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忘不了那场小雨(外一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忘不了那场小雨》

柳丝尚未泛绿时的小雨还夹杂着几丝凉意,隔着那一层层霏霏的丝帘,我依然看得见花花绿绿的雨伞和五光十色的雨衣在沈阳的大街上晃动着。忽如一夜间,街头巷尾绽开了满城的春花。等人步履匆匆,擦肩而过,而我却把脚步入得很慢很慢,重来沈阳,又逢的小雨打湿了我的记忆,化作一汪汪绿色的思绪在心际中无言地寻觅。时间过去了五年,可我还忘不了那场小雨……

记得初次到沈阳,一下火车便遇上场小雨。我步出站台走入濛濛细雨中,急于想找个住处,也含义顾不上风雨扑面了。“唉,出门在外,就怕碰上阴雨天。”我无可奈何地想。

“先生,买把雨伞吧。”我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

我转过身,雨丝里站着一个有几分稚气的女孩儿,高挑个儿,红雨伞罩住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庞。她拎着个花布兜,里边装了十来把折叠伞,眼里透出种企盼的目光。

“不买!”我回身欲走,凭我的经验,若雨中买伞,准挨‘宰’,明明十多块钱的东西,她敢要价三十,实在犯不上和她费口舌。刚才在火车上,我就吃过这哑巴亏。由于餐车没开,快到中午时,一个小站拥上来好几个卖包子的小贩。小塑料袋里仅装七八个牛眼珠大的包子,便要价十元。我买了一袋,刚咬上一口,便全吐了出来,包子馅竟然是咬不动的干白菜,连点油星都没见。这伙小贩也够损的!

“先生,便宜呃!”她在身后又急切切地喊了句。

“便宜?”我转过头,嘴角不觉浮现一丝冷笑。

“才十块钱。”她赶上来,将红伞伸过来,帮我遮着雨。

我动心了,按说市场上,一把折叠伞至少也卖上十七八元,可就怕质量……

女孩儿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解释说:“我这伞是从厂家直接进的货,所以就便宜些,质量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她说着就掏把伞递到了我手边,“不信,您就试试?”

“谢谢。”我连连摆手,心明镜儿似的想,“要是这伞沾上雨点,可就沾到手上了。”

“您还是不相信我?”女孩儿有些委屈,“我可以给您留下个地址,包退包换。”她说罢将学生证掏了出来。

我扫了一眼,不禁一愣,辽宁大学的大钢印明晃晃地印在她的像片上,真想不出还是个大学生呢!顿时,我的戒心有些缓解了,就说,“好,这伞我买下了。”说实在的,女大学生“下海”也不容易,这个人情我做了。于是,我就收下了那把伞。可一掏口袋,我却傻了,衣袋不知何时给人划道口子,钱包也不翼而飞了。我猛然想起下火车时,给一个人撞了一下,说不定是让小偷盯上了,真倒楣!好在钱包里只装了几百块现金,银行卡还在我的挎包里。我眼光四下寻找银行的柜员机,却没有发现,就尴尬地说:“对不起,我的钱包让人偷了。”说着便将割开的衣袋让她看。

“该死的小偷!”她现出焦急的样子,“那你可怎么办呢?”

“没关系的,我还有银行卡的,只是附近没有柜员机。”

她踌躇了一会儿,又很认真地说:“这样吧,雨还下着呢,这把伞你就拿去用吧,取了钱还我也不迟啊。”她说着掏出笔在通讯录上飞快地写了一行字,撕下来递给我,说,“以后出门可要小心呃。”

“你就不怕我不还钱?”我惊愕地看着她。

“至于吗?”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很潇洒地朝我扬了扬手走开了。

我从背影上看去,那乌黑飘逸的长发上扎了一个蝴蝶结,很美!“徐薇”,我默念着那纸条上的名字和她留下的手机号码,一抬头,望见那把耀眼的红雨伞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烤得我心头暖烘烘的。雨中,我顿悟到人世间自有打不湿的温情。我打起那把没有付款的折叠伞,匆匆朝前方疾走着。我当时最要紧的一桩事就是寻找到一家银行的储蓄所或自动取款机……

