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真色彩】千里奔袭走年宝,万种情思书玉则(征文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第一次重装走长线,来回整整十天。曾经想了多少次背起背包走天涯,想让豪情恣意地挥洒;曾经想像三毛那样去流浪,用心中的笔记载飘来飘去的足迹。可是,真的迈开脚步,才明白路上不仅仅是风景和浪漫,这一路,走得好辛苦好艰难!回首,真的是有风有雨也有晴,当时间悄然而逝,感觉像从梦中醒来,又仿佛很遥远,遥远得如同隔世。然而,记忆永远不会被时间和空间隔断,很多点滴随着镜头清晰地被定格在心头,看着相片,让记忆一点一点涨潮,吞没原来是这样的享受。

七月十二日,凌晨四点半,背着沉重的大包,如约从家里出发,满怀期望满心喜悦,带着无限的憧憬,义无反顾地上路。东方红广场集结完毕,车子疾驰郑州,火车站旁侧小街早餐,然后顺利上火车。车子一路向南向西,离家越来越远,离梦想越来越近。空调卧铺让旅途变得舒适,队友之间聊天让时间变得轻松闲适,隔着车窗欣赏沿途风光,还有空闲地方可以让我做自己喜欢的运动。如果不看行李架上的大包,真的会当成是一场轻松愉快的旅行了,暂时忘记了远方究竟是美景还是风雨。

因为地理知识缺乏,加上身边没有地图,所以对于沿途经过的地方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似曾相识的楼房,大山,河流,像是一幅画卷,跟着车轮慢慢地在眼前铺开,有点目不暇接,却无法捕捉住什么。很多熟悉的地名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在故事中领略过。当渐渐驶入四川境内,思维渐渐活跃,很多记忆不找边际地涌入脑海,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可如今已经征服。汉中,栈道,七出祁山等等故事给这些地方蒙上了一些感情色彩,仿佛神往了好久的朋友,虽然近在咫尺,不免有不能亲近擦肩而过的遗憾。无论是当初的金戈铁马,还是往昔的温润诗词,都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只剩下这大山满载着曾经的沧桑和繁华。车子经过广元时,车上的一位广元年轻人在为家乡做介绍,什么广元七绝了,千佛寺了等等,嘉陵江一路陪同,水势小倒也清澈,而且流得湍急。也许是在家看到的河流太少的原因,看到大河大江总会不自觉地激动。

风景不仅仅在目的地,也在路上。只是车子的飞驰让大脑跟不上眼睛的速度,一晃而过,流星样的美刹那间消失。

半梦半醒之间,隔着车窗看到又大又圆的月亮在云间穿梭,听着车轮声,想起自己身在旅途。七月十三日的早晨,揉着惺忪的睡眼贪婪的眺望窗外的风景,依然是看不厌的山和水。中午十一点左右成都站下车。心情依然和阳光一样灿烂,背着大包,走在城市的人流中,不觉得尴尬,倒觉得挺自豪。坐小三轮车,到达茶店子汽车站,沿途目不转睛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仍然找不出什么感觉。因为城市的面孔都大同小异,能引起激动的东西不多。一家小饭店午餐,卤肉面,味道不错还挺实惠,成都,并不排斥外来游客,感觉距离拉近了些。天府之国,自古富庶繁华之地,努力从记忆中寻找历史的影子,却只能掬起红尘一抔。

买不到从成都到阿坝的车票,商量包车。城市中的人往往都是生财有道,三千元的车费,中间人居然得了八百。司机的性格让人不敢恭维,给我们上演了一出骂老婆的大戏,我们虽然没有心思欣赏,却不得不等待。四川的男人难道都是如此吗,对老婆任意辱骂,老婆却不顶嘴,也不走开。

车子终于驶出了城都,灿烂的阳光中一路疾驰。经过汶川时,两山之中一条路,村落镇子都散落在路的两侧,房屋簇新,是地震之后重建的。地震的威力真大!山体仿佛都被震疏松了,到处是裸露的岩石,还有泥石流的滑落痕迹,山上的植被低矮,鲜有大树,山也没有特别的形状,我说我不喜欢这样的山。队友说是地震的结果,原来这里也是山青水秀的。行走在汶川的街道,看着安居乐业的人们,让人忘记了曾经的灾难。这里的日用品价格不菲,可能是因为从外地运来的原因吧。沿途之中没有看到当地人的庄稼地,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为生的。这里的山体不适合户外,因此整个县城寻不到户外店。

坐车的劳累被强烈的好奇心冲淡,眼睛紧紧盯着车窗,变换的风景让大脑变得兴奋,毫无遮拦,而且不停地用言辞来表达。几乎看不见太大的坡,海拔却不停地在升高,展开的画卷变得丰富而有层次感,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层峦叠嶂也渐渐入云霄,山上的植被也逐渐不同,葱绿的大树重重叠叠,也看不到泥石流滑落的痕迹了,那种沉重感荡然无存了。

