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凡】你也一样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玄幻奇幻
   有一些晚上,躺在床上。时间停留在初夏的夜晚,几乎夜夜都能听到雨水落下来的声音。一滴一滴,到深夜的时候就没有了,窗户外人群的欢笑也逐渐销声匿迹。   慢慢地,她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事外的过客。白天走过热闹的街道,穿过来往的人群和车流,与陌生人擦肩而过。最后回到空荡荡的房间,在黑夜里的身体如同慢慢熄灭的火焰,贴靠在床上,没有任何声音,等黎明到来之前被点燃。在无数次的某个瞬间,她都感觉到身体如同机械,每天重复同样的操作。   二十岁之后,步入城市的生活。居住在堆满住户的出租房里,逐渐意识到成长带来的改变是顺应生活后的屈从。   晚上与同事聚会,她坐在那里显得局促不安,女生们都各自交头接耳寻找无聊话题来排遣孤独,在这样的场合里,人都趋向于在集体中顺应潮流,寻找圆满。也许是没有找到可以使自己感到舒适的人,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闷声不响,总是显得不合群。在这么大的一个聚会里,她就如同一个缺口,总是使人难堪。   这样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热衷于各种说辞的人举起酒杯相互闲聊,有人高谈阔论,有人说笑逗乐。有礼貌的男生过来敬酒,说三两句场面话,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和大多数女生一样,她与他们碰杯,有的女生谈笑风生,互相吹捧。这也许是一种技能,一种天分。她自然是无话可说,逢场作戏,她只有微笑。   你和她们不一样。他坐在她身边。   哪里不一样?她微笑。   你喝酒的样子,笑的样子。都不一样。   你也不一样。   怎么说?   她没有说话,回头朝他微笑。   他看着她嘴角上扬,眼角弯弯的样子。呆坐在那里。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已经离开。   回到居住的出租房里,剩余的人还留在酒桌上过招,她独自结束了一场热闹的聚会。没有人知道她的离开。生活从来不缺少各种形式,但必须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药效好不好一一来过。也许是某种秩序推动下的内在力量,根本无法解释。   到深夜都没有入睡,接近黎明的时候逐渐睡去。半睡半醒之间,她梦见雨落下来,淅淅沥沥的声音。自己又回到十五岁的时候,和祖母一起住在老屋里。夏天的雷雨倾盆而下,她们的家像一座漂在海上的孤岛。清晨醒来,拉开窗帘看到地面堆满积水。   她想起昨天晚上坐在旁边和她说话的男子,一双眼睛像藏在水里的星辰。有的人,每天都见,但是好像永远都记不住他的特别之处。而有的人,只要见上一面,就能来到彼此的梦中。世间缘分如此,种种因果轮回不能预料,似乎又被牵引向前,蠢蠢欲动。人也许如同木偶,背后有更大的体系在操纵世间的这个演练场。   二十二岁,她的工作是在一家科研机构做助理。每天早出晚归,老板是个苛刻严格的人,总是要求她做职责范围之外的工作。得到的报酬却不会因此而另有所获。她曾经试图反驳他,在他的办公室内和他大吵,但是因为三年合约没有到期,她如果单方解除,要赔偿十万元的违约金。她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才出来工作,哪里能拿得出来那么多钱。   同行的女士有了身孕,去办公室向他请产假。   “你以为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她坐在外面听见屋里男人的声音,随后女子推门而出,跑回座位上一个人发呆,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晚上下班,去地铁站坐最后一班地铁回家。深夜里的城市,处处霓虹,人群稀松。在座位上坐下来,等待列车到站,抬头看到对面的男子,四目相对,相互微笑。因缘际会,是这样猝不及防。   你相信缘分吗?他朝她走过来,满心欢喜。   信。   所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夕颜。她朝他微笑,嘴角弯弯的样子。   是一种花吗?我似乎见过。   嗯。是一种开在黄昏时刻的花,清晨来临之前就枯萎了。   你喜欢它?   喜欢。列车在轨道上行驶,空荡的车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你看现在像不像世界末日?我们正在乘坐最后一班逃离地球的列车。她突然问他。   嗯,有点像。   如果是世界末日,你现在要干些什么?   当然是努力和你一起逃离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那如果最后还是没有离开呢?   那就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哈哈哈哈……我到了,再见。她在他面前大笑,然后起身和他告别。   你叫什么?她回头。   烨生。他朝她挥手道别。   回到租住的房间里,脱下高跟鞋,光脚去浴室洗澡,在浴室里用手机播放缓慢的音乐。生活没有因此而有不同,即使遇见一个倾心的男子。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可能不会真正爱上任何一个人,即便他很优秀。   回到卧室,关灯躺在床上,黑夜寂静,像水一样。慢慢睡去,梦里梦到身高一米八的男子,站在地铁前端的车厢,穿一身黑色西装背对着她。   来,夕颜,让我们一起去世界的尽头。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朝前奔跑,和列车一起在轨道上奔驰。