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骗子老公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秀红,看这就是我的家。”当我和刘铁柱走进了一个农家小院时,看见的是两间土坯房,用塑料布钉的窗户,还直呼嗒呼嗒的响。
   “你不说,你家是四间大瓦房吗?”我看了一眼周围的房子,几乎全是亮亮堂堂,红砖蓝铁皮的房子。
   “不说好点,你能相信吗?”刘铁柱嘿嘿嘿地傻笑着,还摸了摸脑袋。
   “人家别人都能盖上房子,为啥就你家住小破房?”我真后悔,不该上网瞎处对象,有知根知底的不处,偏偏迷恋上网络,瞒着父母来到这么个偏僻的小山村。
   “我有钱,真的,不信你进屋,我把存折给你。”刘铁柱伸手拉住了我的手。
   “铁柱,真能耐,到底把媳妇儿领回来了?”房子东院的一位四十几岁的大婶趴在墙头上,只露着个头,笑着对铁柱说,还不错眼珠的上下打量我。
   “婶子,哪天过来喝喜酒。”他居然铁定了我能跟他似的。
   “行,婶子等这顿酒,等了好几年了,哈哈哈这闺女真俊。”说完一顿笑的东院婶子,脸上的皱纹堆了一眼角,露一口烟熏黄的牙。
   “别瞎说,我还没答应你呢?”我红着脸拽回了被他抓疼了的手,小声说了句,心暖暖的。
   “我没骗你,只要你愿意盖,马上就能起来四间房。我是怕盖了白盖,将来也得搬街里去住。你看见这些大房子了吧?没有一个年青人在家住的,全留给爹妈了的。婶子,富子回来了吗?”铁柱小声和我说完,又高声问了一句依然露着个头的爱趴墙跟的婶子。
   “没有,走了的孩子,有几个愿意回来的。回来也是打个转身就走了,忙。”婶子的眼里有一丝的留恋和伤心。
   “婶子,上屋坐会儿?”说完了话的铁柱没等婶子回话,硬拉住了我的手,把我拽进了他的小破屋。
   “干嘛?不想上屋。”我进屋的一瞬间,惊了一下。
   第一眼就看见干干净净的锅台,白瓷砖搭的,灶台也是擦得崭亮。一个盆碗也没有,只有一个筷笼子放在灶台上。靠里灶台不远,有一台冰箱,不算太大。地面上铺着红红的砖,一个草刺也没有。
   进了屋里是一铺土炕。炕革是一对鸳鸯戏水,和一对小兔子的图案,蓝黄的底色,非常的清新爽目,我又往地下看了一眼,靠北墙一排的墙壁柜,土木色的,贴东面柜子设计成了电视柜,一台电视机正好放在里面,一个靠边站立在东山墙跟处,西山墙跟处有一洗衣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看屋里收拾得如此清亮,我就知道屋里的这个男人是个干净利索的人。
   “快坐炕上,太简陋了。”铁柱的脸红得像喝醉了酒一样。
   “真没想到,外面看着破破乱乱的,屋里竟然这么干净。”我真心的夸了他一武汉癫痫病中医院句。
   “我从小就爱干净,这墙柜是我自己打的,灶台,锅台都是我自己垒的。从我家的小屋学起,自学的木瓦匠。嘿嘿嘿……”他又笑着摸了摸头。
   “你这不是在骗我吧?”我声音里带着埋怨。
   “没,对了,我的存折。”他好想突然想了起来。赶紧上了外面,不一会儿,手里拿来个剜背和一张铁锹。一猫腰,咚咚咚的剜了几下。从炕沿底下的一个的墙上取下一块砖,一伸手在里面拿出来一个罐头瓶子。
   “看,我的存折都在这里。”他的手由于伸在炕洞子里,弄得花里胡哨的黑。
   “亏你想得出?藏这里了,万一烧炕烧了呢?”我接过罐头瓶子,放在了炕上。
   “不能,我搭炕时,特意留个洞,不走火的。十五万,有的存了十几年。”刘铁柱从记事起,就和母亲相依为命,可在他十岁那年,妈妈得了个大肚子病,不到一年就死了,给他留下了这两间小草房。十二岁的刘铁柱就捡破乱卖钱度日。只念了小学三年级书的他,非常肯吃苦,什么脏活累活都不怕。十五岁的他长成了一个细细高高的小伙子了。上工地当上了力工,每天能收入一百多块钱,一年下来去除冬天闲季的他也能挣二万多块。从小穷怕了的刘铁柱,十五岁那年存了一万五千元钱。当时的他上了银行肯本不会填单子,还好有工作人员代笔,只需要他签自己的名就行。身份证他也没有,不过户口本上有他的身份证号。
   一晃就是五六年过去了,刘铁柱从一个又瘦又高的小伙子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壮实的青年人了。又自学了木匠,瓦工活干得也是手拿把掐的。可就是没有姑娘喜欢他,眼看着扔下二十奔三十的人了,他真的长春的什么癫痫病医院更好好想有个女人来照顾他,为他做口饭,洗洗衣服,说说话的。于是在一年前学会了上网,居然和我又成了网友,发了几次视频后,我觉得他人不错,看着憨憨厚厚的实诚。可没想到,他发的他家房子的照片是假的。
