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天冷了父亲(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小说

异城的天变了,家的冬天是不是也来了。当我沉醉在异城的十一月的时候,父亲说:“孩子天冷了,买件新的棉袄穿暖和别生病了。”而我总是口头答应着。是啊这一年的冬天又来了,不知我的父亲是不是还是穿着那件单薄的棉袄?

“喂,你的快递到了,出来拿一下。”新买的棉袄到了,我出了门,看见冬雨中的快递员冷雨中披着件雨衣。“哪个是你的?”拿了快递我回到屋里。拆开物件,崭新的棉袄穿在身上,“暖和”。呜呜呜呜,兜里的手机震动了。拿出来一看,是父亲的来电“喂,老陈怎么了。”电话那头笑了一声“小陈,天气冷了,你妈催着让我打电话 问你穿暖和这没。”我听见母亲说明明是你,怎么又扯上我了。我心里一暖,“老陈,儿子新买了一件棉袄,正在试穿啦。......

摸着自己的棉袄,想起儿时母亲给我亲手做的一件小棉袄。 “爸爸,我的棉袄破了,同学们都有新衣服穿我也要。我不要在穿母亲做的这种棉袄了。”父亲看了我一眼,“让你妈给你补补。”“我不要,我要穿那种同学们穿的新的。”父亲那夜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让你妈给你补补,等我下次回家。我给你买件新的。”父亲走了,去邻村修房去了。就这样我期待父亲的回来,一日俩日。当我再次穿着母亲做的新棉袄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父亲临走时说的话。 过了几日父亲回来了,没有给我带新棉袄。我望着父亲,父亲从我的眼睛里看出了我的用意。“去叫你姐姐和你妹妹,咋们去集上。”我待着疑惑叫了他们。那天我也拥有了跟同学们一样的棉袄。而父亲什么也没有给自己买。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回想起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父亲老了,但他的那件大棉袄在母亲的修正下,现在还穿身上。我问过他这么都年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一件衣服。他说,“衣服暖和就行了,你们几个穿暖和。父亲也就暖和了。”

窗外的冬雨慢慢的下着

寒风

在外面狂啸吹动柳树林的枝叶

沙沙做响敲打玻璃叫嚣

不知家里的父亲

是不是暖和

天冷了,窗上的玻璃被热气覆盖 。我透过那仅有的一片空白看着窗外的一切,凄凉,萧瑟。严寒酷暑?果然一点也不假。凛冽的寒风,凄冷的冬雨,现在天气真是一天更比一天冷了........

我听一位好友说,甘肃老家都已下过今冬的第一场大雪了,好想回去看看.......不过,也快了。老家才有机会亲眼目睹漫山遍野的雪儿了,静静独赏屋前田野里,马路上、深林里一派壮观的雪景。现在想想,儿时冬日里玩雪儿的美好回忆不禁又涌上了我心头!

父亲:“军娃,起床吃早饭了。”

军娃:“爸爸,这才几点啊!我在睡会啊。”父亲离开了。被父亲打扰下我已毫无睡意,拿起手机刷着空间的动态,“好冷”脑袋不由自主的缩回了被窝。

母亲走了进来,“怎么还睡着啦?你父亲和你爷爷在扫雪啦。”我放下手机,“啊,下雪了。我怎么没听见爸爸和爷爷扫雪的声音啊!”

母亲:“你爸刚才进来给你屋里生了个火,看你在熟睡就出去了。第二次进来的时候叫你吃早饭。”母亲打扫着我的屋子,让懒床的我有点内疚。“妈,你放心我起来扫。”说着话,穿好自己的衣服。母亲看了我一眼,“我都收拾完了,去早饭吧。” 说完话的母亲出去了。

下了床的我,看了一眼被母亲收拾的小屋,除了我的被子没有叠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回归到原来的样子。无奈的我笑了一下,出了屋。“姐,姐,下雪了出来玩啦。”叫了好几声没有人回应我,是不是还在睡懒觉。去了姐姐的屋瞧了一眼,事情不像我想的那样。屋子收拾干干净净,母亲端着早餐走到叫了我一声“你姐出去了,跟你爸爸扫雪去了。”我笑了一下,吃完早饭。母亲收拾了碗筷,出门寻找老爸的踪影。

院子里的雪,被父亲和爷爷还有姐姐已经扫的干干净净了。门外的景和院里的不一样 ,大地被雪覆盖,万里一片白色。“你个懒虫还知道起来啊。”姐姐在那叫嚷着。我无奈的冲姐姐笑了一下。“傻乐啥啦,快来跟着我们的步伐一起扫雪。”父亲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老爸,我来拉车。”我冲爸说了一句。“你想拉你就拉吗,是吧。只要你自己觉得拉得动。”父亲坏坏的笑着。我上前使劲拉了一下,车似乎跟我作对一样尽然没有动。让我掉了面子,“哈哈,说了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啊,”父亲说了一句朝我走了过来。我无言以对,只好帮父亲推车。母亲拿着扫把,姐姐拿着铲子。上天恩赐的一场大雪,就这样在我们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了将它收拾干净。

拿着工具哼着小调,姐姐上前“刚才你拉车的时候,老爸用铁锹按住了后面的板子。所以你才拉不动的。”说完话的姐姐跑开了。我沉默了,是啊,老爸是担心我从小因抽过骨髓而不让我干重活的。

异城的没有雪,只是一场绵绵冬雨。屋外的冬雨让我有点想念父亲。不知家里的雪,今年我还能不能赶上。

癫痫患者寿命长吗山西哪里治癫痫好呼伦贝尔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