忽然听见一阵雷声滚滚而来,列车癫痫的治疗原则是有哪些?断裂成两段。她停下来,看见他离她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视线的末尾。   清晨醒来看到地面还是堆满积水,这个城市几乎夜夜都在下雨,从未间断。   晚上他来找她,带她去看江边的烟火。黑夜降临,六月的夜晚有一些清凉微风,把她的头发吹起来。火光升腾的瞬间,看到他在黑夜中被照亮的脸,漆黑眼眸里是她的样子。此时此刻,更像是梦里的花样男子,一张没有雕饰的俊美脸庞,不说话的寂静模样。   烟花绽放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她问他。   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静静看着。你呢?   和你一样。她笑。他也笑。   她听见它们在空中寂灭的声音,丝丝缕缕融入空气的声音。和他一起在江边漫步,再去看一场深夜的电影,讲了一个比悲伤还悲伤的故事,趴在他身上哭的撕心裂肺,然后睡去。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发现自己睡在酒店的大床上,房间里空无一人。他已经离开,枕头上是他留下的名片。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烨生,某知名企业副总经理,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四点钟了,打出租车回家。在清晨来临湖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的时候拉上窗帘,再一次睡去。   早上的时候他来酒店找她,服务人员告诉他她已经离开。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武汉癫痫医院有几家见到他。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男子,他也许因为工作的原因离开这座城市,又或许他已经娶妻生子。对于她来说,像大梦初醒一样,生活平静如同一面湖水。   那年冬天,在黄昏时刻的地铁站,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她回头看见他,站在五米之外的距离。他的面容有些憔悴,眼睛却依然明亮深邃。   她请他去家里喝茶,坐在客厅里的男子,脸上已经有了沧桑的痕迹。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工作和家庭,这些世俗生活背后的隐忍和真相,被掩盖在波澜不惊的一双眼睛里。   有时候我认为人生漫长,难以度过,可有时又觉得短暂无比,来不及做许多事。他说。   也许是快乐与痛苦无法平衡,我们的认知也不够。如果彻底明白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或者把今生当成时空里的一段旅途,是不是就可以更坦然自若。   大彻大悟也许可以带来安慰,可是夕颜,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手里的时间还有多少。   烨生。你不能畏惧生死,它从来都不是由我们掌控的。有些事情可以尽力而为,有些事情永远无法办到。就像我思念故去的祖母一样,她去世后我经常梦到她。时间越长,我发现我并不能忘记她,而是更深入的一种存在。   我曾经试图在异地给你打电话,可是手机拨过去是空号。所以完成公司的任务后我立刻回来找你。夕颜,你是在逃避我吗?   烨生。我知道你已经结婚生子,这也许是水到渠成的自然法则,到了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可能你从未把它当成重要的事,只是照常履行,很多人都是如此。你在家庭和事业中无法获取幸福,但在很多人看来你已经很成功。只是可能终其一生,我们都遇不到一个真正合适的人留在身边。   可是遇见你之后,我知道自己有所不同,这和以往不一样。夕颜,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此时此刻,她竟不知再和他说什么。此刻她相信身边的这个男子,心如明镜般地爱着她。火光照亮的片刻,她明白他的心意。把自己交给他,享受情爱欢愉的片刻时光。   当黎明到来的时候,他就要离开。她再一次昏昏沉沉地睡去,梦到六月的大雨,把她和祖母居住的老屋冲垮。她醒来看到他留下的字条“等我回来。”   他再一次消失,没有任何音讯。   她想给他写信,却找不到可以投递的地址。她依然在写,都是些断断续续的话。   “烨生。你离开后我也走了,我想离开这座城市。我不想再等你,等待使人备受煎熬。我曾经希望自由,优雅,靠文字生存下去。真心实意地活着。后来发现无法实现。遇到你之后我希望可以和你结婚生子,按照世俗观念生活下去,也许未尝不可。可有些感情经不起烈日的灼烧。人的生活不能一帆风顺,必须受到重重阻挠。有些事善始善终,有些事无疾而终,像极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你第一次见我就知道我喜欢烟火,喜欢只有片刻光芒的事物。是的,我爱它们,和爱你一样。它们如同浮沉一梦,来到过,只是又消失了。你也是一样。”   她去了一座南方的小城,那是一个气候宜人,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绽放的城市。她和他的孩子出生,那天下午,满院子的夕颜花开放,美丽至极。她看到孩子的眼睛,就像他一样明亮动人。她没有再写信给他,新的生命出生,意味着往事就可以被埋葬。有时候她还会想起他,想起他回来时候的样子。 共 34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