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十字路口(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早晨刚刚起床,还在倦意中没缓过来,母亲就在几千里之外的老家打来电话,并且急切地说:“李梅,你放下手头一切工作,今天务必要起程赶回家来,家里的事情你不回来解决不了,快把我和爸爸急死了啊……”

一听母亲急切的声音,知道家里是发生了急事,否则母亲不会这么急催我,经再三追问,母亲才在电话里埋怨说:“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事情,就是你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弟弟,和人家女朋友谈了那么多年恋爱,你也知道,他们的感情是那么好,可现在二人情感莫名其妙地起了涟漪,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弟弟为了躲避人家,已经在省城回来好几天了,他很快就要回去,你赶快回来做做他思想工作,我们说的话你弟弟根本不相信啊……”

弟弟李奇和我是双胞胎,也或许是由于这方面的原因,弟弟从小就听我的话,每逢父母拿弟弟没办法时就说:“你姐姐说让你这么做的……”说来也怪,无论大事小情,父母只要搬出我来压他,弟弟都会乖乖地照办,从小到大一直如此,虽弟弟如今已二十六岁了,但只要我说了的话,他还从没有一次拂过我的面子。

放下母亲的电话,心里忐忑不安地想着,猜想弟弟可能是有了情况,否则谈了几年的情感,怎么会说不行就不行了啊?心里想着打车直奔火车站,然后登上开往家乡的火车,一路心急如焚地直奔地处某县山区的家乡——小李村。

坐进火车之后,由于回家的心情迫切,便感觉火车速度慢的犹如爬行一般,心里恨不得插翅飞回家去。这么迫切回家除弟弟的事情之外,自己毕竟也已经三年没回家了,此刻心里好生想念年迈的父母。

在座席上方的喇叭里,播放着某大牌歌星那首非常流行的摇滚乐,我喜欢摇滚乐,特别喜欢这位歌星唱的这首歌,每次在电视里欣赏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融入进旋律里互动着。

而今天听起此歌来,心里却感到是那么的刺耳,听着简直就如同超分贝的噪音一样,令我产生出一种烦躁的情绪,抬头看了看车厢上方的喇叭,只好无奈地把头探出车窗外去。

车窗外桃红柳绿,路旁一片片青纱帐,还有漫山遍野的山花,咪哞乱叫的牛羊……一路风景也无心欣赏,随着火车隆隆的响声,思绪把我拉入了对弟弟和他女朋友之间的回忆之中去了。

父母一辈子只生了我们姐弟二人,而我们俩成年之后却谁也不愿意窝在家乡小山沟里,还是早在六年之前,我们姐弟俩便相继离开了父母,我去了南方一个同学那里,弟弟也于半年后在省城找到了工作,所以家里扔下了孤苦伶仃年迈的父母,二老虽心里想念我们姐弟,却是没有能力把我们召回来,只好寂寞孤独、也万般无奈地苦度晚年。

在四年前冬天的一个中午,记得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一,也就是过小年的前两天,在省城工作的弟弟打来电话说:“姐姐,今年过春节咱们都早点回小李村吧,我已经做出决定,在过小年的那天,也就是后天,我会在省城赶回家陪爸妈,今年你也一定要赶回来啊,回来时我会让你看到一份意外的惊喜……”

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心里也很想念爸妈,马上在电话里答应了弟弟,告诉他过小年那天一定赶回家。于是下午就向公司请了长假,立即着手安排回家的事情。

经过火车一天一夜的颠簸,在过小年那天下午三点多时,我已经坐在母亲早就烧得热炕头上了。

车窗外呼呼作响的风声吹得我感到有些不适,于是把头抽回车厢里,眼神却依然凝视着铁路旁一排排稻田渐渐远去,在思绪里又闪出那天走进家门时的画面。

那天在县里下了火车之后,又两次转乘汽车才匆匆赶回到小李村,随着院子那扇铁大门吱嘎一响,在我推开大门的同时,只见在屋里如小跑般依次走出弟弟、爸爸、妈妈,后面还跟着一位落落大方的妙龄女郎。

弟弟见我眼睛盯着女郎看,便开玩笑地看着我说:“姐姐,电话里我不是说让你看到一份惊喜吗?这就是我说的那份惊喜,我的女朋友——小芳……”

弟弟说着,顺手指了指跟妈妈身后那位一脸笑容的姑娘,继而看了我一眼对小芳说:“这是咱姐姐,仅比我大半个小时的姐姐……”

小芳则不理弟弟,她撇开妈妈快步来到我身边,在顺手接过我旅行包的同时,嘴里甜甜地喊了我一声姐姐,只那一声姐姐,顿时就把我叫的心花怒放,马上双手握住她双肩说:“别动,让我仔细看看,你长得咋这么俊啊?我弟弟的艳福可绝对是不浅啊……”

