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印象代村(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一、水韵代村

我有幸赶上了一场代村老街的雨。

雨中的老街寂寥如江南的雨巷。仿佛那雨已经在这里飘了上千年,灰色的屋顶和街道在雨水的滋润下,呈现着暗青的光色。细雨中有缓缓而行的身影,没打伞。雨一阵急一阵缓,急的时候人就站在街道中段的一处拱门下,高出地面三两级台阶,抬眼可见主街道的两端。红色的灯笼、各店铺的广告布幡以及木桌木凳都在雨中静立。许多门帘掩映下的店铺,看不出是开着还是关着。也有把门帘掀起木门打开的,昏暗的店铺就面向街道敞开。店里没有人,吆喝几声也不见店主的影子,于是,浏览一下那些精美别致的小工艺品,一抬脚,就又站在老街的街面上。

若是在晴好的下午,这个时候应该是人影幢幢了,各家店铺也都紧锣密鼓地准备自己的生意,灯光打起来以后,这里就会是一个喧嚣热闹而拥挤的夜晚。但雨中的老街更添几分古韵和雅致,老街,终于可以放慢节奏来安享自己的宁静。寻一家合口味的饭铺走进去,老板热情地打招呼,这算的上是为数不多的生意兴隆者。店里有三个食客,好像是外地人,不怎么说话,吃完饭不急着离开,静静地坐着,仿佛在等雨停下来,又像是借着这间屋子来听雨。 雨从屋檐滴落下来,落在每一块具有诗意的青石板上,仿佛在幽幽讲述着古老的往事。人,处在纯净的时空里,纯净地心事也搁不下,只做着一个恍如隔世的梦。

老街虽“老”,却是后来修建的。在代村国家农业公园,最早把人们带入清凉世界的是修竹成林,依水为岸的“竹林水岸”。无论春秋还是冬夏,走进这里就走进了一个幽静凉爽的世界。一条水泥路又分出几条枝杈,迤逦蜿蜒地在竹林深处穿行。每条小路的两侧都有浅浅的水槽,水虽浅不能覆足,但一年四季冰凉透骨,仿佛吸纳了竹林的青翠和天地灵气。

沿水流而行,在竹海里畅游,透过密而直的竹竿,不时会有青亮的光线透进来,顺着光线寻去,很快你会发现其实那是一片水,水面不大,岸边有绿树红花和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块,在它们和竹林之间是用小型磨盘排起来的小路。双脚踩在那些曾经打磨过寻常生活的磨盘上,你会恍惚间又回到童年,已经久远了的村庄和烟火重新又在记忆里如画卷般地展开。由水面延伸开去的,是利用天然的水沟改造而成的沟渠,两岸长满了葱郁的植物,春天到来时,会盛开一种叫小王子的红花。沟渠上架三两木桥,几步踏过去,便在花木掩映下又一头扎进了另一片绿色的海洋。沟渠一路向西一路欢歌,于竹林水岸的西出口成为一道暗渠,继续着它的行程。

出竹林水岸,南行不远,便是堪称公园湿地的偌大水域。这里路路相通水水相连,更有木桥在水面之上曲折宛转。水与水相连的开阔地带,是绿草茵茵的土坡,姹紫嫣红的花卉和供儿童玩耍的秋千。因为水的滋润,初春的寒冷还未褪尽,这里就成为各种挺水植物的乐园,那些形体优美歌声悠扬的鸟儿们也率先奏响了春的交响。新生的蒲清秀温润,微风吹过,清晰的倒影在清波里婆娑摇曳,而水面与蒲的交际处,恰似娉婷女子若隐若现的婀娜腰肢,给人不尽的美感和畅想。鸟儿们忽而这边一声,那边一声,像自语又像互应,忽而高高飞起又陡然落下,只那惊鸿艳影,令整个湖面为之颤动。

灯光节的夜晚,这里更是多姿多彩,璀璨斑斓,各种造型和寓意的灯光争相闪现,水上水下交相辉映,晚风习习里蛙鸣如歌,空气中弥漫着禾木的清香。远远望去,密集的灯光如银河坠落,代村公园犹如夜晚一颗耀眼的明珠;置身其中,又如梦似幻,分不清天上人间,今夕何年。

入夏以后,这里又成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人间佳境。“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叶之美花之美,还不都是仰仗了这一池清水,就连那弄莲之人也温柔娴静,楚楚可怜。一样望不到边际的水面之上,碧如玉盘的荷叶,皎如明月的荷花,似舒袍广袖、纤指细腰的仙子,或婷婷而立,或翩翩起舞。引无数的游人流连忘返,文人墨客吟诗作赋,画家们把这里作为写生基地,用一支笔把眼前的荷园变成水墨的江南,也有摄影爱好者们,晨光里,月色下,捕捉稍纵即逝的绝美瞬间。荷花会持续开到初秋,到那时,荷花零星,莲蓬高挑,荷叶已是凋敝迹象,清澈如镜的水才高调成为景色的主角,那便又是“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开阔与深远了。

