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温润君子,澄清空明(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春风微雨过,万绿似出尘。走进萃華园,我手中慢慢移动的相机突然被满树的白雪填满。我不由地放下了手中的相机。

“藐姑射,肌肤凝雪,烟雨画楼春。”我脑中飞快闪过《满庭芳.玉兰》里面的词句。微风轻轻起,我眼前这两株高大的白玉兰,也轻轻摇摆滴落几滴雨珠来。一树的白,花泪盈盈?我看着它们,脸上静无波澜,内心已如醉如昙。我在心底轻轻喃喃:你们也在这里啊。

犹记那日在江城昙华林街所看见的那两株白玉兰树。那会儿还是早春,可它们却早早地盛开,立在枝头,只留浮动暗香,却不争人眼球。我想它们应该是刚刚从沉闷的寒冬里披着满身霜雪走来,不然怎的净白无暇,宛若无琢无磨羊脂玉?初见其形,已然撼动无心人,其气质却是更胜一筹。《诗经》里有语:言念君子,温润如玉。我想它们就是这样的,无悲无喜,不愠不火,温润如君子,只有美玉才能与其相媲美。江城武汉的大都市气息丝毫没有影响它们不染人间烟尘。我会觉得它们就像是隐在市井中的居士,整个花期不过是沐浴着溶溶月光、和熙暖阳,清风来时与其共舞,微雨袭至与其耳语。它在春天里就像是一首至情至性的情诗,我都要看哭了。我一度觉得我中了白玉兰的蛊,以至于我离开了江城半月有余依旧对其念念不忘。再见了其他地方的白玉兰,也不觉得似昙华林那两株那般好。

而今我又见了白玉兰,它们依旧是清美绝伦,满身霜雪,春风一绕白衣飘飘。可是我却没有了当时在江城看花时候的心情和感情。我觉得有些可笑,这算不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为一枝花动容。

我想凑近它们,询问它们为何生得这般脱俗,这般不染尘世烟火,可是我又怕别人看见耻笑了我去。我独自在花下仰望了许久,不肯离去。这玉兰的白如云盖天,微香入鼻,令人心魂俱醉,又参得一时清静禅色。美国作家迈克尔.波伦在《植物的欲望》里写道:苹果的欲望是甘甜,郁金香的欲望是美丽,大麻的欲望是陶醉,马铃薯的欲望是控制。白玉兰你也有欲望吗?如果有,那么,那么白玉兰你的欲望是什么呢?

我脑中闪过这个疑窦的时候,我不禁得呆了一下。随即又是豁然开朗。如果一定要给白玉兰定义一种它自己的欲望的话,那也不是别的,不过是如约盛绽,自在清欢——箪食瓢饮,清心寡欲。它来的时候白衣胜雪,不妖媚不世俗:待它花期尽,也不过依旧素衣而归,不争吵不喧嚣,恰似温润君子,澄清空明。想起江城所见的那两株白玉兰,大概是看其处在繁华之地,更衬出了其的不争世俗事不染人间烟火,大概,这也是我对其念念不忘的缘故罢。不知道当初栽种它们的人是怎样的心态,是否也有着寡欲清心?会是一位老者,么?已经喝过最浓烈的酒,品过最寡淡的茶,走过了许多路,爱过许多人,在霜上眉发之年,将他这一路的素衣风尘寄托给这同样披着满身霜雪的白玉兰,宣告着他这一世不曾纵横声色犬马,也不曾因生活卑躬屈膝。生命尽头回首前尘往事,依旧步步留香。

会有那么一天,我坐在藤条椅上,头发苍白,睡意沉沉。雨后微青的天色,一如我手里的茶盏淡淡的茶色。白玉兰花瓣在地上铺着白白一层雪,梦归处,花香伴陪。

灵武市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癫痫发作怎么急救怎么治疗癫痫病才会好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