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房子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语录

   不到五十岁的望福过了几年轻松的日子之后再次被房贷缠上了,身累加上心累,让这位白面书生在短短几年内蜕变得又黑又瘦、满脸皱纹、弯腰驼背。他今天和往日一样,下班后匆匆回到家中,打开房门后急匆匆地从妻子胡杨手中接过摩托车钥匙,出去跑摩的挣钱。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按照“哪里来,那里去”的分配原则,被分配到县水泥厂工作,他在厂里学历高技术好,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技术骨干,很多老工人还依然住着集体宿舍,他却住上了三室一厅的福利房。和胡杨结婚不久,厂里进行房产改革,他找亲朋好友借了两万多元,再加上自己的积蓄,买下了这套福利房。
   每天穿梭于各车间之间,他习惯了机器轰鸣、尘土飞扬的生活,儿子却不习惯,从钻入母亲肚皮那天开始就伴随着灰尘、噪音成长。孩子的相貌集中了他和妻子的优势,国字脸,皮肤白净,五官端正,体型匀称,身材硕长,读书成绩却一塌糊涂,老师说:“你儿子很好动,上课心神不定,无法安心学习!”
   儿子的考试成绩竟然连续几学期都位居班级后列,这让望福和胡杨非常不安,儿子读小学二年级时胡杨辞职了,在家专职陪儿子读书,养家糊口的重担则交给了望福。
   儿子打球一学就会,跳舞一点就通,但打开课本马上呵欠连天,上下眼皮频频碰撞,胡杨就在望福面前抱怨道:“辅导儿子的学习比上班还辛苦啊,我还是去上班吧,他真的不是读书的料!”
   “除非弱智,否则成绩不会这么差!”望福不甘心,就带着儿子到医院检查,医生对他说:“你儿子的智力没问题,看他焦躁不安的神情,是不是你家周边环境太噪杂了?”
   望福点了点头。
   看来要提高孩子的成绩,只能迁移出这个噪杂的小区了,但要再买一套新房子,他们手中没那么多钱,不得已最终将房子低价卖给了厂里一位临时工,在县城一个幽静的小区按揭购买了一套三居室新房。
   新房前面有一个面积较大的花园,绿草青青,树木茂盛,鸟语花香,这里距闹市区不远不近出入方便,尽管小区房价比其它地方的房价贵得多,但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了这套房子。
   住进小区不久水泥厂破产了,望福也下岗了,可他有一技之长再就业不发愁,挑来选去他最终选择了一家电子厂,因为其它工厂每天都要上十二个小时的班,唯有这家电子厂每天只需工作八个小时,而且每月还有四天的休假。
   望福的工资每月按时交纳房贷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养活一家人必须另辟财路了。第一天下班后,他进卧室脱下白衬衣和领带,换上了一套破旧的衣裤打开门走了出去,妻子胡杨正在辅导儿子做作业,听到关门声追了出来,问道:“你去哪儿?”