一个又一个长长的隧道,黑暗对比之中,天气也用它独特的变化来迎接我们。一会儿晴光潋滟,转眼云罩山头,再一会儿就是大雨倾盆。窗外风雨变化,窗内不改对年保的痴心一片。

一条不知名的河流陪伴我们走了很久很久,应该是岷江的支流吧。因为下雨的原因,河水浑浊,但是水流却湍急,尤其是某些狭窄地方,还很有气势。沿路看到好几个发电站,大坝这边水波如镜,下边却是喑呜叱咤。有水电站的地方离居民区不远。路上不时可以看到些村庄,房子的建筑很有民族特色,楼房居多,色彩缤纷,羌族的屋顶的四角都有个类似三角形的图案,只要是相同高的的平台都有。而藏族的房屋则在屋顶边侧有很多圆形的黄色红色圈圈。散落的房屋如同珍珠,在翠绿的山坡上熠熠生辉,依然看不到庄稼地,偶然能看到大片的向日葵,但是低矮,花盘特小。还有专门的羌族寨子,和大禹治水的景点,因为赶时间,车子没有停,所以没有留下照片。好想走入少数民族的家中,看一看他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想,也许有更大的诱惑吧。

夕阳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群山的背后,空中的红晕和光彩却久久地不消散。高原的黑来得好艰难,那最后一抹光亮和云彩做着最后的告别。缠绵原来可以如此得气势恢宏。变化多姿是最独特的舞蹈,夜空是最奢华的舞台,而我,是赞叹的看客。

寂静的高原,婉转的山路,月儿如银灯,云彩肆意地招摇,抬手就可以摘得到星星,车子在飞逝,一副写意画在脑海中回放。

诗意终于不敌困倦和饥渴,十个小时的车程让人昏昏欲睡。司机的烦躁打破了所有人的梦,他只是到过阿坝县城,并没有到过久治县,更不知道我们所说的目的地隆格寺村。不知道收我们钱的中间人是如何给司机说的,司机的理解是到阿坝县城就行了,如今已经多跑了六十多公里了,要我们加钱。我们一再解释说,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隆格寺村,并不知道路途究竟有多远,回来时知道阿坝县和久治县距离七十五公里。我们的解释在司机的烦躁面前很苍白,我们同意加钱,但是司机仍然说油不够回去了,司机的脾气在他骂他老婆时,我们已经领教过了。我们出门在外不能和他计较太多,只能任他抛锚,虽然眼前一片黑暗,虽然冷到刺骨,虽然不知隆格寺村在何方。

黑暗和寒冷之中匆匆就地扎帐,瑟瑟发抖根本不解困倦,天光大亮之时,才发现昨夜身处海拔四千多米的山顶公路拐角之处,周遭没有任何避风岩石,难怪睡袋和帐篷不敌寒冷呢?顾不得手指和大脑的僵硬,顾不得饥饿的来袭,匆匆整理行囊,离开这不安全之地。

这时已经有队友开始高反,也许是大脑太过兴奋,也许是反应迟钝,我还不知高反为何物,贪婪地欣赏着路边的景致。沿着公路下走,首先惊诧于天空的蓝和云朵的白。空气新鲜纯净,身处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度,竟然觉得天变得很低很低,好像蹦一下就会融入那种令人眩晕的蓝色当中。那种透明的蓝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比海水的蓝有光泽,比宝石的蓝更辽阔,总之让人心旷神怡让人遐思无限的。

这里的云特别白,白得胜过雪,轻盈得如羽,灿烂得如花,悠然超脱,好像一种修炼的心境。没有过渡期,阳光一下子就热烈起来,感受不到风,却能看到云朵的流动,各种图案在山巅演绎,如果说是花儿,比花儿的柔媚多了些大气;如果说是各种动物,则有些太俗,不知该怎么形容那么美丽可爱的云朵。真想,飞起来,然后轻轻地落在一片云之上,跟着她飘啊飘。

公路的一侧是峡谷,溪流潺潺,很方便备餐。早餐之后,没有多久就到了隆格寺村,好大的一座村落,背靠着青山,头枕着河流,安静地对着远方的客人微笑。遥望村子,色彩缤纷,藏族房屋的色彩和寺庙的金碧辉煌在蓝天白云下光彩灼灼。路上穿着藏族服装的人络绎不绝,岔路口一条土路逆流滩河延伸到山里,正是我们要走的路。

看着远处深褐色的山峰,直插云霄,傲然如剑锋,温情如花瓣,朦胧地像是在梦中多次见过,清晰地却无法触摸,感觉近在咫尺,却让我们整整走了一天。

碧绿给山坡披上了细绒绒的厚毡,养眼醉心。高处随处可见的经幡,用风马旗独特的语言给人诉说着沧海桑田的变化,风中摇曳的虔诚不仅是一种民风民俗,花花绿绿也带来了一种神秘的美感。

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许是重负,许是高反,队友一个个都走得很疲惫,根本没有一点走南太行的节奏。当云的白变成深灰,阳光在瞬间藏起来,榆钱大的雨滴骤然而至,算是感受一下高原的气候多变。停下来的凉风瞬间带走身体的汗液,如果不添加衣服便会觉得不能忍受的冷。