“姐姐真会奉承人,把我说的都不好意思了……”小芳说着,略显羞涩地低下了头。

接下来的日子,从腊月二十三到年后的初六,在离开小李村之前的日子里,我一直都是与小芳朝夕相处、乃至同塌而眠,惹得弟弟说我和他争夺小芳。在十几天与小芳相处的时间里,了解到小芳和弟弟是同一单位,二人谈恋爱已经一年有余了。

那次分手之后,就时而也打电话和小芳联系一番,了解到她和弟弟的关系一直发展很好,可谁知现在怎么突然之间就掀起涟漪来了啊。

当我风尘仆仆地迈进家门时,家里已经没有了上次迎接我的那种欢快场面,只有妈妈听见大门响时步履蹒跚地走出门去探望,一见到是我便立即回头喊:“李奇,你姐姐回来了……”

弟弟听见妈妈喊声,才好像不情愿似地在屋子里缓缓走出,脸上没有一丝喜悦,相反却挂着难以隐藏的忧郁表情,看着我很无奈地喊了一声姐姐,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因这次回来既不是年节,也没有别的喜庆之事,是专门回来为解决弟弟的事情,这一点大家各自都知道,所以每个人心情都很沉重,进屋略缓了一会之后我看着弟弟说:“妈妈把我在几千里地外叫回来,说你情感方面遇见了红灯,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点也不要隐瞒都说出来给姐姐听听,我帮你分析一下,给你出个点子,或许会起到四两拨千斤指点迷津的作用……”

弟弟看了爸爸妈妈一眼和我说:“姐姐,走,咱们到客厅谈去,爸爸已经把我臭骂了一天多了,他们在这我没有心情……”

于是我和弟弟去了客厅,坐下后弟弟向我说出了下面的事情:

“在八个月前,我受单位派遣去某地同行业学习,在那里认识了一位蓝翎姑娘,在我感觉中、不,是在我心里,蓝翎无论工作能力、待人接物、及长相、性格……方方面面都在小芳之上,我在半年学习期间里,或许是因与蓝翎朝夕相处的缘故,使我情感砝码偏向了蓝翎……

但是,姐姐我也知道,我和蓝翎走到一起会有很大难度,因我不可能放弃省城的工作去蓝翎那里,而蓝翎亦是如此,也不可能随我来省城,就在我处于困惑之中时,却到了学习结束的日子,我无奈之下便回了省城。

在我决定和蓝翎相处时,便毫不隐瞒地把我与蓝翎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小芳,因我不想对她阳奉阴违,毕竟我们自由恋爱谈了好几年。在与蓝翎相处的半年时间里,我和小芳中断了相处几年的恋爱关系,我一次也没有藕断丝连地联系她过,小芳亦是如此,她既没有责怪我,也没有打电话纠缠……

可是在我回到省城后不久,情况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有一天我意外地接到小芳的电话,她说有事情要找我面谈,我竟然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她,哪知当我们这一见面时,情况就彻底发生了改变。

或许是和小芳几年相处情感太深之故,也或许是我因离开蓝翎情感断档之因,当我一见到小芳时,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感顿时在我心底涌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小芳,就张开双臂去拥抱她……

而小芳也是满面绯红,手里的挎包一扔,一下子就扑进我张开双臂的怀里,那时正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我们都感到对方的身体在颤抖,在一番紧紧拥抱之后,我们情感都得到了升华,各自都已根本无法驾驭自己,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打破了我们谈恋爱几年来恪守的诺言,我们在冲动之下摘了未婚的禁果。

事毕小芳腼腆地说:“李奇,这事我不怪你,真的,我一点也不怪你,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如果因这次事情导致我怀孕的话,你如果愿意和我结婚更好,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你依然可以放弃我去选择蓝翎,孩子我会生下来自己养着,因为这是你的孩子,是我和自己喜欢的男人生的结晶,所以我不会刁难你,更不会向你索取分文育儿费……

哪知事情就这么凑巧,一个月多后小芳打来电话和我说:‘李奇,我可能是真的怀孕了,因我向来很规律的月经,这次到了该来的日子却迟迟没来,你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无奈之下只好陪小芳去了医院,检查结果一出来我顿时就傻眼了,因我看到化验单上明显地画着一个+号,结论语写着阳性二字。

小芳倒是不感到吃惊,相反有一种喜不自胜的样子,一下子就搂住了我脖子,也不管医院走廊里那么多人,在我脸上使劲地吧嗒亲了一口。

走出医院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小芳是不是早就有预谋的啊?她是不是算计好了日期?否则为什么单单那天打电话找我啊?为什么只那么一次就可以导致她怀孕啊?她是不是以为有了孩子就可以要挟我?是不是想以此来迫使我和蓝翎断绝关系……

一连串的问题在心里涌动,于是看着小芳直言不讳地说:‘小芳,你是不是早就有预谋啊?是不是想以孩子做筹码来要挟我?那样你可就错打了算盘,我是不会屈服的……’

