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乡关何处(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多少年来,我一直想回家,一直在回家的路上找家,也一直在一个家的灯火里遥遥猜想另一个家的灯光。

回家,回到日暮苍山的家乡,回到灯火阑珊的故里,回到你身边,围着灯光,偎着你,偎着家的温暖,我想舒心的醉。然,我不能舒心,这灯光逸散太多严冬的冷,这冷又包容太多来不及苏醒和诠释的痛.......

匆匆之间,我又要离开,就像匆匆之间,我风一样而至,或来或离,给你的,都是一个太过潦草的背影。穿梭于拥挤的人流,穿越遥远又遥远思念的路,山体曲线绵延,柔情的伸向没有远方的远方,我的目光干涩,饥渴,泪水衔接雪的纯洁,滴滴串串,流淌成思念与愧疚交织的河流,在你白发如雪的额头,流淌,流淌。车站的路途那么遥远,又是那么短暂,我选择哪一辆车,走向你时不会焦躁,不会歉疚,不会这样不知所措。

我乘坐哪一种车,可以免却送别的辛酸,免却你在车窗外转身的凄凉,眼角永远擦不干的泪,转身,挥手,艰难拭泪!擦干眼角的泪,又怎能擦掉心里的不舍?

车身启动,汽笛声响,在同一个据点,同一个时空,我们相向而去,你如青松岿然不动,我如流水,温柔漫过你的脚跟,漫过你心事重重的视线,远去,再远去,那泪光,那心事,那歉疚,共同积淀了苍老、疲惫,幸福和甜蜜。

我不能够这样亘古如恒地思念你,你也不能百折不变地守望我,我的背影那样令你心疼期待。你的眼泪,那样令我不敢回眸地憔悴!乡关何处?家在灯火阑珊,家在山乡僻壤,家在爱的灯光下,家在伤的火车站?

我不能追究,我只要你紧紧抓着我的手,那样紧,那样急,然,我心酸地发现,这紧握来得太迟,这嘱咐来得太晚,这相逢,和这离别一样,来得那样令我措手不及地遗憾和伤感!

我早已是断线的风筝,早已不再是你眼中的飞燕,早已不是你心底无数次呼唤无数次牵念的那个小小女孩,早已不是。而你,却是我深藏多年的梦影,一个支撑我梦想和愿望的基点,一个遥遥不可企及的问候和想念,像流浪的风筝,找不到回家的路,寥寥落落地寻觅,转眼几十个春秋。

多少年不曾消减的猜测,没有故事里说的那样凄美,没有传说中那样的神奇,我们平静而寂寞的相逢,我们幸福而欣然的彼此凝视,我们亲切的呼唤,想补偿的太多,想追回的太多,想重新来过的太多,太多的该与不该,注定在思念和猜想里绚丽或憔悴,我们往复无法追究的凄凉和美,只是相看两不厌,仿若隔世的爱情,仿若迟到的追悔。迟到了,我们在经年的岁月里,过早地遗弃了珍贵,又在经年的往事里,过多承载了负累。而最后,我们又如此幸运地抓住了宿命的手,她用爱把我们从原本熟悉的陌生带到陌生的熟悉。

为什么我的心里,依然那样陌生,而你显然被往事和生活的琐碎,捻转辛苦地不堪重负,我又怎能再度追问,那些尘封的细碎,那些我本该追回的往昔。

这一生,我们都无法逃逸愧疚的罪,无法跨过牵念的疼,无法重塑完整的美丽回忆。?一段没有童年和青春的回忆,这回忆同样美丽了相逢的醉。一段并没有感天动地的久远重逢,依旧流淌鲜活的痛。那样久远的时光,那样久远的经历,却要岁月重新打磨,我们苍老凄美的再续,晚归的再续。

