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留香】不可忘却的纪念(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一.不可忘却的纪念

七月,又是父亲含冤离世的忌日,缅怀,自古就是一个埋葬思念的词汇。那萋萋碧草,那淡淡梨花,那蒙蒙烟雨……漫天的思恋,未必能换回一丝怜悯的殇璃。而我,抑或是长久的伤痕积习,总牵引出沉睡的愁绪,倾诉痛楚的曾经。虽犀利,凄婉,但毕竟是早已疲倦的余悸。

----------题记

父亲含冤离世已四十来年,那是一场不愿触及的文革历史悲剧。历史的长河流沙滚石,洗濯出几许清净呢?曾经闹哄哄的文革“道歉”,不过是向世人提供遭受迫害者的资源而矣!

值此清明之际,缅怀父亲,寄托哀思,却追寻不到几许挚爱和温存。只是慎终追远,不可忘却罢了。

然,每当提起,心中那狰狞的伤口终是难以愈合。那固化的回忆无法抚慰凄苦的心灵。只是许久不曾写下一纸残章,皆因岁月蹉跎,心已消磨得逐渐找不到几丝书写的色彩。

日月如梭,那段难以释怀的伤心往事,仍像一把尖刀,直刺着我受伤的心口,以至我再也不愿追忆那血淋淋的点点滴滴,留下更多的是沉默或是无奈的反思……

我从小热爱党,热爱领袖,崇仰真理,追求先进,可是,当我随着史无前列的浩劫接触社会,审视现实时,竟发现现实意义是那样的滑稽莫测:

我目睹了在所谓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下,带着饥色的农民;

我饱览了卖着国家设备发工资的主人翁精神;

我聆听了人民公仆给群众穿小鞋的领导艺术;

我直面了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划清界线的市侩法则;

我耳熟能详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发展规律,可百思不解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中国,国民经济面临崩溃边缘的残酷现实;

我相信真理,真理却动摇不定,不堪一击;

我追求先进,先进与落后竟是那样模糊不清,难以分辨;

我敬畏法律的威严,可打砸抢大行其道,冤假错案遍及神州大地;

我自豪于文明古国,礼遇之邦,可人性泯灭,良知无存,道德毫无底线。

正是那场浩劫,已过而立之年的父亲,在心灵重创和肉体残酷折磨中含冤离世;

正是那场浩劫,年方二十八岁的母亲,为捍卫对父亲正义与忠贞,为维系家庭的生存,忍辱负重守寡至今;

正是那场浩劫,年迈体弱的奶奶,因无法承受失去爱子的精神打击,于父亲离世一个月后撒手人寰;

正是那场浩劫,童年的我和四位兄弟妹妹永远失去了珍贵的父爱;

正是那场浩劫,全家几载屈辱地带着“现行反革命”的“帽子”无法抬头做人;

正是那场浩劫,演绎了卖房葬父的人间悲剧;

正是那场浩劫……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睹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往事不堪回首,缅怀,只是不可忘却的纪念。

二.又是清明节

曾经,我满腹的哀思萦绕心怀……又是清明节,总想写下只字片言,寄托对父亲的怀念。然而,即便提笔,却又诧异地感觉到“父亲”二字如此沉重,且遥不可及。

我饱含深情,写尽沧桑,却写不尽内心深处的那份忧伤。父亲,不过是一首深沉的诗。逝去的痕迹,盖满了遍地枯叶,萋萋的芳草,早已销声匿迹。倘若追思,也恍若梦魇……

在我幼小的残存记忆中,父亲曾被人扣上“现行反革命”帽子,进牛棚,遭关押,挨批斗,甚至严刑拷打,无休无止。似乎在那个年代平凡得太自然,直至离开人世。

那时,我曾无数次愤愤不平地质问母亲:“别人家的孩子骂我,甚至打我,你为什么叫我不还口,不还手?难道我不是你亲生的吗?”任凭母亲怎么解释,我都无法理解。

那时,我曾记不清多少回胆怯地抚摸着父亲被打的伤口,责怪他“不听话”,老在外面跟别人打架弄伤自己。当难得回家的父亲,再次拖着受伤的肢体进家门时,任凭父亲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道理,我都无法原谅他的“不听话”。

那时,我曾每次对着把父亲带走的人大声吼到:“我爸是好人!”尽管投来的目光同情怜惜的多,但面对有时的凶狠呵斥和威胁,我从未畏惧和退却过。

正值中年,有思想,有才华的父亲,因为身心的严酷摧残至极,最终含冤离开了人世,离开了他无比眷恋的亲人。时至今日,偶尔回趟老家,也仍有乡邻感叹:平反又换不来生命,真不该发生的事,太可惜……仅此而已。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父爱如海,可父亲留给我和全家的仿佛是那遥远天际无数的幻影,却不时有乌云翻滚,惊涛骇浪阵阵袭来,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灰色的童年,压抑的童年;伤痛的父亲,苦难的父亲;从来不愿想起,却又至今不曾忘记。

年年清明节,岁岁相思泪。

西安癫痫医院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原发性癫痫病的发病原因是什么郑州哪个医院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