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平原上的眼睛(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再一次走近沙湖,是冬天,正值暮色四合。刚才还看见残存在贺兰山巅的那一抹红晕,此时,已被夜色吞噬,只留下黛青色的苍茫。

我来沙湖的前一天,一场不大不小的雪,曾光顾了宁夏平原,因此,湖面上只留下一片洁净。到这里,并不是要看雪色或雪色之后的沙湖,而是参加一个并没有多收益的会议。这个季节,会议的组织者将会议的地点安放在这里,在我认为并非匠心独具,而是有些大家都明了的秘密。之前曾来过沙湖,那时的沙湖,仿若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整个面容写满了青涩和稚嫩,商业的烟火似乎还隐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而现在,这片洒满湖光与沙色的地域,已出落成了一个妖艳、妩媚、丰满、性感的女子,在人来人往的风尘里,尽情地张扬和裸露着自己的骨感,期待更多的目光,将自己的肌肤从强烈燃烧的火焰里扶起。事实上,这种完美的期待,被这个叫沙湖的女子,在这块地域上演绎得淋漓尽致,甚至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因了久居山里的缘由吧,我从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层层叠叠的山,它们一路远去,没有尽头,因而,对于水,有种天生的渴盼和爱恋。坦诚地说,我第一次看见偌大的、浩淼的水域,是在沙湖。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凡走过的地方,特别是与水有关的地方,总会出现在我的镜头或文字里。偶尔,翻看旧文的时候,总会站在地图前,找寻地图上那个被色彩的线条界定的圆点,盯着那个圆点,回味那时候与水有关的景致。

当水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冰或者雪,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并没有因为她失去了原始的柔软而远离她,逃避她。相反,当我站在不期而遇的冬天的湖面前,思想就如同此时湖面上的冰,凝固成坚硬和单纯。在这里,这样的一片晶莹剔透的白,耀眼的白,没有任何杂质任何欲望的白,毫不吝啬地收留了我不断奔跑的忙碌,收藏了那些纠结又纷繁的世事。

晚饭之后,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开会的人,开始相互发着象征着身份的纸片。在纸片里认识,又相互寻找机会,寻找可以利用的机会而去了需要的地方,比如这里的保龄球馆、游泳池、会所、KTV等等一些时尚的场所。在这些场所里,他们可以大胆地推销、演绎、张扬自命不凡的才华,以此博得掌声和铭记,好在以后的仕途或财道上相互吹捧,相互利用。我的秉性注定了我的孤独和忧郁,总是躲避和远离着敷衍与喧哗,这样的“圈子”,我是挤不进去的,哪怕支出浑身解数。

和往常一样,总是要在晚饭后散步的。于是,沿着湖岸,在步履里释放无限大的想象。

毫无疑问,这是宁夏平原上众多湖泊中最美的一座了。高山、平原、湖水、沙漠、芦苇、水鸟……这些原本就在这里存在了上万年的自然事物,在旅游这个铺天盖地的名词尚未到达这里之前,它们固守着各自的秘密,并在这些秘密里衍生着平衡和互补。然而,随着经济活动的海拔在无休止地长高,伴随而来的尽是商业的烟尘,它可以弥散到任何一个地方,沙湖也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被人们发现。从青涩到丰满,一路走来,人们也追随着她的美一路走来,领略她的丰姿与神奇,然后留下大片的惊叹,大声的惊叫,最主要的还有工业的腐蚀和污染。

这样走着,又胡乱地想着。偶尔也会听见夜色里往来的汽笛声,汽笛之后忽明忽暗的灯光,以及灯光之后留下的瞬间黑暗。目光稍微向西一侧,也能看见远处贺兰山的轮廓。至于沿湖的那些宾馆、度假村、休闲场所里发出的色彩,我是不会去关注的。我知道,这些色彩距离我很远,我的生活与这些光线无关。而这些闪烁在大地之上,此时繁华的光线,与远处被黑暗笼罩着的贺兰山是无法比拟的。它们只是大地之上一闪即逝的过客,随着湖水的荡漾而存在。有一天,湖水消失了,灯的光晕与浮华也将渐次湮灭,这绝非是我的杞人忧天或者危言耸听。曾经无限风光、无限神秘的罗布泊,现在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符号;美丽的艾丁湖,在吐鲁番盆地的沙漠里仿若一滴眼泪;被油菜花掩映的青海湖,在那些红衣喇嘛崇敬的等身长礼里日渐萎缩;充满神奇的九寨沟,那些安静了上万年的澄澈与剔透,在越来越多的人的呼吸里开始消瘦……而我眼前的沙湖,谁能保证她的寿命?大地原本是安静的、平衡的,一旦有了人的目光、声音和履痕,忧伤不再遥远。