雨丝时而稠密,时而稀疏,渐渐地变成了小冰雹,或者说是小雪珠子更恰当,晶莹圆润,如珍珠一样在身上滚动,好喜欢这种感觉。只是相片拍不出雪珠的样子,精灵般,消失得太快。

新买的户外雨衣,是开衫的样子,穿在身上感觉像是披了件风衣,没有忘记对着镜头得瑟了一下。路无限地延伸再延伸,前方看不到终点,后边看不到起点,仍然兴致勃勃地前行。

高反严重的队友已经坐车前行到下文措海子边上了,阳光也再次用灿烂来欢迎我们。长长的路极大地考验着我们的意志,好在除了累,我并没有其他不适。本来打算坚持走到下文措,所有的意志被一条狗摧毁了。距离下文措五公里的时候,路旁边的草地上已经有很多藏族人居住的帐篷了,一条狗冲着我狂吠,吓得我面容失色,不敢跑,只能后退再后退,队友在我身后一箭之地休息,孤立无援的我缘于对藏獒的恐惧,被惊吓出了泪水。

惊魂定下来之后,坐上车,顷刻间到了下文措。跳下车,把登山杖扔给队友,抑制不住兴奋,带着相机,急切地跑向湖边。已近黄昏,日光依旧明媚,光与影给山描了一副极美的剪影。湖面平静而碧蓝,还是想起那句古老的诗句“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水波不兴,明镜一样光亮,玉石一样温润,把所有旅途的劳累却都涤荡的一干二净。这是看到的第一个湖,心情特别激动兴奋,忍不住地咔嚓咔嚓起来,忘记了一切。

图片一直固执地认为山和水是绝美的搭配,就像一对痴心相对的恋人,山因水而有灵气,水因山而妩媚。

湖边有人穿着漂亮的衣裙在拍照,很是羡慕,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带几件漂亮的衣裙呢?有些失落,有些遗憾。如此良辰美景,竟然有寂寞袭来。那一刻,真的不快乐了。美景当配良伴,而且需要表达,需要善解人意的回应,我知道是自己那颗贪婪的爱幻想的心又在作怪了。美景在一瞬间诱发了伤感,望着草原上花朵般的帐篷,发呆。

暮色渐渐四合,徘徊在山水之间,草原之上,分不清地狱还是天堂,无助瞬间袭来,是委屈还是任性,当心情被冰冻,所有的温暖都远去,只剩下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心在颤抖。看着草原上跑来跑去的老鼠,居然很是羡慕它们,至少它们有自己的洞洞。

草原上到处是欢声笑语,夹杂着黄昏的风,恣意地飘荡。而我仿佛游离在天之外,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世界。

冻到极点,让身体置于温暖的包裹之中,心依旧冷如寒冰。一夜无眠,听风喧嚣。

下文措是徒步的起点,刚刚一个交锋,我们就被高反杀得人仰马翻,大多数队友中招,轻者头疼,食欲不振,重者呕吐,更严重者发烧。好在没有损伤元气,也没有动摇军心,就连发烧者也没有撤退的意思。明知高反处处在,仍向年保行。

这次不再轻敌,调整战略战术,为翻越垭口保存实力,于是决定雇佣牦牛驮包,一个包一天一百元。行走起来,果然轻松了很多。

此时是年保最美丽的季节,各地的驴友纷纷而至,通往山里的小路上人流络绎不绝。除了驴友,还有当地的藏民,他们的交通工具有摩托车,马和牦牛,用来给游客驮包。山路崎岖,曲折起伏,和南太行平切的路相似,不同的是两旁的灌木丛都很低。高原气候,所有的植物都很低矮,包括草坪和各种花儿,根本看不到大树。就是这样的小路,藏民骑摩托车居然得心应手,也是一奇观了。

爱上旅行,不仅仅是风景的诱惑,还想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很想走进藏民的家庭,感受一下他们的饮食起居。但是这样的愿望没能实现,只能远远地观望。所见的藏民大都身材矮小,面色粗糙黑红,包括女子和孩子,高原紫外线真的灼伤皮肤啊!不过,穿着深红色露臂衣服的僧人,倒是皮肤挺好,甚至细皮嫩肉的,没有一点损伤。

藏民挺热情的,远远地就喊“扎西德勒”。他们很多都不会说汉语,甚至听不懂汉语。徒步的时候,和藏民很少接触。等从年保景区出来,和司机接触才发现的,一个二十三的藏民小伙子送我们到久治县,还有一个年龄稍大些的送我们到成都。他们和我们沟通很难。简单的话可以,稍微复杂些,他们就会无奈地说“听不懂”,他们说听不懂的样子让人捧腹。但是,那个小伙子藏族歌曲唱得非常棒,音域宽广,音色纯美,声情并茂,原生态的那种,不说余音绕梁,到现在我还记着他的歌声,和他唱歌的那种很自信很投入的神态。

湖北的专业癫痫医院癫痫能治好么癫痫病的小发作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