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向一株眉豆致敬(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还是几年前3月的一天,跟家人到外面吃饭,从店主那里弄来两粒眉豆种,随意埋在我办公室室楼顶的花坛里。

半月过后,两粒豆瓣挟着一株嫩芽拱土而出;又过半月,便有长近一米的蔓儿攀上原先长在花坛里的黄槐身上。

种眉豆原本只在消遣,不在乎收获,所以,对眉豆的态度也就不冷不热,有空或想得起时就去浇浇水,没空又想不起时,就任其自生自灭。

可眉豆全然不在乎我的冷抑或热,它竟在少雨的春天迅速成长,由一株羸弱的幼苗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家族,并将势力扩张到槐树的每一根枝条,成了槐树的统治者。

五月刚到,它就开出一串又一串紫红、娇艳的花。我对眉豆有点刮目相看了,也越来越殷勤地去照看它。

六月,我陆陆续续地摘到一捧又一捧的青中带红的豆子。且跟同事调侃:陶渊明是“采菊东篱下”,而我则为“摘豆五楼顶”。那豆甜美无比。

正是花开豆结最盛之时,学校放暑假了,我上楼顶给眉豆浇一次足水,并在心里与她告别:眉豆啊,下学期我们再晤面吧。

然而,新学年开学我们的办公室调整到新教学楼的五楼,两楼相距虽然不是太远,但上上下下多少有点麻烦,加上教毕业班的课,而且暗忖:长达近两月的炎热酷暑,雨水又那么少,眉豆还有命吗?便不再上那边旧楼的顶,久而久之,对眉豆渐渐淡忘了。

初三上学期,我没有想起眉豆,初三下学期,我更没有想起眉豆。这期间,先是南方大部分地区遭受了雨雪冰冻的袭击(我所在的地区也未能幸免),后又是“5·12”四川汶川的大地震,一株小小的眉豆,在这非常时期,在这几乎全民忙着抗震救灾、捐款捐物,继而又是我忙着指导学生复习、中考的非常时期,怎会让人想起它来呢?!

转眼又是一个长达两月之久的干旱少雨、酷热难耐的暑假。

新学年开学后,我们的办公室再度从新楼搬到原来的旧楼。

刚开学总是忙碌的,也许是10天,也许是半个月,待一切步入正轨后,我才抽出点时间到楼顶走走。

走上熟悉的楼梯,穿过熟悉的有点破烂的木门,来到加铺了地砖的楼顶,信步走去……未走几步,就看到近30米长的花槽的尽头一团若有若无的绿和若隐若现的红——这时脑海全然没有眉豆的概念——是什么?这边花槽里的黄槐和木芙蓉均已掉光叶子,显得无精打采,是谁竟用独特的色彩点染了这空旷、冷寂而枯燥的楼顶的一片天空?紧走几步,终于看清那团若有若无的绿和若隐若现的红原来是攀附在伞状黄槐身上的眉豆啊!

绿的是它密密层层、重重叠叠的叶,正值深秋,叶片呈现些微红斑;红的是它缤纷开在叶间的花。豆子呢?一簇簇这里那里地结满了:有的高调地昂扬于叶片之上,有的则谦恭地躲藏于花间叶底。

啊,眉豆!经历了两个酷暑再加一个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寒冬,你却依旧绿,照样红,更捧出累累果实!

世人总是赞美松柏的刚毅,小草的顽强,今天,我却要为你歌唱了:你不被重视,却自尊自强;你被遗忘,却仍以花叶的灿烂昭示自己的存在。

我禁不住要向你——一株眉豆,致以真诚的敬礼了!

药物治疗癫痫的效果咋样?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有哪些甘肃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要按时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