   “只要你想要大房子,我马上把这小窝扒了,翻新。”他把存折一个个摆在我面前。
   “这个,存了十四年了?”我看了一眼一张农村信用社的折子。
   “是的,都有转存的标志。”他又露出了一口白牙,在笑。
   “这小屋拆了,怪可惜的,我挺喜欢的,可就是窗户太破了,还哗啦啦地响。”我真的舍不得让他把这么干净整洁的小屋扒了。
   “这么说,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了?”他高兴得一下子把我搂在了怀里。
   “可我害怕这塑料布响。”我没有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他宽宽的腰上。
   “明天,我把它换成塑钢的。让它一点声音都没有。”他的手臂又加紧了一扣,我听见了他砰砰砰地心跳声和自己的心跳声融在了一起。
   “不行,怎么可以嫁给一个网上认识的呢?上网的没好人。”妈妈听我回来一说,马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怎么上网就没好人了?哥哥不是总上网和您聊天吗?您不上网天天k歌吗?”我十分伤心,妈妈竟一杆子打死一群人。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我……是上网唱歌,是和你哥唠嗑。那能一样吗?妈是为你好。你一个高中毕业生,人长得也漂亮,不找个有正式工作的,也得找个能说出嘴的,居然找了个山沟旮旯,鸟都不拉屎的地儿。”妈妈气得大脖筋鼓挺高。从小爸爸就扔下了我们娘仨,说出去打工了。可是一去踪影皆无,妈妈凭着她的手艺服装裁剪,养大了我和哥哥。我十八岁那年,爸爸突然间回来了,还拖着个残了的腿,说是下煤矿砸伤的。妈妈没问他这十多年在哪了,为什么孩子们大了才回来?什么也没问,收留了这个扔了她十几年的丈夫。从此爸爸在这个家里没了说话的权力,有他和没他一样。
   “只要真心对秀红就行。”爸爸说了一句。
   “哪有你说话的份,你还配说真心这俩字?谁都有权力说啥?就你没资格……”妈妈好像憋了十几年的气今天终于找到了出气筒,一下子倒出了许多的委屈。
   “妈,别说了,我的事,我说了算。就算将来要饭吃,我也认了。”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铁柱的为人。
   “那你还回来干啥?咋不就在那和他过算了。”妈妈自从爸爸走后,变得说话尖酸刻薄。街房邻居谁也不敢惹她了。
   爸爸的走给她心灵造成了伤害,原本善良的她,本性胆怯退缩,为了一对儿女,她变得事事斤斤计较,分毫不让人。
   “妈,我大了,知道您是为我好。我走了以后,您和爸好好过日子,是爸不好,可他再怎么样,也是我爸。儿女终归会离开父母的,只有夫妻是永远的伴。”我想爸爸此时的心里也不是很好受的。
   一年后,我嫁进了这个山沟旮旯,住进了两间土坯房,窗户已被铁柱换成了又大又亮敞的塑钢窗。当送亲的车停在刘铁柱家的小院外时,我在亲人都在指手画脚的议论声中,盖上了蒙头红。
   一年后,儿子呱呱落地,铁柱对我真的可以说是体贴入微,百般的疼爱,我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为了那两间小草房而舍弃了幸福。
   随着孩子的一天天见大,我和铁柱也在为孩子的将来做了一些打算。农村的环境空气是好,可教学质量不比县城,幼儿园也没有,小学也基本上没有几个学生了。没办法,我和铁柱也决定离开农村,上县城生活。
   四年后我和铁柱在街里买了一个六十几平的楼,一次性交款。为了三岁的儿子上幼儿园方便,我还是含着眼泪离开了那两间给了我许多温暖的小土屋。不过每年的春天,我都会回老家的小园子里,栽上葱,蒜,还有茄子,辣椒,西红柿的,把小屋通收拾一遍。在擦抹的过程中,我会想起是这间小草房把我那颗被欺骗了的心温暖了的。
   还有就是爸爸妈妈的感情变好了,妈妈的脸上常常挂着开心的笑。一说话就:你爸,你爸的。

共 304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