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着,我的心已溶进了那难忘的小雨中。这会儿的徐薇已经大学毕业了,她也许早已离开了这座城市,可我还会将她和这座城市连接到一起……

《海滩上的小女孩儿》

金色的飘逸着咸味的大连 海滩上,闪动着一个穿小花裙的小女孩儿。她头戴一顶小冷帽,黑黑的眸子,胖乎乎的小脸蛋,摇晃着藕段般的小手,在沙滩上跌跌撞撞地奔跑着。沙滩边,蠕动泛着泡沫的海水,轻柔地身在舔着那小女孩儿稚嫩的小脚丫,像是慈爱的母亲用手爱抚着可爱的女儿。于是,湿乎乎的沙滩上留下一长串贮满海水的小脚窝。

我不禁给这眼前的一幕深深地感染了。大海,是生命的摇篮。生命的脚印在海滩上探索着、移动着,那蹒跚的身影是那般纯真可爱。她踏着蔚蓝色的摇篮曲,像步入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各种色彩,各种服装,各种声浪都涛涌般地向她爬来,看得她眼花缭乱。她手舞足蹈,开心地笑了。于是,我以好奇的目光搜寻小女孩儿的妈妈。因为,我蓦然想到了一位母亲曾对我说的一句富有哲理 的话:“把孩子整天关在屋里,他能长大吗?”

记得那是在深圳湾的海滨浴场,我听见过一位小女孩儿和年轻妈妈的对话。“妈妈,天为什么是蓝的?“因为天空有大气层,远远看起来就成蓝的啦。”“不对!”小女孩儿大声嚷道,“天上有大海,上面有好多好多的水,要不天怎么会下雨呢?”妈妈笑了,说:“这么说,天上也有鱼了?”“当然了,”小女孩儿一本正经地说,“听爷爷讲,他就从一本书上看过下雨时,鱼从天上掉下来的事儿。”做母亲的竟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她见我饶有兴趣地听她们谈话,就救援似的对我说:“你看这孩子多钻死牛角哇。”我笑了,说:“这事儿我也在报上见过,据说是由于龙卷风把海水连同鱼都卷到了天上,又随云雨落下来的结果。”小女孩儿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高兴地拍着手说:“妈妈,您看,我没说错吧!”当时,望着母亲慈爱的目光,我怦然心动:“大海的胸怀是博大的,大海的女儿是幸运的,那金色的海滩就是她们快乐的伊甸园。”

“妈妈!”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呼唤,我从遐思中醒来,但见一个穿连衣裙的少妇蹲下身来,张开双臂迎着向自己跑过来的女儿。那小女孩儿手里拿着一个刚刚捡到的光闪闪彩贝,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天使。

多美啊,沙滩上的小女孩儿。

《瓜棚的小男孩儿》

用一捆捆高梁秸支起的瓜棚就搭在临近公路的地头上。那边是郁郁的林子,靠近林子的,是幽幽的河水;瓜地的这边是束束初吐红缨的玉米,挨着玉米的,是片片正在拔节抽穗的红高梁。这片小小的西瓜地夹在两边突兀的绿丛间,就像两壁悬崖中的绿色溪水,那孤零零的瓜棚,倒有点像泊在岸边的一叶帆篷。

这地儿离城很远,生意也不兴隆,偶尔停下来的几辆汽车,也不过就地解解渴,司机们嫌这儿的西瓜贵,比城里贱不了几分钱,不上算,往往吃完西瓜,把瓜皮一摔,用手背抹抹嘴巴,跳上车就开路了。有的司机忘了扔下钱,看瓜的老头儿也不计较。在他眼里瓜吃到肚子里,总比烂在地里强。这天,看西瓜的老头儿去附近镇上赶集了,就打发不到十岁的小孙子石头帮他看瓜。

这小男孩可不同于爷爷好说话。他手里掐着一杆秤,斤是斤,两是两,无论你是皇上二大爷,也甭想占一分钱的便宜。早上那功夫,邻村几个小伙子吃了西瓜想开溜,硬是让他给拽了回来,乖乖地付了钱。在他看来吃瓜不交钱是拿人大头,他咽不下那口气。

这会儿,一辆东风货车停下来。开车的是个体运输户,拉着满满一车可口可乐去镇上送货,打这儿路过,口干舌燥,又舍不得喝一瓶可口可乐,就停车朝瓜棚这边来。

“小兄弟,看瓜呢?”司机笑呵呵地问。

“嗯那。”小男孩儿从瓜棚里钻出来 ,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来者,觉得这人白白净净的,长得还和善,才稍微放下心来。

“瓜甜吗?”他眼盯着遍地绿色纹络的大西瓜,馋得直咽口水。

“叔叔,”石头神采飞扬地夸耀道:“倍儿甜,不甜不要钱。”

“这话可是你说的!”

