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纽薇兰蜜蜂杯”征文】流经岁月的泪_1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儿童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551发表时间:2017-03-10 10:40:58 2016年农历十月十二日,绝对称得上“风和日丽”,虽然已是入冬时分。白杨树上黄绿相间的叶片在风中唰唰作响,猜不透它们在向初冬问好还是念叨过往?风中还有一种声音,那是不远处传来的婚庆鞭炮声。会是谁家孩子做了新人呢?如果时光上溯二十二年,那么,鞭炮声里的新人定然有我……   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是我出嫁的大喜日子。男婚女嫁乃人生大事,唯有把该做的事情做得圆圆满满,才可以给自己一个欢欢喜喜的心情。然而,大喜之日里,我却流了两次泪。   第一次因为雪。天刚蒙蒙亮,家人便相继起床,为我的大喜之日做各种准备。先开屋门出去的是二哥。“哎呀!完了!下雪了!”二哥的惊呼声似雷电劈开天幕,带着无奈,带着不祥,带给我瞬间的泪水奔流。我暗怪老天作对,你早不下迟不下,偏偏在我出嫁的这天下起了雪!还有我那二哥,你没听老人们讲过“结婚这天,就算下刀子也要走人”吗?雪有刀子严重吗?你说个“完了”多不吉利?你会用词吗?   还是姐姐懂我,柔声劝我别难过,今天结婚的人多着呢。 怎能不难过呢? 出嫁,是女孩变成女人的分界线;是生命以来,真正开启人生的起始点。而在这样意义重大的日子里,偏偏下雪了,偏偏二哥说“完了”,这都是什么预兆嘛!   母亲一半斥责一半安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等你进了婆家门,遇点事儿就哭鼻子,看别人笑你不?你想图吉利就笑呵呵的,别学哭鼻子!”母亲的话有道理,想希图美好未来,首先自己要付诸行动——我收住了眼泪。   第二次因为离开。按俗,新郎一方放完三把长火鞭后,新娘子就得“上轿”走人了。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我不禁有些心意慌乱,亲友们簇拥我走过母亲面前时,我对母亲只说了几个字:“妈,我走了。”母亲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眼里却透出不舍的目光。我忽然觉得,母亲有很多话要嘱咐我,但她不能开口,开口泪要流。想到这,我的泪点再次被点燃——都说女儿是娘的贴心棉袄,可我长二十一年了,没给母亲洗过几次衣服,没替母亲做过几顿饭菜。今天嫁去婆家,还能像在母亲身边一样啥都不用做吗?   亲友们愈是劝我别哭,我的眼泪就愈是作对,似乎到今天为止我才懂得孝道却失去尽孝的便利条件。母亲用笑意遮掩泪花,并拿来热毛巾为我拭泪:“今天出了家门就是大人了,快把哭鼻子这小孩子气收起来,进了婆家门可要有个大人样儿的。”亲友们一阵帮腔,我这才打住泪水,顺从地钻进迎亲花车。   有人说,生活是一武汉羊癫疯哪个医院比较好?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笑。事实上,生活更像一把辣椒粉,总能让你呛出眼泪。   婚后的日子,并不像先前想的那样简单而快活,我必须时时刻刻处处所所以“大人”身份要求自成人癫痫病患者平时饮食注意什么己。唯一的小姑子和我同岁,只是生月比我小几个月,而她却是家里的“太阳”,公婆要围着太阳转,我和夫也要围着太阳转。即使我妊娠期严重嫌饭,也得随着小姑子的口味一日三餐。婆婆说,怀孩子的人饿不坏,这顿不想吃就等下顿吧,在生产队治疗老年癫痫有哪些注意事项呢时,怀孩子的人不吃饭还做工分呢。我受了委屈又不敢发作,便回娘家对母亲哭诉。母亲安慰我:“妊娠反应就那几个月,慢慢就好了。婆家事,能忍就忍,吵闹起来不好看。”   为了所谓的“好看”,我忍着婆婆大讲生产队时孕妇不吃饭还能做公分的能耐,言外之音,我是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夫是个孝子,何况当时经事少,凡事谨听娘的安排,对我“反正没惹你,你想流泪我也没法子”。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的第一个女儿出世了。