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变迁】又闻源头打石声(征文·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高考作文

雨生百谷的日子,我慕名而来!只为找寻那个曾经以“打石”为生的村庄,那个村庄就在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值夏镇,名曰源头,当地人称为“打石源头”。

小村有四百余人,早先,男丁大多以打石头或石雕为生,整个村子建在一片石块上面。附近有四个红米石山,当地人称为“石窝”。

我怀着一丝虔诚的心,想与这个小村肌肤相亲。

车子刚入值夏镇,在一个分叉路口右拐,过一座简易的桥,再继续前行。此时,嫩绿的秧苗已经下田,蔷薇花开到荼蘼,一只只白鹭在空中翻飞,柚子花的香味馥郁。

这是一个小山村,布满石头的小山村。

如今,延续了六百多年的铿锵打石声,已经远去。

都说“农村五月无闲人”,此刻,虽然还只是农历三月底,路过的村子里看不到几个人,都去田里忙“春插”。

进村新建了一座牌坊,牌坊上题有“源头杨村”,从两旁的对联可知,这个村源自吉水湴塘,是“孝悌”和“礼仪”之族。

车过大牌坊,走过一段“S型”的上坡水泥路,只见排排整齐的老房子映入眼帘,走近一看,里面当阳的砖墙上,有青石雕刻的文革标语“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我在别处多见手写的标语,这在石头上雕刻的标语,还是第一次见到。

六十六岁的杨成椿老石匠刚从外面采摘金银花回家,他和妻子梁礼华正在小院里晾晒金银花。旁边,几个石头垒起的红石墩子上面,种着两盆葱碧的香葱。他家的门楣上阳刻的“居成椿茂”,出自杨师傅之手,他还巧妙地把自己的名字镶嵌在里面,家门口,有几分雅致的照壁上,题写的一副对联彰显出杨师傅的文化特质。

据族谱记载,源头村原名叫庐陵源溪村,开基祖杨文涣在1363年从吉水湴塘来到此地。当时,这座石头山有胡姓和欧阳两姓。开基祖带着两个儿子在此搭建茅棚,所以,这里也叫“白茅坑”。

杨成椿师傅初中毕业,从十七岁就开始跟着父亲杨天祐打石头,一直打到现在。他妻子说,你们来得真巧,他刚刚一脚功夫回来。如今,在源头村,搞石头雕刻,年纪最大的就是他了。他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在外面打工。如今,他有严重的尘肺病。说起病情,他的两只手在胸部比划着,两叶肺已经严重钙化了。现在,他一呼一吸都喘着粗气,非常吃力。不过,跟我们介绍他的打石经历时,依然兴致很高。

在一旁的妻子伤心地说,要是知道落得个这样的身体,就是讨饭也不会让他干石匠。打石头苦得很,从年头忙到年尾,大年初一,只歇上午半天,下午就又出去打石头了。

说起自己雕刻的大作品,刚才还气喘吁吁的他,眼睛里放着亮光。他说,吉安县庐陵文化广场、文天祥纪念馆、生态公园里,都有他的石雕手艺。

这几个参观点我都去过,只是,在欣赏石雕的同时,我根本想象不到如此精美的石雕就出自民间杨师傅之手。

以往,我穿梭在古村,总是惊叹于祠堂里石狮的精致,石鼓的威风,门槛石的凝重,石柱的挺拔……只关心它们的年代、材质和风化程度,极少能再延伸想一下,去想想这些精美石材出自何方,它背后的能工巧匠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通常,我们说匠心独具、匠气十足,是对匠人精准的描述。听到杨石匠那“一张口就喘三喘”的声音,我心里五味杂陈。多少背后的故事,多少辛勤和汗水,多少叮咛和牵挂,多少坚持和挣扎……伴着春日的蔷薇花和鸟鸣声,我倾听着一代石匠的故事,也是在打探一个石匠的生命密码。

杨师傅说起村子附近的“对面岭”,就像回到了壮年。他说,现在,整个村子就是“底朝天”了。见我不解,他说,原来,这里是个石头山,一代代采石打石,石山一年年变矮,可以说整个村子是在山底了。为了保持风水,这里早已禁止采挖石头了,石头山现在叫“禁山岭”。

在他家厅堂的木沙发上落座,他给我看了他自己精心雕刻的一对红米石的小狮子。左边的雄狮子是开口的,右边的雌狮子是闭口的。把石狮子摆放在厅堂的条几上,有辟邪的作用。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石狮子,从下胚子到雕刻结束,要花上四天功夫。

说到雕刻的石狮子,杨师傅说,在城里见过一个超大型号的石狮子,材质和雕工都是上乘,就是不懂规矩雕错了。我问起缘由,他不好意思地用手比划着说,那个石狮子的阳具有半尺长,一看就知道是外行雕塑的。因为石雕行有句俗话:塑菩萨不能看出卵来。雕塑石狮子,也是一样的道理。

他父亲杨天祐从十二岁就开始打石头和雕刻石头,七十二岁离世。这六十年间,经他打的石头,早已堆成了大山。杨天祐带领杨成樟、杨成尧、杨成桢、杨成松、杨成墡等本村石匠,参加过永丰恩江大桥和跃进桥、吉安禾埠桥、高塘桥的建设,个个都是手艺精湛的技工。几十年来,杨成椿参与修建了多座大桥,自己记得清清楚楚:富田杨渡村的学士桥、安福的大陂桥、寸头桥等。说起修建学士桥,他说,出石头胚子花了一年时间,做“拱”花了一年时间。如今,这座宽四米的石拱桥还在,可打石匠杨师傅却老了。这些石桥,流着一个个老石匠的心血和汗水,那叮叮叮当当的打石声,虽然已经走远,可往昔的一幕幕,从一个老石匠绘声绘色的描述中,我依然能听出虔诚和自豪。