“咱说话可从来不掺假,你就看好吧。”石头说着,连跑带颠地从地里抱出一个大西瓜,一称,说:“12斤8两。”

“有这么沉?你蒙我吧!”

小石头急红了脸,说:“叔叔,我石头可从来没干那缺德的事儿。”

“好,那就切开吧。”他说着,一屁股坐在瓜棚旁的小凳子上。

瓜打开了,大红沙瓤。司机捧起一块大口大口地啃起来,还赞不绝口地说:“好,真甜,太甜了!”

石头喜滋滋地歪着头儿,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儿,心想:“城里人也真没见过啥 。”

司机的胃口真大,转瞬间竟将大西瓜吃光了,瓜皮横乱丢了一地。他站起身拍拍屁股想走。石头拦住了他,说:“叔叔,还没给钱呢。”

司机愣了一下,拍拍脑瓜说:“哎呀,你瞧我这臭记性,吃瓜哪能不给钱呢。”说着从口袋里拽出两块钱往石头手里一塞,大度地摆摆手说,“拜拜。”

石头急了,说:“我这瓜五毛钱一斤,一共是六块四,您还差我四块四毛钱呢?”

“什么?”他作出吃惊的样子说,五毛钱一斤?想宰人呀,城里才多少钱?

“不对!”石头恼了,说,“我爹昨天才从城里回来,说那儿西瓜都七毛了,还不好吃!”

司机自知理亏,可还不认输,就说:“乡里人懂得屁,今早市上刚掉的价儿,我吃你的破瓜,是瞧得起你。”说罢,抬脚就走。

石头火了,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大嚷:“你给我瓜钱,你给我瓜钱!”

他有点进退两难了,一抬头见公路又停下两辆大卡车,担心让别人看到了笑话,就不顾一切地蹬了石头一脚,石头“哎哟”一声,抱着肚子打了两个滚,倒在瓜棚旁。司机急匆匆朝车那边跑去。

石头忍痛爬起来,边追边骂:“坏蛋,你给我钱!”

司机发动了车,不管不顾地开走了,可忙中出差,车轮轧到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车子一颠,将一箱可口可乐从车上掀了下来,他也没发现。

石头追上公路,瞅着这箱可口可乐发愣,数了数,不多不少24瓶。这玩意儿,听说可好喝了,那次跟爹爹进城,他眼巴巴地在柜台边看了好半天,爹都没舍得给他买,两块五一瓶,太贵了!这会儿,望见这么多可口可乐,他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干脆喝它一瓶,谁让他欠我钱了。”石头默默想着。

当他伸手想去打开箱子时,又犹豫了,那个司机毕竟 只欠他四块多钱,可这一箱可口可乐得多少钱呢!

路边过来的司机问清事情的缘由,打抱不平地说:“孩子,这是干缺德事儿的报应,喝吧,没关系的。”

石头瞅着这箱可口可乐发呆。他在想,那人发现丢了箱可口可乐,一定会上火的,那叫差不多四十块钱呢,得卖多大一堆西瓜呀。他有点恋恋不舍地看了一会儿这箱饮料,决定先把它搬到瓜棚里去。说话的司机以为石头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意思喝,也就没再提可口可乐的事儿。他们在瓜棚边啃了两个西瓜,扔下钱便走了。

石头看看天色不早了,就将那箱可口可乐又搬到公路边。他坐在路旁 ,数着一辆一辆过往的卡车。他相信那个丢了饮料的司机返回时见到他身边的可口可乐是会停下来的……

少儿癫痫病怎么治疗和护理呢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土办法有哈尔滨哪个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