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植物(外一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青春幻想

(一)薄荷

一个人。古镇。流火的黄昏。

坐在信江河湖畔,点了一碟田螺。信江河水静静地流淌着,辛弃疾魁伟的雕像背对着我。辛公的雕像永远都是面向着北方,据说当初设计者的初衷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却不曾想,徒然把辛公的背影留给了古镇。也罢,黯然销魂的总是浮光一刹那间。

矮胖的女服务员端上我的田螺。田螺的泥腥味夹杂着淡淡的薄荷香扑面而来,老家人习惯在家门屋后莳植薄荷。薄荷,没有织锦繁华,也没有裂帛之痛,有的只是素素然的绿叶。几片苍绿的叶子,不开花,仅仅蔓延跌宕着一片苍翠的绿意。关于薄荷有太多的传说。相传冥界之神普尔多钟情于精灵曼茜,他的太太在嫉妒之下,把曼茜变成了一棵草。岂料,这草越践踏,越是散发出无以伦比的清香。薄荷,像一位郁郁不得志的男子,秋衫薄凉,即便是寂寞的,也有着不动声色的清寂之美。他迷恋着四季,在所有的长风浩荡中,他近乎无耻地吞噬着和释放着浓郁的爱意。

初见薄荷,是在朋友的院子里。

它们蹲在院墙下,一点都不张扬地吞吐着绿意。一大片的苍绿,透着深深的古意。仿若自远古以来,它们的绿就是苍茫和潮湿。这种潮湿和苍茫,一下子就把人的心染绿了,湿润着。而湿润的温度,足以在须臾间将自己化作一棵薄荷,在向晚的黄昏里,展示着内心的寂寞和欢喜。

闻着薄荷,就想起辛弃疾的一生。辛公叱咤风云半生,无奈,丹心一片付诸流水。晚年,他遭遇弹劾,隐居山水之中,写下了一段欲说还休的千古篇章。或许,上天早已预知,辛公的一枝狼毫,注定会在文化历史的长卷上,烧得狼烟四起。

也记得秋天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去辛公的故居瞻仰。在寒山瘦水中,繁华褪尽,唯剩下残垣断壁。我们唏嘘不已。突然,一股薄荷的清香扑鼻而来。我们循着香气,几棵薄荷草从倾圯墙壁的罅隙中,一意孤行地,顽强地活着自己的样子。寂寞空庭春欲晚,寂寞的也是最彻骨的。我与薄荷再次劈面相遇,再次地,被它击中要害。

今年的春天,我从楼下的邻居家移植了一棵薄荷在阳台,不管我喜欢不喜欢,薄荷都兀自地长出第一片嫩叶,尔后,是第二片叶子冒出枝头,最后,叶子盖住了小小的花钵,暗合了谁的心事一般。

我举著,心被薄荷拧出了一滴苍翠,在时光的某个时段中,衣袂翩翩,翩如惊鸿,却已然倾城。

(二)芦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指鹿为马,想当然地把老家随处可见的寒芒当做了古代诗人笔下萧萧的芦荻。芦荻多生于低湿地或浅水,属于水生或是湿地禾本科植物。寒芒恰似喜好涂抹脂粉的女子,聚集在高高的山坡上,等着人们的赞誉与热爱。芦荻仿若一位历经繁华后华丽转身的女子,知道风声鹤唳的岁月已去了,她不会“为赋新词强说愁”,也不会大肆张扬自己。她默默地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遗余力地,暗暗地绽放着自己,以一苇姿态摇曳于秋天里。

第一次看到芦荻,是在鄱阳湖。信江之水一路西行,浩浩荡荡地汇入鄱阳湖。我们到达鄱阳湖畔的时候,正是早晨六点多钟,雾气弥漫在湖面,对岸的景色朦朦胧胧地像个野兽匍匐着。浩渺的湖面,一层层云烟袅绕,空气中湿漉漉的,带着一些鱼腥和湖水的咸味。火红的日出渐渐地冲破了雾气,跃出湖面。顿时,天地一派清明,而鄱阳湖更显得浩瀚了。天连着水,水连着天,分不清哪里是界限。人群中,有人惊呼:“看,芦荻。”可不是吗?一株株芦荻依傍着鄱阳湖,这寂寞而绝色的芦荻,簇拥在一起,悄然在秋风中绽放,以最倾城的姿态绽放在寂寞的秋天。清冷的湖风过来了,芦荻愈发地翩翩舞蹈着。

数十棵数百棵,抑或是更多,密密匝匝的,所有的芦荻在湖畔形成了一个方阵,势如破竹地,刹那间席卷了整个鄱阳湖。绿色的枝干,横逸斜出的叶子,它们似乎是独立的,每一棵芦荻都有着自己的风情;它们又似乎紧紧地靠在一起,抵抗着秋夜的薄凉。它们左等右等,望穿秋水,等来的却是孤注一掷地绽放。这一点多么像我们的人生,穷尽所有的岁月,等待的结果总是与我们梦想迥然不同。万籁在心中,俱是萧萧啊。