   “去跑摩的!”望福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怕丢面子?”妻子站在门口难为情地问。
   “不偷不抢,丢什么面子?没钱养活一家人才丢面子呢!”望福启动了摩托一溜烟跑了,胡杨望着他瘦弱的背影,一阵的心酸……
   儿子已经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入睡了,月亮被乌云遮住了,燥热的房内飘来一丝凉风,紧接着狂风透过敞开的窗户涌进房内,将儿子书桌上的作业本恶狠狠地掀到地上,胡杨赶紧关好了门窗。这时,一道道闪电照亮了黑暗的天空,接着雷声轰鸣大雨倾斜而下。
   丈夫还没有回来,胡杨站在窗前隔着玻璃望着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雨心急如焚,时间快到12点了,大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她望眼欲穿翘盼着,终于从大雨中传来了轰隆隆的摩托车声,她欣喜地看见丈夫趴在摩托车上朝门口驶来。
   “怎么才回来?”她打开门站在门口满脸欢喜地迎接着丈夫。
   “今晚赚了一百多!”望福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递给了她喜滋滋地说道。
   “累病了,挣再多的钱又有何用?”妻子将钱扔到沙发上,帮丈夫脱下身上湿透了的衣服。
   “我身体好得很,不是轻易能累病的,明天下班后继续跑摩的,挣这个钱容易啊!”望福在妻子脸上亲了一下,兴奋地回答道。
   两年后房贷终于还清了,儿子也上了大学,妻子不准望福下班后跑摩的了,两人吃过晚饭后,不是在一起散步、聊天,就是一块儿读书赏评,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光。
   工资在不断提高,城市也在快速成长着,不知不觉中小区周围已经是高楼林立了,站在阳台上不能再看到远处的青山了,打开窗户,阳光和微风被周围的高楼遮挡住了,小区后面狭窄的公路被扩宽成了六车道,往来车辆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噪音时不时肆虐着,树叶都被厚厚的灰尘覆盖了。
   一个晚上,妻子依偎在他的怀里忧心忡忡地说:“这噪音太大了,我受不了了,再下去的话,恐怕我会吓出心脏病的啊!”
   “这比水泥产的噪音还大吗?”望福用粗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治疗好糙的大手在妻子细嫩的身子上抚摸着安慰道。
   “水泥厂的噪音大,但噪音传递均匀,车辆的噪音在耳边猛然一声尖叫,这样的噪音我哪受得了啊!”妻子愤愤地说。
   望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刚才还准备在妻子身上来点激情,一下子泄了气,松开了妻子翻身平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心里诅咒着这些打破夜晚宁静的车辆。
   一天,住在乡村的母亲到城里来看望他们,睡了一夜,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望福听到母亲卧室的响动声,就爬了起来,推门看见母亲在收拾行李,忙问母亲:“妈,这么早就想回去?”
   “唉,躺在床上,车轮滚滚的,就像从身上压了过来,刚合上眼,那急刹车的声音又马上把我吓醒了,一夜都没睡着啊!”母亲一脸疲惫地说道。
   母亲收拾好行李说:“你们也不用挽留我了,我趁早坐头班车回去,在家好好补一觉!”望福在送母亲回去的路上,母亲对他说:“你们房子周围的噪音很大、灰又多,继续住在那里,我真替你们的身体担忧啊!”
   望福和妻子不是没考虑过换一套房子,但房价猛涨,卖掉这套房子,重新再买一套,仅仅够买一套面积相当的毛坯房,添置家具、装修,又要去银行按揭,一想到按揭,望福就不寒而栗。
   一个夜晚,望福和妻子好不容易入睡,轰隆一声巨响,两人不约而同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以为发生了地震,来不及穿衣服,抱着被子朝门外跑去,小区外人声鼎沸,警车鸣叫着,一场车祸刚刚发生在他们的楼下,看到警察从车轮下拖出一具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妻子吓得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靠在望福胸前绝望地说:“再不换房,我真担心吓出神经病啊!”
   他们痛下决心卖掉了这套房子,搬家的前一天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彻夜难眠……
   新购买的房子附近没有公路,卖房子的价格刚好够买这套新房,只不过总面积少了二十多个平方,房子周围没有绿化小区,也没有假山假湖,搬进来的第一个夜晚躺在床上,听不到任何喧闹声,妻子说:“我就喜欢这种宁静!”
