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看点】西游蒙陕(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高速路像时空隧道承载我蜿蜒向神圣的荒凉,没有锁定的目标,只把沿途的记忆当作我精神的远方,肆意流浪。

追随西口古道一路向西,风驰电掣卷起多少不为人知的西口足迹,引领着那些沧桑的故事与我共同穿越——那是个血气沸腾,华发英姿的青年,他与一位情窦初开,冰清玉洁的少女结为鸳侣,他们衣衫褴褛,饥寒交迫地蜷居在雁北高原那口破败的窑洞里,连粗茶淡饭也是一种奢侈,残存的仅是彼此间那团热烈的爱意在烘烤着那口破窑。之所以如此悲催,是因那是个动荡的时代,摇晃的王朝与天灾并驾齐驱,或旱或涝或时政的腐朽足以毁灭他们对美好生活的一切憧憬。大约十九世纪中叶咸丰年间,外有夷敌欺凌,内有农民起义反抗,浩浩晚清摇摇欲坠,再加上天灾的蹂躏。那位英俊的青年为了他与妻子那向往的生活,依依不舍地背井离妻,流亡向长城外的河套平原求度命运的垂青。离别时,妻子牵肠挂肚的嘱咐,撕心裂肺的叮咛,像针尖般字字穿心,将一步三回头的青年刺扎得泪眼斑驳。青年背起那卷破乱的行囊带着对妻子的依恋,带着他们的梦想,风尘仆仆地开启了苍凉的西口悲情。一路上,披着黄土高原的沙尘风餐露宿,渡黄河,越阴山,抵达肥沃的河套平原试图觅求滋养他的那份生计。

斗转星移,百年沧桑,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青年踏着这条荒凉的土道,散落,寄居在抵抗命运的征程上,走出如今所谓的西口古道,完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一段命运迁徙。站在今天,他们的富贵贫穷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给后人留下的那一段段不为人知的血泪史,供后人忆苦思甜,感恩时代……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风吹草低见牛羊,”豪迈的诗句亘古永存,真实的感慨不复存在。我追随着西口古道,踏上蒙古高原,走进河套平原,苍茫大地广袤无垠,西口移民遍地生根。蒙古包的奶茶,牛羊肉的腥香,陌生的方言,风情种种,最终汇聚成都市的喧嚣,弥漫在这绚烂的金秋,为地域争光。

时空隧道高速路网结八方,将那段哀伤的西口故事寄存在荒凉里,任凭岁月沉淀,人间演绎。

离开包头沿库布齐沙漠边缘一路南下,响沙湾的流沙音韵已被喧嚣践踏得静默无声,徒留一堆娱乐项目取悦路人。鄂尔多斯的楼群呈现出斑斑死寂,曾经的辉煌犹如昙花般转瞬凋零。穿山过岭,蜿蜒南下,进入陕北榆林市已夜幕垂坠,华灯初上,一座清新的城市闯入眼帘,无由间想起那句俚语“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榆林的寡妇金不换”。又是一幕悲凉即将演绎——看到美丽丰满的米脂婆姨,她站在陕北高原的沟梁上,身姿婀娜的守望着城南四十里铺外的绥德情哥,风沙打磨着她那双晶莹的眸子,红头巾旖旎在荒芜的沟梁上,悲凉的山曲回环荡漾在远处的沟壑中,渴望,期盼,焦灼的等待着那情郎刚健的身影。那婆姨想起她与三哥哥在四十里铺的每次约会,都使她魂牵梦绕,望穿秋水。隔山相望,山水缱绻,一个在北,一个在南,谁曾知终是盼来个心酸的人想人。

陕北自古军事险要,绥德的汉子英武朴实,浴血杀场,保家卫国成为他们的自豪,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成为天职。也或许是为生命的精彩而奔搏四方,为他们的婆姨们而含辛茹苦。多少次相逢,多少次离别,都己忘记,留下的只是在四十里铺的那一

段段缠缠绵绵的爱忆。

绥德,米脂,山水相连,苦难过后,重逢的情侣会永结伉俪,他们厮守一囗温馨的窑洞,深居在褶皱重叠的陕北高原里开耕属于自己的幸福,享受着平凡的天伦,直到终老。

都说,榆林的寡妇金不换,生命总有悲情,几多欢喜几多愁。战争无常,军防的北移,有多少米脂婆姨或是它方女人跟随丈夫北迁榆林,不得而知。坚轫忠贞的米脂婆姨,也许终身寡居在那口窑洞里却未等回浴血奋战的丈夫的悲情,难免有之。只因这辛酸而高贵的品质,才换来这“榆林的寡妇金不换”的美称。是悲,是伤,难以述说。

莽莽苍苍,群山逶迤,在清澈的高速路上蜿蜒,在葱茏的穷乡僻壤里奔驰。继续南下,沿边的贫瘠散发着对历史的追忆。出了绥德,掠过清涧,穿过延川一路上九曲回环,山路十八弯,汽车驰骋,情随境迁荒凉不在冷寂,近在咫尺——延安,陕北高原的精神引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摇篮,一座引以为豪的山城,凭借着羊皮棉袄白毛巾,米脂的稀粥加步枪,创造了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辉煌。仰望屹立在嘉岭山上的宝塔,神圣而庄严,俯视高楼林立的延安城,赤水青山,景象繁荣,不得不钦佩中国革命的伟大成就。

一路上至西而南,领略着西北高原的荒凉,欣赏着时代书写的壮举,追思着不为人知的悲情,始终不曾忘记伴随我左右的还有那条滔滔不绝的黄河,它以坚忍不拔的精神与我汇聚在晋陕峡谷——壶口,以奔腾豪壮的气势为我展现了中华母亲河的威严,用势不可挡的力量汹涌向神圣的远方……包容万象……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去哪好癫痫病发作会致死吗北京癫痫病医院治疗大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