所以,说代村,还是先说说代村的水吧。一个地方有了水,即便不能亲临,人们对它的想象也会柔波荡漾。

二、花漾代村

春有油菜,夏有荷,秋有葵花,冬有兰。想看花,来兰陵代村吧。

冬天是拖泥带水地回去的,春天是蹒蹒跚跚地来的,你几乎被这种反复折腾地失去了耐心,忽一日阳光明媚,惠风和畅,看着窗外白亮亮的光景,你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想代村的油菜花开到啥模样了呢?于是,扑棱起身,换上轻装,一路春风地直奔而来。到了你才发现,自己是春天的迟到者,万亩油菜花海里,已经那么多人在畅游了,男男女女骨骼清奇软玉温香,孩子们像蝴蝶一样在花间飞舞,咔嚓咔嚓的拍照声让整个花海都喧闹了。但主角不是他们,是油菜花。本来,青嫩的绿叶,柔嫩的明黄,是可以用清秀来形容的。但这么多油菜花挨挨挤挤地在一起,却是如此得热烈蓬勃,浪花一般荡漾着从人们的眼前、脚下欢快地向远方涌去。你突然明白,原来所有阴暗的日子都不是无缘无故,是阳光躲过人们来讨好这些我见犹怜的油菜花了,于是,蜷缩了一冬又追逐了半个春天的心情完全被眼前的明亮给摊开了,心底的折折皱皱都舒展着在阳光下翻晒。“等闲若得东风顾,不负春光不负卿”, 你的春天或许就是从那一天才真正开始的,你的心就不止一次地往这里飞。当蛙声越来越密集,当女人们的着装由单衣薄成了轻纱,当阳光和油菜花的亲吻结晶成荚,你就不知不觉被时间推着走入了盛夏。

夏天的代村是荷花的盛事。人们或许会错过她的“小荷才露尖尖角”,会错过她的小如青钱的水上漂,但绝不会错过“亭亭净植不蔓不枝”的“莲叶何田田”。荷叶层层叠叠,高高低低,或含苞欲放或娇妍正好的荷花摇曳其间,如素衣粉裳的万千仙子翩翩起舞。走在被荷叶掩映的木桥上,犹如置身人间仙境,淡淡的荷香弥漫空中,深深地吸一口,身心都被涤荡地轻灵明净。有多少痴情的女子,希望自己能如荷,不染尘埃,不惹俗念,但既已为人,又如何能为荷,即使成荷,也是最不能心无旁骛的那一朵。于是,又轻轻哼起那首《莲的心事》,歌词里字字句句都是尘世。

清晨,这里会有晨练的人们,沿湖边小路或从湖心桥穿过,他们的脚步无不矫健有力,人也轻快自由。这里也是画家和摄影爱好者的福地,他们用手中的笔和摄影机将美定格。为了抓住瞬间的灵感,他们不惜等上好些时候,甚至会动用辅助工具,把荷叶荷花调到最美的角度。满满的一时令你找不到合适的方式来抒怀的美,就这样在他们手里唯美浪漫而又清润着。忽然你就联想到“江南可采莲”的生活画面,或者更想填一阙关于荷莲的词。当你满腔幸福或幽怨地从身旁经过,你也成为风景里适可而止的点缀。

时令进入八月,尽管还酷热难耐,但立秋已过,也算是秋天了,盛大的葵花节由此拉开帷幕。天南海北的游客慕名而来,使得代村公园游人如织,热闹非凡。万亩葵花名不虚传,从高空俯瞰,可以清晰地看到葵花迷宫和太极八卦图。清晨太阳未出,夜露深浓,排列整齐的向日葵,像威武之师的方阵随时等待检阅,又像是虔诚的信徒,庄严肃穆地等待神圣时刻的到来。彼时,你不禁油然而生对生命的敬畏。或心中默念“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的千古名句。

随着太阳的升转,向日葵也开始它不为人察觉的舞蹈。那是一场多么盛大的感动啊!千万朵葵花就是千万个笑脸,千万个笑脸就是千万颗太阳。 八月的天地间燃起梵高笔下热情的火焰。夕阳西下,余晖脉脉,向日葵又像一位思想者,谦逊地垂下了脑袋,无边的时空都在它凝重的沉思中安然入定。

向日葵收获的时候已是秋风飒飒,到满天飞雪时的兰花盛开,这段时间你要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之前,无论你读过多少关于兰的文字,赏过多少关于兰的画作,或许你也亲自侍弄过一两盆自认为还拿得出手的兰,那都不足为奇。当你冒着严寒赶赴代村兰花节,那才是真正的文人雅趣。兰生陵上,有王者之香,尽管一代风骚的屈原将此地命名兰陵时彼兰非此兰,但因兰在文学上的尊贵地位,将其选为兰陵的县花也是实至名归。代村的兰花,聚集了全国各地的名品,又聘请专家驻地研发新品。兰花在春节前后齐齐开放,为老百姓的传统节日增添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流水般的旋律还在古筝上流淌,弹筝的少女亭亭似月,嬿婉如春,选一僻静处独坐下来,随手从身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读几页文字,喝一杯暖茶,你便可以静享自己的安闲时光。

