见,再然后就急匆匆地骑着他的赛车走了,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好长,有点落寞。 共 682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