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军警】一片竹叶子和一阵难忘的拥吻(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1,一片竹叶子和一阵难忘的拥吻

一个阳光慵懒的午后,年幼的书卷躺在摇篮里睡着了。他的胖胖白白的嫩脸上飘了一片青青的竹叶子。这是个临时托儿所,就在吴家大院里,院角落有一小片葱茏的竹林。吴家原是个大地主,离镇上不远,也就一华里模样吧。吴家男主人在解放以后被人民政府枪毙了,其他人或出走或遣散或脱离关系,只剩下年轻貌美的小老婆和她生的俩年幼的孩子,那俩孩子长得实在不好看,她不怎么喜欢他们,但没有离开他们出走。吴家的房子有几十间,除了几小间给他们住以外,其他的早已经被政府没收派了用处了。这托儿所是因为镇上的学校在建造房子而临时搬来的。书卷现在能够记得最幼小时候自己的故事大概有两三件,这里讲的发生在这托儿所里的是其中的一件。

书卷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年代,一个特殊的家庭。那个时候生活物质极其贫乏,买什么豆腐啦猪肉啦以及人们生活中的用品和一些必需品,都要凭购物券。没有经历过的人是难以想象的。可是书卷不同,他的父亲解放初是中学毕业,参加工作早,单位效益好,工资高,每月有一百多元收入,比那些一月只有二三十元收入的人多了几倍,足够家里开销的了。他的祖上原是地方上有名望的大家族,造桥修路铺街开办学校挂牌行中医等,做了许多好事,深受普通平民的拥护。所以,尽管他们家房子同样多,解放以后评阶级成份,却评了个小手工业者(母亲是贫农)。当然这可能和书卷父亲那时参加的革命工作有关系(团支部书记、土改工作队成员等)。那样的家庭出身包括后来生活环境的不同,也就带来了书卷性格和长相等方面的特别。

所以,当书卷被送到这托儿所里来的时候,与托儿所里那些面黄肌瘦、又哭又闹的孩子完全不一样——他白白胖胖、文文静静;两只眼睛亮亮的,喜欢对着蓝天白云安静地看,或者瞧着窗外走廊对面院角落里的一小片葱茏的竹林,“唔唔”地哼着谁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曲调。托儿所里的阿姨们当然对所有的孩子都是好的,但是却特别喜欢书卷,有空时都要来抱抱他,逗逗他玩。这时的小书卷就一反往常,“格格格”地笑个不停。吴家的小老婆其实也是贫苦人家出身,娘家早就没有亲人了,她被破例留在托儿所里照顾孩子们,大家都叫她梅姨姨。梅姨姨知道自己的俩孩子不讨人喜欢,作为母亲,她在努力尽着自己的责任。实际上她非常喜欢书卷,她叫书卷“大白(米)团子”,白(米)团子是用糯白米蒸煮成饭后包上甜馅再滚上白米粉做成的一种点心,就是米团子。梅姨姨喜欢这样叫书卷并且一直这样叫他,连他的真正名字都忘记了(2002年春书卷的父亲去世,书卷悲痛万分地在古老的石子街走过时遇上已经年老了的梅姨姨,梅姨姨还是那样亲切地叫住他:“大白(米)团子,不要难过啊!人总是要去的……”)

一天中午,梅姨姨和其他的阿姨们把孩子们一个个哄睡了。有几个孩子的摇篮放在走廊里,书卷的摇篮也在走廊一端的窗下。不知道谁把几片青青的竹叶放到了窗台上,还有谁用竹叶做了一半的蜻蜓(少了一边翅膀)。一阵微风吹来,有一片叶子晃晃悠悠地飘到了书卷的脸上。书卷在睡梦中感觉到脸上痒痒的,动了一下,还痒;随后他就醒了,张开那清澈的眼睛望着四周。四周没有大人——阿姨们被召集到一起去开会去了。小书卷看到了窗台上那没有一边翅膀的青色蜻蜓,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默默地好奇地看了好长时间,然后又看看那竹叶子。慢慢地瞌睡虫又袭上来,书卷正准备闭眼睡觉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女人。随后,让年幼的书卷不明白的事情就在下面的时间里发生了。虽然和后来在书卷身上发生的其他事情相比算不得什么大事情,但在以后的时间里,只要知道这事情的人见到书卷及其他的家里人,就常常会被提起,也让书卷永远难忘。

