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捉迷藏(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孩子小的时候,家里经常停电。电一停电视都没法看,更别说照明用的灯泡了,只有从桌子下面端出煤油灯来点上。

没有电视节目,人就显得特别无聊,妻子就在昏黄的煤油灯下纺起棉花,来打发漫长寂寥的长夜。

煤油灯的光线很暗,两个孩子没法写作业而显得怏怏不乐。我向两个孩子提议:咱们玩游戏吧!

两个孩子立刻瞪大眼睛,眼眸里放出光彩。“玩啥游戏?”

“藏猫猫,捉迷藏呀!”我说。

“好哇,好哇!”两个孩子又蹦又跳兴高采烈的样子。

由妻子监督着,主持着一切。两个孩子先躲在门外,让我先在屋里藏好后,再让她俩进来找。那个时候还是三间瓦房,每间屋之间用布帘隔开,三间房可以自由穿行,只须撩起布帘就行。

两个孩子被关在门外没几分钟便喊起来:“藏好没有?”

“别慌!还没藏好哩!”我说着,眼在屋内转悠,不知道往哪藏身?西间有张大床,紧挨床靠一张写字台,还有一个大衣柜;东间有一个麦屯靠在墙角,剩下的全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藏好了没有?”两个孩子等不及已破而入,直奔西间,我来不及躲藏只好躲在布帘旁。两个孩子撩开布帘,擦着我身边过去直奔床前。我则来个金蝉脱壳,一转身溜出门外。

两个孩子在西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又跑到东间也没找到,便跑到妻子跟前问:“我爸藏到哪儿了?”

妻子正在纺棉花,她看见我溜到门外,便朝门外努努嘴,两个孩子便打开门捉到了我。“赖倒猫,赖倒猫!你犯规!算你输。”我呵呵笑地应承着。我藏在屋外,任凭她俩随便折腾,就是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人。

这次该轮到她姐弟俩藏,我来找。我在门外守候,听见两个孩子一个藏在东间;另一个藏在西间。妻子喊一声:“进来找吧!别说话了!”

我走进屋,站在堂屋正中间,仔细听听,然后学着狼嚎叫。两个孩子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我走过去从写字台和大衣柜的夹缝中把女儿拉出来;然后再走到东间在麦屯和墻夹角处拉出儿子。儿子笑着说:“你咋知道我藏在这儿?”

我故弄玄虚地说:“我能掐会算呀!”

儿子竟信以为真,对女儿夸耀说:“咱爸会算!”我听后偷偷地乐,小孩子再聪明也能不过大人!

妻子提议:还是让你爸藏,你俩去找。

我个子较高,有些地方藏不了,干脆钻床下。床下那味可受不了,有多天未洗刷的臭鞋味,有通风不敞的霉变味,还有头上挂着蛛网,衣服上沾满了灰尘。

妻子感觉我没了动静,便向门外的姐弟俩喴一声:“你爸藏好了,开始找吧!”俩个孩子破门而入,一个找东间;一个找西间。两个人东找找,西找找,就是没找到我。

姐弟俩问妻子:“俺爸藏哪去了?”

妻子说:“不能说,你要自己找呀?”

姐弟俩个开始商量起来。

“咱爸钻老鼠洞里了!”儿子问女儿。

“不会,咱爸个子大,老鼠洞小,他钻不进去!”女儿比儿子大两岁,比他懂得多。我躲在床下听着孩子们的稚言童语,真想笑出声来。

两人把屋里的角角落落搜寻一遍,最后只剩床下没找。两人想找却又不想往床下钻,俩人一商量从外面拿来一根细棍,在床下乱戳乱捣,逼得我往里挪动紧贴墙角。

儿子用木棍在床下来回敲,当棍头戳到我身上,觉得像个人,便问女儿:“这是啥东西软乎乎的?”女儿说:“可能是咱爸。”

儿子扔下棍,低下头,膝盖跪地爬了进来,刚爬两步便摸到我的脚,便高兴地大叫起来:“找到了,是咱爸。”儿子手里掂着从我脚上脱下的鞋。既然找到了那就乖乖地出来吧!俩个孩子看着我那狼狈相竟咯咯笑起来。

“爸,你再藏一次,我们还能找到你!”看来她俩还余兴未尽。

我让她俩躲到屋外,把门合严,防止她们偷看。我蹑手蹑脚攀上木门背后的横木上,然后向妻子使个眼色。妻子大喊一声:“开始找吧!”

俩个孩子推开沉重的门,探头探脑地问:“俺爸藏哪儿了?”毕竟年纪小没经验,门背后站个人,比平常要沉重地多,也不知留心看看门上有没有人。

俩孩子一个负责找东间;一个负责找西间,把柜里的衣服也拉出来,把簸箕、袋子也翻腾一遍,又用棍把床下乱敲乱捣一通,最终也没找人。

俩人泄气了,走到妻子跟前问,妻子嘿嘿地笑道:“地下没有,往天上找呀!”

这下我可急了,但又不能声张,一手拽住门,一手向妻子暗示不要提醒她们。女儿紧靠着门,.她头上的羊角辨都碰到我鞋跟,她也不知道抬头往上看。

俩人实在找不到就硬缠住妻子,妻子地又说:门后找。俩个孩子跑到背后这边瞅瞅,那边瞧瞧也不见人。当时煤油灯光暗,看不太清楚,还是儿子眼尖,一抬头看见我,立即大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咱爸在上边门后。”女儿也拍起手高兴地跳起来……

如今,孩子们都渐渐地长大,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只有到年末岁尾一家人才聚在一起。想起当年与孩子嘻笑玩耍时的情景,仍觉得是那般亲切和开心,只是这一切永不再回来了!

湖北去哪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沈阳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克痫系列临床应用药理特点及用法北京哪里能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