一只陶瓷走天下。

一门技艺度春秋。

我问他当时打石头的初衷是为什么?他苦笑着说,还是为了讨生活,为了这张嘴巴。在生产队时,到外面打石头,一天一块五角钱交给生产队算工分,可以记十分。后来,就做打门墩、打石磨、雕石窗等与石头有关的活,他差不多全干了一个遍。

日子如转动的磨盘一样,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无休无止地向前转动,天长日久,石磨的牙齿钝了,石墩踢出了豁口,石窗也在岁月的风雨中风化,杨成椿师傅的头发白了、皱纹深了、脊背驼了、手茧厚了,走路颤颤巍巍,身体的原因,早两年他就不打石了。那门相伴一生的手艺,养活了一家老小,也害得他落下一身的病。

问起打石和雕刻所用的工具,他妻子连忙爬上楼去取,一把锤子、几根钢钎和錾子。本来,我是想把伴着他一生的工具,放在厅堂的茶几上拍摄,杨师傅说,要跟我们演示一番。他来到屋后,屋后就是一大块石头,只见他右手紧握铁锤,左手紧抓钢钎,掷地有声地打起石头来,一招一式还是那么有力,全然看不上他是一个走几步就喘气的病人。

这是职业的魔力吗?

此刻,春日的午后,光线出奇地好,杨师傅的身影,沐浴着暖暖的光泽,让人心生敬佩。

顺着他的手,我和铁锤对视,这把铁锤原来是实心的,现在高低不平的凹面,是和錾子年年月月的磨合形成的。好像能发出“吼!吼!吼!”的声响。再细问,这把铁锤才用两年就成了“花锤”,上面凝结的汗水,跌落了一层层的心酸。

千凿万錾的执著和辛苦,在那把凹凸不平的铁锤上找出了答案。

我的思路驰骋着,恻隐之心被小心地打开。又有多少疲惫和劳累,多少匠心和恒久,多少憧憬和坚持,我是找不到答案的,它们已经在寒来暑往的光阴里,消耗着一代代石匠的体力,侵蚀着一代代石匠的健康,也供养着一代代石匠一家老小的生计。

敲碎过多少石头?天上的太阳记下了那沉甸甸的重量。

雕刻了多少图案?清澈的月亮投下了敬重的目光。

累瘦了多少铁锤和钢钎?房梁上的燕子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生,他生在石头窝,打了一辈子石头,把一块块冰凉的石头捂热了,如另一种啄木鸟一般辛勤,把生活的艰辛和苦难,一并啄下来,再慢慢咽下去。

我曾读过这样一首短诗:锤钎训石语铿锵/塑像雕龙刻凤凰/扮靓公园路桥景/树碑立传为人忙。如今,源头杨家村新一代的打石人已经没有了,这又苦又累的手艺,找不到传承人,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吧。

问话当中,我得知先前看到雕刻在石头上的文革标语,是他父亲先用复写纸描在石头上,然后一点点细致地雕塑,于一九六九年完工的。

他说陪我们看古村、看各种精美的石雕。我有点于心不忍,不是心疼他,而是心疼他那两叶脆弱的“尘肺”。为了不给杨师傅添麻烦,和他们夫妻俩道别后,我们想快步离开他家。此时,安静的小村,掩映在绿海里,几只大黄狗摇着尾巴,眼睛直溜溜望着,也不叫,没有把我们当陌生人。一转身,杨师傅又来了,他加了件夹克衫,坚持要给我们带路,那一刻,我的心头,满满的感激和怜悯。

杨成椿老师傅颤巍巍带我们来到敬修堂前,还费心打电话喊来村支部书记杨义源。杨支书指着堂前美轮美奂的石牌坊,一点点给我解释。

此刻,微风夹着柚子花的香味,让人有恍然如梦的感觉。

此刻,斜阳从屋檐下拂过,红石牌坊里的经典故事,无言地与来人对话。

此刻,我对如此精美的石雕,心里泛起了一阵阵膜拜。

杨书记指着一处石雕说,再礼公祠的敬修堂,杨姓族人在外面经商赚来的钱,花了三分之一用在这石雕上。原来,门头上是一个巨大的石头算盘,上面雕刻的算盘子,一个个都能上下拨动。两侧雕刻的是二十四孝,其中“媳妇给婆婆喂奶”的故事尤其感人。讲的是本村的婆婆身患重病,没有牙齿,不能进食,孝心的儿媳站起身,掀开衣衫,露出乳房,给坐在凳子上的婆婆喂奶,儿媳用自己的乳汁滋养婆婆。一刚一柔中,源头村暖心的故事,感天动地。

我注意到,这个石头村子,很多民居拥有坚实的石头墙基、精美的石窗,连鸡狗进屋的洞,也是石头做的,真不愧是一个用石头雕刻的村庄。

我还注意到,这个村子有清澈的水塘,有参天的古树,有红色的历史,有美丽的传说。

离开源头村,草木蔓发,春山可望。那些随处可睹的石柱、石磨、石板路、石牌坊、石窗等,像一段缓慢的时光,更像一个前朝的遗老,被留在岁月深处呻吟,那里的乡风故土,也镌刻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老石匠老了,新的石匠少了,可居家用石头的地方也还有,我装修新房时,那红红的门槛石和厨房的案台,就是花岗岩的。现在多用机械设备来操作,出活多,人不会那么辛苦。刚才,杨成椿师傅跟我们演示的打石声,尽管铿锵有力,显然已经渐行渐远。

怎样才能减少拉莫三嗪的副作用郑州市有没有靠谱的医院治疗羊角风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病因有哪些癫痫患者发作四肢强直怎么进行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