在书卷看那竹叶子和竹蜻蜓的时候,从院墙的小侧门里溜进了一个叫阿桂的女人,那个女人很有姿色,可是品行不太好。她经常趁别人不注意时溜进托儿所食堂去偷拿东西,有时被人发现了,就说是来看自己的孩子的。由于当时托儿所管理上有漏洞,加上她有亲戚在镇机关工作,人们也奈何她不得。这次阿桂进来以后见没有大人在,依然去食堂偷了些东西放在包袱里,然后顺便进后面幼儿们呆的屋子看看自己的儿子,见儿子香甜地睡着,就和平常一样准备出去。阿桂路过走廊中书卷的摇篮边时,停了下来,她看到了无声无息地望着她的小书卷,愣了那么几秒钟。这阿桂平常非常讨厌书卷,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书卷长得白白胖胖、文文静静,讨人喜爱,阿姨们最喜欢抱他——而阿桂的儿子皮肤黑,脸上的五官不匀称,又爱哭闹,不好哄,阿姨们都有点不喜欢他;或许阿桂以为阿姨们都在背后偷偷地给书卷吃好的,给她的儿子吃不好的;或许她妒忌小书卷的父母家庭……反正阿桂是不喜欢小书卷。其实,书卷不喜欢吃肉类食品阿姨们是都知道的,他长得白白胖胖、文文静静完全和托儿所及其食品的多少好坏没有关系。书卷父母在送他进托儿所时已经是这样了,这可能只是和他家庭的教养方法及因子遗传等原因有关系。况且,直到成人书卷都是不喜欢吃各种肉类食品,他越长越成让不少人喜欢的“苗条型”男子。可是,那阿桂反正当时就是认准托儿所的阿姨们一定给书卷多吃了比如肥肉之类的东西,恨死他了。阿桂把自己的儿子长得不好看不惹人喜爱也都归罪于小书卷;她虽然在心里咒骂过他,可以前一直不敢对书卷怎么样——大概知道书卷的父母受人尊敬,不好随便得罪。可是这次不知道阿桂是恨昏了头还是心里原来就在谋划怎么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或者是因为看到小书卷那明亮的眼睛望着了她,她的心里就突然生出了一个小小的恶毒的念头(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阿桂还没有“恶毒”到过分地去伤害无辜的小书卷,她也不敢。事后推断她可能只是想吓唬和伤害他一下,莫名其妙地替自己出口恶气)。

阿桂就那样脸上挂着一种莫名的笑,先看看四周,没有什么人;然后依然微笑着迅速弯下身去,轻轻捡起书卷脸蛋边的那张竹叶子。竹叶子的柄细而硬,对大人们来说是算不了什么,可是对于一个躺在摇篮里的孩子的脸蛋,就不是那么回事情了。不知道自己马上要吃苦头的小书卷注视着阿桂的举动。阿桂把竹叶子的柄毫不迟疑地对准书卷的脸蛋用力戳下去,她的脸上依然挂着笑。书卷惊呆了,先是一声不吭地继续看着阿桂的脸;继而感觉到脸上的疼痛,张了张嘴巴,想哭,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哭出来。那阿桂见书卷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她恨恨地丢了竹叶子,又在他的脸上拧了一把。不知道为什么书卷还是没有哭出声来,他依然惊诧地望着阿桂,两边脸上明显地一红一紫。那阿桂这才站直身体,准备离开。她大概还感到不解气,临走时狠狠地踢了一下摇篮,然后就转身笃悠悠地走向院子侧门。

阿桂大概没有想到的是,她那一脚把摇篮踢翻了,可怜的小书卷被翻倒地上。“哇——”一声清脆响亮的哭声瞬间传遍托儿所,书卷是再也忍不住这莫名其妙的欺负,委屈地放声大哭。很快,在前面开会的托儿所的阿姨们纷纷赶过来,首先到的是梅姨姨——她一听到哭声就知道是“大白(米)团子”,“大白(米)团子”是从不随便哭闹的呀!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果然,跑得快的梅姨姨在侧门边迎住了阿桂,并且一把揪住了阿桂,俩人在那里马上撕打起来。那阿桂自然被阿姨们制服住了。而巧的是,书卷的父亲也在这时到托儿所找人办事情,母亲也到托儿所来看看书卷。他们听说了这事情,气愤极了,心疼地抱住书卷检查他脸上的伤痕,他们轮流拥抱住他,吻他的小脸蛋——还好,用竹叶子柄戳的那地方碎了极小一点皮肤,流了极少的几滴血。也怪,在父母的轮流拥吻下,小书卷马上不哭了,挂着泪珠的明亮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大人们的愤怒,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是在他的身上似的。其实,在书卷年幼的心里,那一片竹叶子的故事和那阵父母的拥吻,已经让他永远难以忘怀了!

(后来,梅姨姨告诉“大白(米)团子”书卷的父母,那可恶的阿桂在托儿所全体阿姨会议上作了检讨;当然,阿桂也向书卷的父母作了赔礼道歉)

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武汉那个医院治癫痫郑州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有哪些太原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