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妈妈没有妈妈了(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儿童文学

孩子,你知道吗?妈妈没有妈妈了!

米奇经常问我:“妈妈,你的妈妈我的外婆在哪啊?我咋从来都没见过?”每当听到这个问题,心头不由得犯怵,继而语无伦次。她小的时候,我偶尔会告诉她,外婆出远门了,她大点后,看到别的弟弟妹妹都外婆长外婆短时,就会不厌其烦的问关于外婆的问题。心情不好时,我装没听见,不作答;心情好时,听她那么一问,总会模糊告诉她,外婆去天堂了,在天堂看着咱们生活呢。她似懂非懂,时隔不久,又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总不告诉她也搪塞不过去,尽管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可对我而言,依然是内心不可触碰的伤痛。不知如何对她说又让她能明白,因害怕什么就逃避什么,打小就避免带她参加丧葬的仪式也没有让她接触类似事情。我刻意地不让她了解这些东西,也是不想她在半知不解的情况下心里有膈应 ,有些东西饱受折磨最好顺其自然,该明白的时候不用过多赘述就能明白。

有一次她陪我看电视,剧中有位老人去世了,老人的子女孙女一家人围着睡着病床上的老人哭的稀里哗啦,她莫名的问我:“妈妈,外婆是不是也这样闭着眼睛睡着了,再也醒不来了。”我嗯了一声。之后,她又说:“睡着了不会醒了,就是去天堂了吗?”我又嗯了一声,她见我不想说话,就悄没声息地退出了卧室,弄的我反倒一脸怅然,我的孩子,过往如烙印实不愿在你不谙世事时,反反复复的告诉你前因后果,久压的一腔痛楚我该如何对你说,只想着等你再大点,再大点……

每到妈妈忌日的那些日子,总是蔫不拉几,提不起精气神,事不想干,饭不想煮,一味的放任自己死气沉沉的躲进过去里抽筋扒皮的难受。米奇米乐总会像平日里一样一有空闲便黏在我身上,纠结的烦躁,莫名的想发火,LG便会适时的领走他们,并告诉他们妈妈身体不舒服。感激他,自私的独享追忆的时光,只想不被打扰的思思念念,远逝的妈妈,怎能让我释然?又该如何让我年幼的孩子明白他们的外婆英年早逝,未曾谋面便成永别呢?

上坟的时候,我也不会带孩子们去,他们少不更事,我怕他们惊扰了妈妈的灵,默默的跪在妈妈的坟前,心里嘟囔着:妈妈,您在弥留之际还担心身子自小单薄的我,还放心不下我,每当想起这个,我就悔不当初,为什么不在你健康的时候和你好好的相处,为什么不在你健康的时候好好的陪陪你,现在却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其实,五个孩子中,您对哪个不是牵肠挂肚,您的儿子我的弟弟才六岁,一个个风中的幼苗东倒西歪的正需要您如水的母爱时,您却被癌魔伤的体无完肤。我知道,那种痛无时不刻的吞噬着我,而再次的尝尽这种煎熬的滋味后,我心里自铸的保护防线坍塌了,或许或许,真要是有或许,您还能在人世多待些时日吗?

或许有用吗?徒增沉重的自责愧疚,痛彻心扉……

一晃这么多年了,如今,我的女儿会在生日,母亲节这些特殊的日子里,为我送上亲手画的贺卡,会送我祝福,希望她的妈妈能永远的美丽健康。收到她的贺卡,我很开心,并告诉她,只要看到她的礼物,妈妈的丑脸都乐开花了。她还一板一眼的纠正我,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妈,不是丑脸妈妈,我喜极而泣……

上小班的儿子今天也从学校给我带回了礼物,用手撕纸做的花朵贴满了Love的贺卡,还写了:妈妈我爱你,母亲节快乐!别样的幸福占据了缺了母爱的心,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多的幸福,而我那早逝的妈妈却更让我心酸,在她年仅三十九岁的生命中,她一味的付出却没有来自儿女一丁点的爱的回报,她走的那么恓惶多么艰难啊!

耿耿于怀难以放下是因为我过的太好了,过的让自己都开始恨自己了。不愁吃不愁穿,一家人幸福的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越发的自觉幸福越发的痛心是因为妈妈太可怜,什么都没来得及享有,就那样带着一身病痛撒手而去,我纠结是因为为儿为女到头来闷头栽了秧苗,未来得及呵护成长等待丰收就匆匆而去,我难以释怀是因为麻木因为心智不成熟,在儿时,没有能力为妈妈分忧解愁,羸弱的双肩承担不起风雨摇摆中的家替妈妈减轻负担。相反,在她弥留之际,还在贪图她的温暖,索取她为数不多的精力付出。妈妈留给我太多太多的不甘和自责,这样饱受病痛欺凌一去不归的妈妈让我如何释怀?留给我的只有在这十八年没有妈妈的日子里度日如年,如果针毡。

痛定思痛,我要将妈妈的那份爱添加在我的儿女身上,我要一点一滴的慢慢告诉我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外婆是个什么样的刚强女人,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外婆虽瘦小却能吃苦耐劳,虽贫困却不失舍己为人,慷慨解囊的胸怀,虽日子多磨却不失端庄娴静。要用感恩的心,健康快乐的成长,要用感恩的心,记得外婆,念着外婆对妈妈的好,代代相传。

日后,我还要告诉逐渐懂事的一双儿女:你们的妈妈没有妈妈了,你们没有外婆了。但是,外婆在你们妈妈的心中永远的相随相伴,你们要记住一个未曾谋面却生了养了你们的妈妈,你们要用敬重的心随着你们你们的妈妈一起缅怀那个长眠于地下的伟大母亲!

河北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常见的病因有哪些?青少年癫痫可以治好吗哈尔滨癫痫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