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广场奇葩(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莫说广场舞就不是舞蹈了。看现在的流行趋势,广场舞不但跳出了国门,跳出了大气,跳出了健康,跳出了档次,大妈因之而上电视、上新闻、上微信比比皆是。

而且广场舞中也不泛高手、奇人,更加不少奇葩和逸事。

跳舞的人都是百花齐放,千花争艳,信手拈来几位说给大家听听吧,信不信由你了。

一、舞神

先说一位男性高龄舞者吧,大家都喊他舞神。舞神大家又称之为乐爹,从文化部门退休多年了,以前喜欢跳交际舞,现在爱上了跳广场舞。

175CM的身材,没有多余的赘肉,灵活的身体加上一直喜欢跳交际舞的他比常人接受能力强,舞姿也优美。于是,理所当然的成了梦之队惟一的男领舞者。

每当夜幕降临,梦之地的大妈队里呈现出一种特别的景观,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灵巧的挥动着手肢,扭动着腰身,一举手,一投足,韵味十足,节奏鲜明,而他身后排成长队的大妈们手忙脚乱的乱划一通,还常踩错点,有时转错向,有时同边工。鲜明的对比,让乐爹鹤立鸡群,独树一帜,格处醒目,于是乎也跳得更加来劲。

犹有一些大妈真情请乐爹当私人教练,散舞后还教上一阵子时,乐爹是满面春风,得意地摆着手:不教,不教,我不当教练,我只跳舞。

大妈们又是拖又是扯,把乐爹给留下,这个表扬乐爹的舞跳得没讲的,那个讲乐爹最会教了,动作清楚,刚柔相济,不花里胡哨好学。一碗碗的迷魂药灌得乐爹笑逐颜开,直得接下任务,再教半小时。

然后,大家又在乐爹的指点迷津中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跳的啊。

更为奇葩的是,有一位大妈平时老是学不会,只要乐爹一教定能学会,于是毛毛姐把一群反应迟钝、协调性差的大妈排在乐爹身后,大家散场之后还来一小会加餐,大妈们简直乐癫了,其学习的效果显著多了。

乐爹成了大妈心中的舞神,并因此而闻名广场舞蹈队中。每天的早餐总是有学生排队请他,以感谢乐爹教舞之恩。

二、舞仙

再讲讲奇人一个,不知姓名年龄,从外表判断此人是女性,年约三十岁以上。私下里大家称她为:醒子。(方言:弱智的意思)

每晚的广场舞是七点开始,到得早的人就在广场上散步聊天等候。各队的音响却没有闲着,队长和一些帮手在安排这些必用工具,调试音响设备,放碟试碟等准备工作,然后放上一个最流行的曲子,慢慢等待大家的到来。广场上空飘浮的旋律确能打动每一个人的心,醒子也不例外。

虽然这段时间广场上人由少到多,但奇人不少。

醒子就是其中一个,她每天按时到达广场,不隶属任何队伍,但又每支队伍她走留随意,来去自由。而每晚七点前的独舞表演让人大惑不解,她醒么?还是众人不识其真面目呢?

无论是悠扬的还是激昂的旋律,醒子她都能自如地踏上节奏,做各种她想象中的动作,有时还是高难度的动作,协调、美观、舒展、流畅,她自由的踏着广场瓷砖上雕刻的花纹,与音乐的节奏配合得天衣无缝,好似那支曲子是为她量身定做,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犹以最后的亮相动作:巴扎嘿!面带微笑,微启双眼的醒子似乎沉浸在幸福之中。做得格外到位漂亮潇洒,令人叹为观止。

谁教过她?没有!家里一天只管三餐饭。

她读过书?没有!醒子送得何海读书罗?

她学过舞?还是没有!谁会带一个这样的人做学生!问都问得醒!

她是醒子呢,不早不告诉你们了么?

记得有句话说:当上帝关上了一扇门时,却为你打开了另一页窗。醒子的父母只是没有发现她的这页窗口吧。

音乐是一门能通往任何人心灵的语言,它发自内心。它就好像是一把钥匙,能够带人前往一个无限美妙的,色彩斑斓的,内容丰富的,用心灵唤醒心灵的世界。音乐把醒子带入了这个世界,她在享受音乐带给她的快乐。愿快乐常相随于她,常相伴于她。

三、舞圣

还有一位奇人是位男性,俺们也没敢打听姓甚名谁,大家都喊他:活宝。(比醒子多一点趣味的另一种弱智者)

但他的一身超时尚前卫的奇形怪状的打扮常让人侧目而视,似乎与他的性别身材和长相相去甚远。

他并不每天都到广场来展示,但每次一来必定惹得许多人停下来观看,严重拢乱跳舞秩序。熟悉他的人讲:他呀,四十岁的人哒,除哒脑壳里进哒水,其他地方都生得好,要样子有样子,要里子有里子,要身架子有身架子,只是不清白,可惜白生了一幅好皮囊。

他有好不清白呢?

我看到过二次。一次是初春时节了吧,他居然穿着一条牛仔短裙和一件黑色紧身背心,露出健硕粗壮的身板,竟踩着一双亮晶晶的女式高跟皮鞋,合着音乐点子一扭一扭目不斜视的穿越在大妈们跳舞的队伍之中,那些自然划分的分界线就是他的T台路,从梦之队走到明星队,从明星队走到三步踩队,然后到明珠队,绕场一周,大妈们报以热烈欢迎的掌声给了他更加强烈的鼓舞,于是又从头走一遍,此次比前次更加卖力。

还有一次是秋风扫落叶的时季吧,暮秋时分天已凉了。活宝身着一套黑色的皮夹克,从右肩斜惯到左跨的金色拉链条亮晶晶,横垮在腰上的银色皮带闪烁着冷光,同样配置的皮包后面背一个,肩上一个,左右手各提一个,一双带响钉的皮靴配合着他一身的响叮当,一路走来,惊为神人远游回家,又似外星人驾到走错了路。

周游一遍后,又不慌不忙地离开。正如:他潇洒的离开,又潇洒的来。没有挥手,作别跳舞的大妈,没有带走一片音乐。

西安市到哪看癫痫长期服用苯巴比妥会对身体造成哪些危害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怎样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