为什么,我没能在你青春最美的年月留下你的记忆,为什么,你没有在我天真烂漫的年龄,存念最温暖的回味,为什么,多少年之后再相逢,而你,已然白发苍苍,而我,青春和年少尽失,繁华不再的年月,我们只能遗憾的给彼此一个成熟持重的背影,谁斩断我们该有的过去,过去那本该幸福的拥有。家,是一束烛火就能点亮吗?家,是一声呼唤就能温暖吗?家,是一段送别就能疼痛和伤感吗?我不知道,但我温暖我疼痛我伤感过,却始终不能,对你说,对自己说。家那样温暖,又是那样陌生和遥远。你那样艰难,那样亲切,又是那样生疏和神秘。

今天,我又要踏上站台,从一个家的站台离开,抵达另一个家的站台,站台上的我,不忍回眸,你的白发在风里吹得我的心隐隐地疼,站台的另一头,你还是那样焦急的翘首,白发如雪,皱纹如我的心事,每一缕都深藏一个故事,我不想读懂,我只想深藏。明天,我又要离开,我最怕离开,最怕你看着我离开,多少次,你看着我离开,我却不能为你拭泪,而看着你转身微笑地离开,是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如果车上的是你,站台的是我,让我看着你走,给你一朵绚丽的笑,用泪水精心锤炼的笑,让你从此不在歉疚,让我从此不再难过,该是多么地好。

多少次,我不想再打电话给你,一次免却你辛苦又焦急的等候,我想等你开门时,我亦站在你面前,那将是多么惊喜的相逢,从此杜绝泪水。多少次,我不想道别,就悄悄离开,这样免却送别的孤独和疼痛!但我是你的风筝,断了线的风筝,你也要挣扎着用爱串起那千苍百孔的牵念,送我离开,给我提包,叮嘱我一路小心,领着小孙子陪我在候车室等,看着时间一点点快,你的眼神一点点慢,我的心一点点沉。

你是我的根,虽然并不曾靠近只是静静地等,虽然一开始就将我移植于一个小山村,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另一头,那根在霓虹深处烁烁生辉,我无法抗拒这光束的牵引,亦无法抗拒她辐射给我的呼唤,牵念和猜测,我怕我迟来一点,你会消失在灯火阑珊,令我再度饱尝迷失的困顿和失却的遗憾。我忍不住拨通你的电话,听你的声音,是那样温暖和放心,又是那样纠结和沉重,甚至怨恨和冷漠,各种心情交织着,后来都淡了,散了,只是你的声音像极了我的声线,一直亲切的在我耳边回旋,回旋在我无法温暖又无法冷寂的心田,每一丝空气都是爱的呼吸,家的呼吸,柔婉,清澈而甘甜。

你会安然地放心地等待我归来,你一定在拥挤的车站等车,隔窗的阳光很暖,清晨却那样寒烈,冬天的风那样不尽人意,我是你的阳光吗?是你眼角的微笑吗?是你枕边的回忆吗?“你发如雪?苍老了谁,我焚香感动了谁?”

月明如水,那是我的眼神,在天的这头,守望你的孤独,灯光如炬,那是你的心跳,在天的另一头,照耀我回家的路。?赶赴一座城,只为寻觅一扇门,离开一座城,只是为更真切的记住一些人。我始终没能在最后,喊出我的疼,喊出那两个疼了几十年,想了几十年,无数次在心里念叨了几十年的那两个亲切而沉重的字:母亲!

一条路虽不常走,一扇门虽不常开,有你的地方,到处是家,有家的地方,青苔,锈迹,车站,甚至陌生或拥挤的人流,又怎能够挡住我思念的潮水汹涌奔流,走向你,路不再遥远,心不再飘零,推开门,家就装在我的心,你的心。分离又有何妨,短暂又有何憾?

乡关何处?心路宽了,家就近了。我来了,为捡拾你青春陨落的花瓣。你来了,为弥补我儿时丢失的遗憾。

山西哪家治癫痫托吡酯治疗癫痫疗效如何西安治癫痫病哪里比较专业北京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