也记得唱着《在水一方》的邓丽君,这个一生都为了唱歌而生的女人,她不停地唱着,千转百回中,她唯独唱忘了自己。等到她想起自己的时候,却是去时陌上花似锦,岁月忽已晚。她最终化作了一株芦荻,在寂寞中一人老去,一人走进了怀念自己的歌声里。

在古人离别的诗词中,都离不了芦荻的烘托。曲终人散了,黄昏的光线打在芦荻上,透着一些金属厚重感,说不尽的苍凉。来也萧萧,去也萧萧。而芦荻的惆怅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有过往的船只,低低地掠过了芦荻潮湿的心。秋雨斜斜地,飘落在芦荻有了秋的深意枝干上,她们淡然的在寂无一人的湖畔,翩跹着,低回婉转。

芦荻,她拼却了一生,在秋日中,凋落成一世的倾城。如果这一生硬要让我选择以一棵植物的姿态活着,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做一棵芦荻,在秋水寒冷中,饱含着一颗素心等待着,等待着……

等待着一个同样有素心的人,不远也不近,不冷亦不热,站在那个人必经的路旁。

雾起时,拥我入怀。

雾散时,便是一生。

(三)素心百合

百合是晚花,养在深闺中,等待着所有的花凋零了,她才崭露自己素素的清幽之心。百合像一个素衣女子,而且绝对是一个像卓文君的那样的女子,抛却繁华,流落于深巷,布衣粗茶地守着自己的岁月。在幽微的时光里,百合迎着薄凉的风,安静地开了。不倾国,亦不倾城,却倾其所有,珠含玉落地潋滟着无以伦比的暗香。

我不太喜欢玫瑰,玫瑰过于娇艳,太张扬。每次去花店,总喜欢挑几枝百合。把它插进玻璃瓶,放入一点清水养着。素素的花朵,隐隐地,像是自己前生埋下的伏笔,不早不晚地让我遇见了它。

雨天的时候,闻着百合淡淡的气息,我蜷缩在沙发上看《金粉世家》。冷清秋与金燕西两个一起躺在向日葵花丛间,金燕西对冷清秋说:“我说应该及时行乐……其实,我们应该像向日葵,永远向着太阳。”冷清秋回答道:“那要是没有太阳呢?如果是雨天呢?我还是喜欢百合花,可以独自在角落里,一人静静地开放,静静地死去。”看到这里,我的心不禁微微地疼。一个是未经世事的纨绔子弟,一个是不谙世事的清丽佳人,两人因一见钟情,义无反顾地结合。可惜的是两人始终都像两列不同轨道的火车,越偏离越远。最后落了个“燕子西去清秋冷”。葡萄架上的百合和没有阳光的向日葵一样,只能枯萎颓败。繁华不再了,爱情远去了,冷清秋安之若素地穿梭在市井里,以卖字画为生。所有的长风浩荡都化作了最平常的烟火,百合花泛着冷银的素色,幽寂而深远。

犹记得老家的后山生长着一片百合花。春天来的时候,父亲带着我刨开潮湿的泥土,挖一两株百合的根回家移植在院子里。我翘首以盼,等着它开花。可是春天来了,所有的花都露完了锋芒,它依旧不动声色。夏天的池中央,荷花也绽放出了胭脂,百合依然一意孤行地不见花苞。等着等着,我渐渐地差点忘记院中还栽着百合。深秋的一个早上,母亲推开院门,惊讶地发现百合在院墙下默默地开放了。母亲抑制不住欣喜,叫唤着我们。我站在百合旁边细细地大量,袅袅婷婷的花朵,卓尔不群,自顾自地舒展着花瓣,素色的花朵,不喧哗,不奢华,却是简单地直逼人的心底。

百合喜欢低眉。能低眉到尘埃中的,必定也是最懂得的。张爱玲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或许百合在历经风和雨的洗涤,素年锦时皆隐密在那低头的一抹。繁华与清幽,两两相忘。低眉也是最靠近了自己的内心,把那些端倪万千都化作素心一颗,在精神灵魂的深层处散发芬芳。

有朋友从山里给我寄来了百合磨成的粉,她知道我熬夜容易上火。隔着电话,她再三叮嘱我,百合粉去火,一定要记得用水常泡着喝。嗓子干的时候,我泡百合喝。水和百合粉交融在一起,一点点地在我的心底荡漾开来,一波又一波。管它世界如何,且做素心百合一朵。

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昆明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些呢湖北癫痫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