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摄魔(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朋友阿斌是一个痴迷摄影的人,我没有见过任何记者像他这样,玩得迷、玩得狠、玩得亲、玩得疯、玩得这么淋漓尽致。在一次聚会上,看他拿着相机对刚拍回来的照片翻看不停,我说:“喂,摄魔,赶紧吃饭,要不一会菜凉了。”他浑然不觉,而“摄魔”这个名号倒是从此不胫而走,一提来大家都知道是他。

阿斌本是一名美术老师,刚分到乡镇某小学时,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活泼而富有朝气,一天到晚风风火火的,也爱琢磨。不久,他的画技有了很大的提高,笔下山水虫鸟栩栩如生,素描画谁像谁。这还不算,他还爱骑行,爱写作,加之对电脑熟悉,那抒发感情的文字也写一些发在QQ空间上,甚至微信刚出来就弄了个公众号,他的心情小文、“歪诗”啥的,再配上自己的画作啊,拍的照片啊,点击的人还颇多。陆陆续续,几个月就火了几篇文章,粉丝达到六万多,他简直开心到爆炸。由于是美术科班出身,他的照片无论角度和用光都很讲究,拍出来的照片很有特色。看到自己拍摄的照片被这么多人喜欢,阿斌觉得摄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对摄影更是入痴入魔了。

阿斌正经八百走上与摄影有关的工作,是缘于一次学校搞校园文化墙,他一手托着调色板,一手提笔蘸着颜料,专注地在墙上画着,当美丽的山水形神逼真的人物在墙上一一显露时,已围满了人群观看,纷纷低声议论,说这画真画得好。有认识他的对他刮目相看,不认识他的,就打听他是谁,叹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自古英雄出少年呀!”大家一传十,十传百,阿斌很快出了名。正好,镇文化站需要这么一个人才,镇领导商量后就调他到镇文化站工作,还一身多职,让他到镇党政办公室当了秘书。不写不知道,一经他出手写的上报下发的材料,尤其是写通讯报道,全都能得到好评,让全镇所有单位的人咋舌,这小伙子看起来其貌不扬,个子矮矮的,人瘦瘦的,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写出令人满意的文章来,每每配上他所拍的照片,常能在报刊优先登载。这下,他成了镇上闻名的大“笔杆子”,镇里还专门给他配了摄影器材。不久,又调入县宣传部。

阿斌从此掉进了摄影的“天坑”,并乐此不疲,相机从不离身,只差没带着进澡池了。我们和他并肩前行的时候,有时他会突然停下脚步,两眼放光,进入一种沉思入定状。同行的我们紧张起来,猜想他是不是突然身体不适还是在思考人生?他则自言自语地说:好美啊!当我们朝着他呆望的地方看时,不禁问他:“这有什么特别的?”而他就有这种特殊功能,眼睛看得见光线颜色美,能从平凡的日常景物中寻找和发现值得记录下的瞬间,摁下快门摄入镜头。这种瞬间在普通人眼里,是不会去注意到的,就算看到了也会自动忽略。以后出行时,看到他不时走走停停的怪癖行为,我们会选择直接无视,接着往前走,知道他过不了几秒钟自己会追上来的。

仿佛镜头的深处暗藏着某种力量,召唤着他,牵引着他。他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趴窗观天象,观察天气阴晴,看是否有风,是否有朝霞,是否会出现雨后彩虹。到了晚上日落时分,也会不自觉地远眺西边的天际,如果有瑰丽的彩云出现,一定会立马拍摄下来,这已成为他的生活习惯。

和朋友在一起,说起摄影这个话题,平时沉默寡言、低垂着脑袋的他,一双因经常熬夜而迷离充血的眼睛突然有了神采,嘴角上扬30°露出一脸的“无邪”笑容,打开话闸,一发不可收拾。说到尽兴处,他甚至手舞足蹈起来。一张照片对我们来说,只有“好看”“一般”和“不好看”之分,到他那里,“太冷了,色温不对”“景深不够浅,光圈不够大”“液化过头了”等等常人一头雾水的术语,从他口中涛涛不绝地涌出。

听说哪儿可拍出绝佳的片子,他会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已,这使得他无处不去,无所不在。哪怕走街串巷,爬山越岭,趟水过河,背上两个机身三个镜头、笔记本电脑、干粮和水,外挂大型三角架一个。看他背着二三十公斤重的背包,再看他瘦小的身子,不禁令人担忧,可他比谁都跑得快。

他说,拍摄风光片的最佳时间是日出日落前后几个小时。为了拍摄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星轨车轨,他经常起早摸黑,不管刮风下雨,炎炎夏日,寒骨冬晨。有时在冰天雪地的野外拍上一整天,手脚冻得像猫咬一样疼痛难忍,手指头按快门都没有了知觉;夏季日晒雨淋,蚊虫叮咬,常常饿着肚子都坚持拍摄。他曾爬上几十米高的脚手架,摔烂手机,差点丢了性命;在拍摄夜景时不慎摔到一米深的壕沟中。一次,他在暴雨中脱下上衣裹住了相机,而被雨浇成落汤鸡,重感冒好几天才康复。

去年春天,去文笔山拍摄日出时,他和摄友早晨3点多便匆匆起床到山上,选好位置,架好相机,静静地等待着东方的太阳冉冉升起,不敢眨眼,生怕错过最佳的拍摄时间。而山顶海拔2500米左右,不是一般的冷,山顶又没有半点遮挡,这刺骨的寒风绝对考验人的意志!而我们来上班时,在办公楼前碰到他一身尘土地匆匆赶来,那是他已经拍片回来了。

正所谓“取景靠走、测光靠瞅、防抖靠肘、变焦靠手、对焦靠扭”,不几年的时间,他已练就了稳定与灵活的“铁手功”,一年四季都在忙着拍摄。春天拍河边绽芽的柳树,夏季拍池塘盛开的荷花,秋天拍燃烧的枫叶,冬季拍白雪皑皑的群山。还有路边的行人、车流、楼群,野外的潺潺流水、飞禽走兽、奇花野果都是他的拍摄对象。

一次,为了拍到杜鹃花的好片子,他开上新买的轿车,到离县城90多公里的富村镇普红,车刚停下来没锁好车门,就开始找机位拍摄了。等到天色暗淡实在不宜拍摄时,他发现他的车子怎么也找不到了。原来,在他专心拍摄时,几个偷车贼把他的车子给偷走了。过了一年多,刑警才找帮他找回来。

这几年,阿斌像个失了控的小野兽,玩摄影到了着魔的地步。艺痴者技必良,他能拍摄出构图、线条、色彩、影调等元素俱佳的作品。朋友们说,下乡和出门旅游得带上阿斌,因为他会拍照,还拍得好,发朋友圈瞬间会被霸屏,点赞率爆棚。阿斌也乐意为朋友们拍照。

不疯魔不成活,阿斌以光为笔,以影为墨,用镜头定格那五彩斑斓的世界,乐在其中,执着地奔走在艰辛的拍摄路上。

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哈尔滨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更好北京什么癫痫病医院好哈尔滨看癫痫去哪里的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