总之,在代村,遇见,就是一场一场的花开。公园里那些更多更多的花,随时随地都会吸引着你的眼球,调节着你的心绪。不消说华丽的郁金香,紫意盈盈的马鞭草,葳蕤繁密的蔷薇,只公园主干道两侧的国槐,当花蕊落地时,轻轻拈起一撮,就如同随手拾撷了一地细碎的光阴,那种花开花落总关情的感动,会在你心头久久回荡。

三、农情代村

沂蒙老街,一个体验乡愁的地方——仅这一句话,就让我对老街念念不忘。不忘的,不是令人垂涎的小吃,不是琳琅满目的商品,而是于老街街道穿行而过的感觉,是对童年记忆里农村生活的眷念和回望。

那时,房屋矮小,不规则的土路,邻居门挨着门或是斜对着门,从这个门槛走几步就踏进了另一个院落,在院子里端着碗也可以和墙那边的人说道说道土地和庄稼。那时月光比灯光要亮,像洒下了一地碎银,装饰着农人的梦乡。老街,虽然很多细节适应了现代人的生活,比如街道铺的整齐又平坦,安上了自动售货机,现代化的厕所,中西餐厅和书屋的结合,但偶尔的一什一物依然会带给你迢远的想象。 酒肆里飘扬的酒香, 人力车在大街小巷穿梭的身影,走街串巷卖糖葫芦的吆喝声,老戏台嗯嗯啊啊地把你带回到那些偎着草垛或伏在父母膝头听戏的夜晚,妇女们做女红时穿针走线的声响和灯光的火焰一起在寂夜里跳跃,老黑的竹筢上还缠绕着庄稼秸秆的清香。就像任何一个人的一生永远摆脱不了他幼时的影子,一个农民或农民的后代,即使他成功跻身于城市,但依然像随时搬家的蜜蜂 ,在他的回忆里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农村和土地。他们把祖辈传下来的那一亩三分地称为老家,即便它早已不属于他,没有了老宅甚或一根草棒,但他依然称之为老家,老家就是一个在心里永远也不会消失的地方。我虽然扎根不深,但也曾风风雨雨躬耕于田园,农民的血脉在我的身上留下根深蒂固的烙印。所以,我固执地认为,乡愁,根源于农耕,农民之于土地,是一种生命的植入,牢不可摧。世世代代在城市里辗转的人,不会有这么浓重的乡愁。

代村国家农业公园,最吸引我的自然还是“农业”这一主题。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名贵花木和水果,蔬菜实现了有机栽培和无土培养,西红柿可以像葡萄高高架起,辣椒可以像树一样生长,如娃娃如枕头的南瓜可以大如磨盘。无论蔬菜和水果都既可以观赏又可以食用,漫步其中你仿佛又回到自己的菜园。

走进农展馆,迎面而来的是高大的“天下粮仓”,带给人浓郁的农耕气息和丰收的殷实感。商业一条街里各种店铺作坊分列两旁,真实地再现了渐行渐远的生活场景。兰陵美酒馆见证了兰陵美酒辉煌的历史。铁匠铺的炼炉里,红红的火焰还啵啵作响。 木工房的师傅正投入地工作,仿佛能听见“哧——哧——”的锯木声,空气里散发着木质的清香。药铺里的先生,煞有介事地坐诊。裁缝铺里俊俏的小媳妇,正着一身水绿滚金边的中式丝绸裙装,神态安闲地铺展着蓝色印花棉布。街道的尽头是一所典型的农家院,低矮的草房,简易的锅棚,泥支的锅灶,老式的风箱,院墙上还挂着蒜辫,竹篦,水瓢等,房后有绿树掩映,院内置一座石磨。一切宛如昨日,锅棚上空还缥缈着袅袅炊烟,圆圆的磨道上还有年少时半夜爬起推磨的脚印。

当人们穿越而入“农耕时空”。抬头望,雪白的墙壁上是漂亮的篆体书法:顺天时,因地利,中人和。千百年来人们从劳动中得来的这些朴素的观念和信条,如一轮皓月普照着兰陵大地上的众生万物。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塑和劳作画面,不正叙说着这块神奇的土地从茹毛饮血的蛮荒走向富庶文明的现代,从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到精耕细作的古代农业再到今天现代化农业的悠久历史吗? 而那些陈列的农具,无不凝聚着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每次来,我都会在此久久驻足,想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漫长而艰苦的农耕时代在若干年后只能以“文明”的字眼在书籍里存留,对苦中作乐的田园牧歌的热爱也更加的汹涌澎湃。

前段时间,陪着父母重游代村。逛完老街,走过竹林水岸,又看过荷花,我说这里多好啊!母亲却说:不好,还是馆里有大花轿的那地方好。父亲也应和道:馆里好,还是农展馆里有看头。随即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起那些他们认为我不懂而实际上我熟悉它们就像熟悉村头的秋风一样的农具。五月里,因天不作美和我们的忙碌,使父母失去了一次来这里赏花的机会,本来,这次想做弥补,可我却猜错了他们的心思。夕阳下的父母苍老而疲惫,但当说起这些时,他们却是那么的眉飞色舞,神采飞扬。

癫痫病发作的表现癫痫病哪里可以治左乙拉西坦片有多大药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