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檀香】也写杏花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传说
无破坏:无 阅读:11武汉癫痫病著名的专科医院73发表时间:2016-12-14 10:53:16 黑龙江所有癫痫治疗医院 和风舒暖,红粉交蕖,一脉流光通透无序层叠,荒古上的清逸来得早有绸缪。   烧枝,斑斑剥落沉厚已润复苏;空城花,奢侈靡丽的瓣,薄而红,扬来裹浓的情韵添加娇媚入时。   他甘心情愿地做隶,任她疏离、空独的长鞭跶罚他脱了谱的轮形;她艳笑得野烈,肆纵!   梅,拢了拢墨色簪花的一袭倾长-----临溪观那挂不住的湉情飘落迤逦尽绕转的幽地、遥荒远上;迷渚,不醒酒蘸的嫩绿随艳紫穿越、古壑深花,望潭抵月浸透深冷无期域地----递上你的酥手。   我在平林一抹闪眸的杏色里等你翩跹而至,携你入这满巷流苏涂玉的边城,匍团卧香,烹茶放笺,修吁笛婉翠,听落红轻轻......   白的光暖暖而来,在汉城留驻一周。   一周时间,天天挤擦于热涌的车流。这里是喧嚣的,也是清寂的。我是这样的认为。   这比邻接连的一廊静幽是果真的静幽。这里有潺潺流水,有鸟鸣花香,有凉亭古榭,有......这里是建筑师、随描写的意境,修建的城市一隅古韵山水田园;这种方块之中的抽象表现在乡下是找不到的,所幸,我跻身于这个地方,在这个精心修筑的地方安了一所都市宁静的假意之寓。   天亮了,孩子们睡眼惺忪地醒来,他们慌忙地抢占离卧室较近的卫生间洗刷,他们慌忙跑到餐桌旁,唏里呼啦地喝下我调到一定温度的小米粥,拿起一块我们自制的面点,脱鞋哈尔滨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更专业,换鞋,出门,关门。我站在窗前看他们东一个,西一个,打上的车走出这条清巷的尽头,没入车流。   我大部分的时间,是坐在房前这个亭子里的石桌旁,看这里不多的人来人往,听这里鸟鸣清幽的自在;也极目远眺,也只能看见五十米左右远的空间,五十米的空间并不空旷,植满各种类型的树、葱茏地遮盖着精修的假山奇石。鸟儿很自在,它们轻快地唱着歌跳着舞,也跳下来站在溪旁照影子,撮点水儿在背上蹭擦,用细细的、像针管样的嘴,梳理它们那本来就整齐的羽。   石桌旁边的位子上坐了一个人,一个很白净女人。我的眼光,热情,真挚。我多次的向她投递我的热切,她,像具没有生命的偶,空涂缤纷;我就叹息了,我这么热烈的深情注目,怎么就换不来她一毫微光关照?这里很安静,也很寂寞。   小镇上,电话几乎是每天都打来。我决定,回镇上。   就这么的把这里上上下下打理一遍,像以往一样,备好孩子们吃的饭菜,把水果,零食,放进冰箱,发一段信息告知,然后,提包,走人。就这么回到镇上,回到镇上还没有坐稳当,武汉的电话就不停气儿打来;那些家伙们,晚上下班回来,吃不到可口的饭菜,放开喉咙叫唤,甚至恐吓我:再要和他们的爸爸摆擂台就不帮我怎么的,怎么的......小棉袄直接把锅敲得,噹——噹响!我是不是有点自私?就为那几声热切的乡音离开他们,回到镇上享受“村野杏花次第春,梅花未谢桃花新......”的感觉?   饭局,暇不应接的饭局吃得上火,牙疼得不能咬食任何东西,摇头晃手推谢,酒是一定的不能再喝啦!还是喝了。回来的时候都找不到家门,愣是把邻居的房门拍得山响,抱怨他们家的门和我们家的门一样。人家都笑癫。镇上,不能呆,去乡下,对,就去乡下。   离小镇四十公里远的乡下,用了一个小时就到了。仅距武汉二百多公里之隔,这里的气温就和那里不一样。梅园赏花的时候看见,那里的草坪青油油的,花开得说不上是姹紫嫣红,却也是明媚争色。