也许我是一个消极主义者。在我看来,越来越火爆的旅游产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人类对大地的掠夺和宰割。之后,在大地之上,拥有话语权的人们,又开始在无数的字里行间留下遗憾、惋惜、痛斥和谩骂。

但愿我的消极不是多余。

月亮从东边的鄂尔多斯台地上缓慢地升了起来。这应该说是一年中第11个满月了,再有一次丰满和圆润,它就结束了自己一年中的使命。其实,时间对于月光是缓慢的,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它的升起和落下,不会对奔跑在物欲长途上的人们构成任何想象。

用来休憩的木质长凳孤独在湖边,就像现在的我。轻轻地拂去雪融之后留在长登上的灰尘,静静地坐在洒满月光的湖岸,感受晶蓝而空阔的苍穹,感受深邃而静谧的大地。

热闹了一个春天,一个夏天,又一个秋天的湖水,这时候把自己藏在月光之下,冰雪之下。月光落在湖面上,与雪色融为一体,分不清哪是月光,哪是雪色。一根枯黄的芦苇,静默在冰面之上,没有风,月光使它的的影子更加单薄清瘦,而扎在冰面之下,扎在湖水之下的根须,我不敢想象它此时所承受的寒冷。真的,我不敢去想象,我知道这时候,它的身体失去了华丽,失去了春夏时间的妩媚,但它的根和骨髓依然活着,蕴含生命的精华,期待下一次绽放。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

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会相恋,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这相思的熬煎。

当我浸泡在月色与雪色交融的清辉里,这首《在那东山顶上》从不远处的会所里悠悠响起,在夜的沉浸里飘了过来。

写这首诗的人叫仓央嘉措,藏传佛教里的六世达赖。这几年,关于他的身世、他的歌以及他的书到处流传。

每一次,遇见仓央嘉措的诗文,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总会在心里感念,感念三百年前落在拉萨街头的那一场雪。如果没有那一场雪,也许仓央嘉措只是坐在佛禅上的一个喇嘛,而不是今天令人敬仰的诗人。在政治、宗教、权术与阴谋的纠缠里,年轻的仓央嘉措决然遁去,从雪域高原出发,游离了印度、尼泊尔、蒙古之后,这个伟大的门巴诗人,将自己的肉身灵塔安顿在了贺兰山西麓的一条山谷当中。

如果真有灵魂存在,我不知道此时沉睡在贺兰山里的仓央嘉措,是否听见了这动人的旋律?他是不是端坐在某个山头,瞅着东边鄂尔多斯山地上升起的白色月亮,聆听这首原本属于自己的诗歌。

旋律在夜色中遥远,诗文在浪漫里凄美。相见之后的相恋,熬煎的不仅仅是仓央嘉措,还有后世无数的男女。

起风了,寒冷袭来,我当回去,回到今天夜里,暂时属于我的那间房子。如此鲜活的月色本不属于我,应当属于那个既有宗教的神圣,政治的诡谲,凄美的爱情,却又命运无常的仓央嘉措。我只能面对这样的月色,留下无数的静谧与惆怅。

沙湖就在我的眼前,并不遥远。

月光也不遥远,就挂在我一抬头的地方。只要我愿意,便可虚构和幻化许多与月亮有关的场景、传说、诗歌的意境来丰富心灵。

搬了房间里柔软的沙发,置于这座临湖而建的宾馆的露台上。关了房间里所有的灯,让月光流泻于屋内。月光是清冷的,湖水是清冷的,当然我的一些想象也是清冷的。这些年,清冷一直追随着我,坚持用清冷解构白天里一些纠缠不清的繁复。这种坚持与清高无关,与生活无关,与孤独有关。

斜躺在沙发上,没有热度的月光朦胧在眼前。一根烟在我的手指间缓慢燃烧,在燃烧的想象和虚构里,看这一地月光,挥洒在这个最为疲惫的冬天。

曲终人散,是他们的声音破坏了来自沙湖的宁静,闯入月光下我的想象和虚构。我无法留下这短暂的无奈,只好从旷远和清冷里,收回所有的虚构。

沈阳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成年人常见的癫痫病病因西安可以治疗小儿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