哪知小芳却笑着说:‘李奇,我们俩谈了几年的恋爱,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种人吗?会要挟自己喜欢的人吗?我坦白地告诉你,想与你生个孩子是我发自心底的愿望,自你和我分手后我也曾痛苦过,这种愿望在心里已经破灭了,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那天打电话找你是因我要做一个重大决定,我想放弃现在的工作离开这里,因我难以接受天天看到你而无法得到你的事实,我的这个决定对与否,我自己在心里却是拿不定主意,你虽然和我分手了,但在心里你却一直是我的主心骨,所以我想听听你的见解,哪知咱们见面后事情还没谈,就意想不到地发生了那件事啊。那件事发生是完全出乎我预料的,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心里从没有想过怎么去算计你,不过发生了这件事我倒是蛮高兴的,所以我当时才和你说了那些肺腑之言……’

听小芳如此一说,我不好再责怪她什么,谁让自己当时情感冲动了啊。想让小芳做掉孩子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虽心里有让她做掉孩子的想法,面对眼前一脸喜悦之情的小芳,我怎么也无法说出让她做掉孩子的话来。

但是,我心里却是放不下蓝翎,所以在心里矛盾着,我感觉简直就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一边是黄河、一边是渭水,姐姐,我现在真是取舍难分啊,所以才请假回家想躲几天清静……

使我想不到的是,小芳把她怀孕的消息,我们在医院分开的当天就打电话告诉了妈妈,我刚一回到家里,妈妈就喜形于色地告诉我,说小芳告诉她怀孕了,还和我商量何时举办婚礼,及安排买楼等事宜。

我心里烦着呢,哪有心思谈结婚和买楼啊,可是妈妈却不厌其烦地一个劲和我说起来没完,没办法了我才把实情告诉了妈妈。

哪知妈妈一听就急了,当即就喊来爸爸,二人直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就打电话召回了你。”

听完弟弟这番话,在心里也泛起微澜,明白弟弟在人生路上遇到三岔路口,此刻到了该做出选择之时,选择的对与错将决定着他人生祸福,也会影响到他一生的命运。

沉思了一会对弟弟说:“李奇,你已经不是小孩了,也无需姐姐再装大在你面前说三道四了,不过姐姐还是要说几句。知道当事者迷这句话吗?你也许目前就是处于这种状态,故此你现在不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决定来,姐姐是局外人,在你这件事上应该说会比你看得清楚一些,对你这件事我给出两点意见:一、你应该放弃蓝翎,虽然我知道你心里对蓝翎的砝码会比小芳重一点,但你和小芳毕竟是谈了好几年恋爱,你们相互了解,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何况小芳是那么爱你,有一句名言你知道不?在爱你的人与你爱的人之间进行选择时,要选择爱你的人,因为爱你的人才会对你无微不至地关怀……何况小芳还怀了你的孩子,就算人家小芳不责怪你,对你没有丝毫怨言与怨恨,起码你应该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吧?应该负起你做父亲的责任吧。二、如果你在心里感到对蓝翎实在放不下,那么你也不要匆忙做出决定,太草率了是要付出代价的,反正小芳又不逼迫你和她结婚,你可以冷静地考虑一个时期,然后看看自己思想会有什么改变,起码要半年之后才可做决定,这就是姐姐给你的两点意见,虽然向来你都很听姐姐的话,但在这种决定人生的大事上,姐姐只能给出你意见,拍板决定的主意还需要你自己拿……”

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见弟弟默默无语,便果断地离开客厅去了妈妈屋里,把刚才和弟弟谈话的过程如实地告诉了父母,同时也不让他们横加干涉弟弟,以免由于他们干涉左右了弟弟情绪,那样会导致他做出错误的抉择。

两天后,我和弟弟同时离开了家乡小李村,离开了老泪纵横的爸爸、妈妈,弟弟回了省城,我则回了南方。

一个月后给弟弟打电话:“李奇,怎么样了?情感的波涛还在冲击你吗?你不会掉进情感漩涡里挣扎不出来了吧……”

李奇在电话里低沉地说:“姐姐,你没有身陷在庐山之中,哪会知其中之苦啊,如果那么容易就会挣脱出来的话,弟弟我还会这么痛苦吗?情网一词何来你知道吗?弟弟的情感这次被网的很深,看来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挣脱这张网,但是请姐姐放心,同时你也应相信弟弟,我将来会做出一个明确抉择的……”

放下弟弟的电话,思绪里全是弟弟和小芳的影子晃动着,但偶尔还穿插进一个女孩模糊的身影,她一会是长发披肩、一会是秀发波浪,时而向我微笑致意,时而对我怒目而视……

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思绪里这个模糊身影的女孩,是我在心里给蓝翎勾画出来的模样。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哈尔滨哪里能治小儿癫痫怎么治疗羊癫疯好呢武汉市治疗羊癫疯专业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