乡下不一样。从大面积上看过去是枯黄色的,从延伸的小路上看,能看见春天已经来了的气息;小路边,微青已经开始凸露,嫩嫩的小草略带些鹅黄色、窝缩在枯干的、乱蓬蓬的草槎下面,哪怕有一定点儿风过来,它们就有可能迎风蓬勃;那些枯乱的草槎,也哪怕有一点儿风过来,就把它们的幼芽深掩在怀中,任风雨肆意它们已经朽烂到成尘的身躯,把那成零形的微暖剔割给它们的芽。我扒开一拢枯草,想给那些小芽无束的空间自由生长;看了一会儿,又把枯草盖上,我怕它们过早地裸露稚嫩会被这忽冷忽热的气候给折腾坏。作为母亲是知道在什么时候给孩子适合的空间,茁壮;草也一样知道什么时候适应它们的芽,茁壮。在村头住的老杨叔,磕着不多见的烟袋锅、笑哈哈地说:冻不坏的,再冷,也是春天。是呀,再冷,也是春天!   杏花,应该是绽放了。从乡下步行到昔日的故居地要花上一个多小时左右,像往常一样,带些补充体力的食物出发——-这个时间不是四月天气,溪水不是潺潺地流来流去,是细细地、没有声响地流着;溪边的水草也还是青油油的青色,给人的感觉是:青色是青色,却不葱茏。石壁,并没有完全的从冬眠里醒过来;石缝中,几束野金条有些矛盾地开展着黄澄澄的碎金花,似乎是不习惯季节的失神性癫痫怎么治疗时尚,开得,怯陌且拘羞。远处的山坳里,不清晰地看见有粉的色、悬浮在近乎是干枯的褐黑色蓬槎上,杏花果真的开了。   故居地的杏花也果真的开了。这个时间,村子里没有一个人,他们都去了山外小街上欢度春节,可能是待客的热情未了,没有回来这里。这里很寂静。杏花开在土墙内,开在土墙外,开在半塘边,开在山坡上,开在山脚下……步行的轻轻,生怕我的一个踭声惊扰她,怕她,娴静的粉嫩因为我的莽撞羞怯得不肯挪来半步,不肯递我捧茶的酥手,不肯回我一句轻吁。杏花,自顾自地开着,她开在有些荒凉的山庄,却不寂寞;开在静静的风止中,却热烈。她们相互的交融着快乐,交融着静静流水里的安闲和临溪顾影的满足;交融着竹马郞前缠红线的期盼;交融着青稚间隙数麦黄的喜悦......这里是一座城,一座杏花城。   步行轻轻,轻得我都不敢吁一声,生怕我的呼吸让她轻盈地栽落尘埃;我是极至的珍贵你,我是从不算千里却也算远的地方回来看你,我是带着思念和牵挂回来看你;可惜的是,我不能够给你什么,却还要向你索取你千年陈修的一领渚白,却要沐浴你滴露凝香的一漪淳帘。你的目光含满酒红,给了我一片,柔柔的,柔柔的极细的瓣;她经我的双目而入,直抵我寒极幽深的积潭,那里开始芳香四溢!我仍然的不知足,我仍然驻邸你这里,驻邸这渚秀的粉城里观:沓连而至的古幻青丝,观,瞬迭转没的优眸流放、嫣笑皓光里的缠绵深嘘……   这个静得只剩下灵魂相依的地方,我怀疑我是中了蛊,中了花蛊,甚至有一种烂柯人的感觉,莫不要我等纷沓走尽,回来已经千年的物是人非?我明明地知道,杏花是清丽的,是寂寞的,是赠予人类的一种精神享受、是慰抚疲累灵魂的一种寄托,是感今古湉情的义气抒发,却要这般的深情这不寿的短命追逐。   杏花是美丽的。我不敢大点儿呼吸,怕这不小心的鲁莽吓着她,怕她一个清婉直霄而云入幻化,怕这一域万红随她幻化洒落入尘。小心呀,小心地慢慢走呀.   你呀,你是,我的烂苹果……我的烂苹果……谁这么狼腔鬼调的乱唱?瞎唱继续往村里走。隐蔽在一个开的灿烂的杏花树下看他,然后等他走近,出来。哎呀!我的个妈!哎呀——!你咋回来啦!魏松,复杂地红着脸皮,惊叫着。你这胆儿也太大了吧?不知道村里没有人住吗?看看你把我吓得,吓得头发都炸直啦!我只顾哈哈地大笑,和魏松一起回来的凤兰婶也哈哈……哈地大笑。有开门的声音,有烟火的味道,有陆陆续续开门的声音,有锅碗碰撞的声音……有杏花落地的声音。   共 27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