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今冬无雪(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唯美句子

入冬以来,没能看到一场雪。盼着会在过年的时候能下场大雪,这样会为春节增加一点年味,而这种味道是什么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只可惜直到初除夕、初一都是没有一点悬念的晴天,阳光直白得有点刺眼,长久的好天气,阳光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视,很通透的感觉,很倦怠的感觉,如果不是山寒水瘦,如果不是身着棉衣,会让人觉得这不是冬天。晴朗的天空已经压不住大地浮游起的烟尘,随着人们的喧嚣、年节炮仗炸出的灰尘也在空气中游移,马路上的汽车声嘶力竭地倾吐着无奈。

腊月二十五早晨起来,天气是阴着的,似乎云层很厚,原本以为会为这枯寒的冬天带来一点色彩和惊喜,但就是这样阴沉的天气也没有持续太久,酝酿来酝酿去,让我们看到的依然是太阳熟悉的笑脸。我多次自言自语地说:“北方不下雪的冬天,真不像冬天的样子。”妻子说:“该管的你不管,管不了的事,还是就别管了吧!想想看还需置办什么样的年货,为孩子们买什么样的新衣,需不需要再交点水电费,家里的好几处拐角的地板还没擦干净,忘了买块生姜……这些都是很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每天站在窗前,看着红红的太阳,等着下雪,有你这样的吗?”也是,天何时下雪,是由不得人的。但我还是认为,不管人们如何努力地置办年货,如何不远千里回家过年,如何使劲地燃放烟花炮竹,如何把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如果不下点雪,人为制造的春节也会让人索然无味,凭空增添一些疲惫和喧闹罢了。但是我知道这样等着也是等着,老天爷不会因了我的痴情而感动而恩赐一场漫天飞舞的白色精灵的,空气中的灰尘我也奈何不得,山岭河谷的颜色也不能由自己肆意涂抹,没有扫“天下”的能力和本领,百十平方米的屋子清扫干净还不会是太难的事情吧。

初二下午,太阳的脸干红干红的,是在尴尬吗?然后就钻入云层,天际多了一些懒散的云彩,天空灰蒙蒙的,不知是雾霭还是因地球的干燥和闹腾荡起的灰尘。不管如何,人常说:日落云里走,雨到半夜吼。这样一想,真觉得好像有了点要下雨雪的前奏似的,周身也感觉清爽了一些。晚上看完《星光大道》总决赛,打开窗户看看,不见一丝星光,夜黑漆漆的有点沉重的感觉,仿佛要承载不动雪的重负,随时都会有雪花飘洒而下。还是让他们好好纠结着吧,等着是真的没有一点用处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看到雪花在纷纷扬扬地下着,我站在雪地上,仰天而视,竟然全然不觉寒冷,暖暖的空气,暖暖的雪花洁白如玉,轻盈如跃动着的精灵,很快四周便成为银白的世界,没有一点污浊和沉渣,我躺在雪地上翻滚着、欢呼着。“嗨、嗨、嗨,干什么呢?”妻子用力推醒了我。“下雪了,好大的雪!”“有病!”妻子说完又翻转身睡去。

第二天早早起来,天色依旧还是灰蒙蒙的,似乎云层很厚,看看地上还是没有半点雪花的影子,心中难免有些失落的感觉。吃过早饭,几声炮竹声过后,似乎那些黑的云彩也很胆小的样子,竟然故作镇定地慢慢腾腾地散了开去,太阳又瞪圆了眼睛,天空的灰尘和雾霭又厚重了许多,街上的汽车还在不停地奔跑着,呼呼地放着屁,以毒攻毒,炮仗依旧不时地在炸响,沉闷而感觉不到一丝的快意。人们似乎已经习惯和无奈于这种异常的情况,就好像已经习惯了做官的就应该高高在上坐轿子,一般人就应该汗流浃背地抬轿子,当官的就应该灯红酒绿,大鱼大肉,杯盘狼藉,一般老百姓就应该在夹缝中苟延残喘,瞪着血红的眼或仇视,或仰视,或溜须,或像阿Q一样对着人家的后背唾点口水,那些支撑出高大身影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获得的,即使你无论怎样的觉得高大也高大不起来,即使你觉得怎样渺小的人也低矮不下去。这样就自然地形成了两个群体,“富贵者”生活得风生水起,得意洋洋;“卑贱者”气喘吁吁,醋意十足,郁郁寡欢,人穷气短。其实说到底,好多普通人的不开心都是自找的,如今大部分的人,已经衣食无忧,如果老是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就会全然失去作为普通人的许多乐趣,就像冬天不下雪一样,下与不下,这更是普通人做不了主的事,何苦这样耿耿于怀呢?可能真的是杞人忧天,自找烦恼。

往年冬天经常下雪,满世界的银装素裹,感觉好是好点,可会三天两头地组织人们刮雪扫街,道路堵塞,交通事故频发。说到底还是应该怪老天爷,要么像爱哭的小姑娘,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只要脸儿一阴,泪就会流起来不停;要么就长久地干瞪着眼睛,无论人们怎样盼着,也不会挤一滴那怕是鳄鱼的眼泪。人们常说:老天爷睁着眼呢。事实上,老天爷是最没有长眼的东西,他更是随着自己的性情而任意胡为的家伙,他想不下雪,就可以一个冬天的不下、他想往哪里下就往哪里下,他可以让这个地方土地龟裂、庄稼颗粒无收;也可以让那个地方洪水滔滔,泛滥成灾。可谁又能奈何得了呢?凡是高高在上的东西,无论他们怎样去做,平头百姓只能有怨尤,大多数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徒唤奈何!

初四的天气预报说初五、初六会有雨雪天气,但看着万里晴空,暖暖的阳光,谁会相信一两天就能雨雪霏霏呢?天有不测风云,但初五起来天空异常晴朗,看来昨天的预测还是很准的,只是天气预报出了点问题。等到下午,好像又在玩着几天前的伎俩,阴云覆盖四野、灰沉沉的,谁能知道他是要来真格的,还是在故伎重演呢?但愿老天爷不要再装腔作势,但愿人们能少放点礼花和“二踢脚”,让人们还算爱着的、也还在爱着人们的老天爷好好酝酿酝酿感情,然后情不自禁地来一场孟姜女般的酣畅……

原本是一厢情愿的这样写着的,看着身后的天空越来越深沉的样子,不时仍能听到“二踢脚”的炸响,但这次的老天爷好像已经拿定主意,依旧阴沉沉的,不管人们是悲是喜,他看来是决定真的要抹眼泪了。回头站起来看看窗外,地下已经白茫茫的一片,这惊喜竟然会在静悄悄的不声不响中就已经降临!

二踢脚还在炸响,这次听着为什么感觉会这样的悦耳?这应该是真正庆贺的礼炮吗?这不,拉着小孩在路上走着的妇女,虽然小心翼翼,但还是给滑倒了,身躯倒地,笑声却抛向天空……

我站在窗前,拉开窗户,一股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深深吸一口气,沁人心脾,顿时让人神清气爽,这是一种真正冬的气息,是一种久违了的盼望着的年味,虽然迟了一点,但人世间十全十美的事能有多少呢?更多的只是残缺的美和有缺憾的美!

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重庆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河北有好癫痫病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