   天快亮了,妻子摇醒了望福,他迷糊着眼睛说:“我今天不上班,让我多睡一会儿。”
   “你闻闻,家里咋这么臭?”妻子的话还没说完,一骨碌爬了起来,跑进厕所后呕吐不止。
   望福彻底惊醒了,果然周围臭味难挡,他爬起来打开灯在家里四处寻找臭源,整个房内都充满了臭气,他打开门走到楼下,一对老夫妇正在他家卫生间下面一间狭窄的架空层内忙碌着,臭气就是从楼下架空层内传出来的。
   两位老人大约七十多岁,满脸皱纹但看起来精神矍铄,一位老人推着板车,一位老人正从房内大坛子里掏着腌蒜叶,没想到腌制过程中传递出来的味道竟然如此恶心难闻。
   比腌制蒜叶臭味更大的是老人制作的臭豆腐、豆豉臭味难闻,而且霉气充斥着周围的空气,望福真担心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哪一天会患上癌症。
   望福原地旋转了一周,惊讶地发现楼下每间架空层里都有不同老人活动的身影,他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情:腌制蒜叶、臭豆腐、豆豉……
   有一位老人抬头看见望福,主动问道:“买腌蒜叶吗?”
   望福摇摇头回家去了,妻子还在厕所里呕吐着,他扶着妻子从家里走了出来,来到到江边公园,微风吹过,身上有了寒意,他们偎依在一起坐在公园内一块大石头上,这时远处传来老人的喊叫声:“臭豆腐、豆豉、腌蒜叶哟!便宜卖哟!”
   等老人们的声音在空中消失后,望福扶起了妻子回到了小区,一对中年夫妇从小区内走了出来,看到他们站住了主动和他们打招呼:“我们住在你们楼上,看到你们昨天刚搬来的,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
   “我想问一下,周围的气味为何这么臭?”胡杨怯怯地问道。
   “我们这里什么都好,就是臭味、霉味太浓了,很多居民都是因为受不了这个臭味和霉味才搬走的,你们房子以前的主人也是因为受不了这难闻的气味,才将房子卖给你们的。”中年男人解释道。
   “臭气熏天,难道没有人来管管?”胡杨问道。
   “卖酸菜挣点养老钱,也不犯法,谁管?再说了,受不了这气味的人,可以将家搬走呀!”女人回道。
   “您们受得了?”望福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中年男人问道。
   “我父母也在这儿做酸菜卖,收入还不错,七十多岁的人,每月有将近五六千元的收入,不比我们打工的差,我们也准备回来帮他们腌制酸菜!”中年男人兴奋地说道。
   望着中年夫妇远去的背影,望福夫妇心中拔凉拔凉的,“这里不适合我们居住,我们不搬家不行呀!”
   “不担心按揭还房贷?”妻子问道。
   “大不了重操旧业,再跑几年摩的!”望福坚定的口气回道。
   “儿子也不需要我照顾了,为了舒适的生活环境,我也可以出去找工作挣钱的。”妻子说。
   这天他们在县城内四处查看,选中了一个远离市区地处城乡结合部的一套商品房,房子面朝长江,花园内刚移栽的小草充满着绿意,房后背靠着小山,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周围没有工厂,环境优美,景色宜人。
   他们果断地再次卖掉了这套刚购买的房子,按揭三十万购买了一套楼层较高的三居室房子,站在阳台上,县城全景尽收眼底。住进去的第一天晚上,妻子兴奋地说:“这套房子就是我们这辈子最后的归宿了!”
   “不是归宿也不行,我们再没有能力继续按揭买房了!”望福有点失落地说。
   “这次按揭的钱你不要太操心,我昨天在超市找到了一份工作,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明天就上班,每月一千五!”妻子兴奋地说。
   “这么低呀!还是不去为好!”
   “两人挣钱总比你一个人挣钱还贷容易啊!”妻子扑在他身上撒着娇说。
   两年后的一个夏天,天气燥热,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却不见下雨,望福扶着妻子亦步亦趋地朝家走去。
   到了小区后门,他们看到一群人在议论纷纷的,望福赶忙走了过去好奇地问:“你们这在议论什么?”
   “房后的这些小山很快就被削平了,一条高速公路将从我们屋后穿过,以后我们这里就热闹了!”一位老人兴奋地回道。
   听罢这话,望福一脸的愕然……

共 3972 字 1 页 首页哈尔滨治疗羊角风的医院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53472&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