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已在襁褓里。哎呀!她咋那么丑——满脸松皮,无比的薄嫩,显得嘴巴特大,不打几个褶子根本合不严;额头的松皮特多,堆出一个横向的“川”字,似乎她属于“老生子”;双眉间有个深深的“八”字印,她啼哭时,八字印尤为深刻;浑身红嫩,轻轻一拈,皮肤能和骨骼分了家;肋间凸显着肋骨,绝对是不带脂肪的“肋排”;腹部的皮肤更薄,透着青紫,似乎轻微指触,便能戳破肌肤,掉出大肠小肠……我问母亲,新生儿就该这样儿?母亲说,婴儿的体征最能体现母体孕期的情况:松皮多,无比薄嫩,说明胎儿期营养欠缺,发育不饱满;眉间“八”字,说明胎儿在母体内经常接受不开心情绪,陪着哭泣或经常皱眉,所以留下了印痕。女儿眉间这个“八”字,直到她读高中时才渐渐消失。   孕期哭就哭过了,营养不良就营养不良了,且记住月子里养好身子别哭鼻子就好。老人们说,月子里落下病根一辈子都治不好。道理好讲,可惜实践道理很难。月子里我偷哭了很多次,到底也落下左膝盖酸痛、左脚跟走路如针扎以及偏头疼的毛病。可是当时,我忍不住眼泪啊!   娘家嫂子先我三天诞下婴儿,又适逢秋收季节,加之本族一位长者去世,几重事情令母亲疲累不堪,很快就躺在了医生的吊针之下。指望母亲伺候月子是主治癫痫病医院不可能的,婆婆也要下地,她安排她的婆婆即夫的奶奶伺候我月子。奶奶乃古稀之龄,每天还得照看她长孙女四岁的儿子。一次,奶奶刚把一羹匙油放进锅里,那四岁孩子跑出去了,奶奶紧忙去街上找。待奶奶返回时,厨房里油烟滚滚,铁锅烧得通红眼看要化成铁水。奶奶情急下将锅掀翻在地,自己却烫伤手指,呛得跑去院子干咳了好半天。事后,她告诉我:她老了,记性不好了,不伺候我月子了;生产队时,女子产后三天就能下地烧水做饭,我产后已有十来天,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奶奶的话得到我婆婆的响应,我是该自己伺候月子了。我也想长点志气,凡事 靠自己,偏偏分娩时产程过长失血太多,我的意志指挥不了我的身子。每次刚头重脚轻走到厨房拔开火门,被窝里的孩子哭了;奶睡孩子再去厨房,蜂窝煤也乏劲儿了,索性忍着肚子等夫下地回来再说。那些年,农田里播种与收割全凭人力,大忙季节赶死赶活得忙上半个月。地里忙完了,婆婆指派夫去他姥姥家帮忙收秋,他姥姥家属于河北省,很远。孝顺的夫去了姥姥家,更加无助的我抽空就掉泪,孩子哭闹时无计可施,陪着孩子掉泪。不知不觉中,本来就不充盈 的奶水也因情绪不稳而近乎断流。孩子奶水不足,婆婆不支持奶粉喂养,她说,长到五个月后就能稀饭喂养。孩子满月时,她穿着棉衣棉裤,包着大氅,还没称够八斤。我整个“月子”就这样度过,除了眼泪,几乎没有初为人母的欢愉。   孩子快两个月的时候,唯一的小姑子出嫁了,第二年她生了个儿子。她儿子的到来,使得她在婆家的地位更是高高在上,使得我公婆的重男轻女思想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这期间,婆婆做了好多重男轻女的事情,说来一言难尽;最严重的一次:婆婆为了照顾闺女与五个月大的外甥,不肯陪我上市里医院给我一岁的女儿看病,在医院上洗手间时,女儿险些儿被跛脚老太抱走。   有那么十年时间,为了生个男孩堵上讥讽我的嘴巴们,我吃尽苦头,流尽泪水。这十年间,小姑子也为自己的任性与霸道付出了代价,有两次怄气,她差点丧生,她婆家人对她生命的漠视,一如她爹娘对我生命的漠视。时隔多年,想起当年事,我和小姑子这属牛的俩人曾是“牛命坎坷,各有千秋”,都被泪水浸泡过,只是各自品尝的滋味不同罢了。   曾告诫自己不要一而再地提起往日心酸事,免得成了祥林嫂。然而,一个被苦难划痕过的身体,触动一丝毛发,便能牵动全部疼痛,没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怎会体会其中的滋味呢?所以,就算给我粘上“祥林嫂”标签,我还会在文字里讲述如是往事,这种必然,就像如果没有初一就不会有十五那样,就像如果没有黑夜迷茫就没有白天明光那样。   流经岁月的眼泪,未必都包含心酸。那些极力侯盼的事情一旦变成现实后,内心无比的激动同样会以眼泪的形式喷薄而出。   有人说,流泪也是人体的一种排毒形式。而今的我心宽体胖,一定是沾了排毒的光。这样一想,我那流经岁月的眼泪也便值了。 共 29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