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找一个情绪稳定的爱人有多重要?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传说

作者:王雪

-01-

Z姐说,我原来喜欢过一个人,他也喜欢我,可惜遇到时太晚,他刚结婚,他夫人比他大了快十岁。

我有些惊讶,他为何选大了十岁的夫人呀?

Z姐说,我们认识时才二十出头啊,那会儿他夫人也就我们现在这年纪,正是最有味道的时候吧。

我想想,说,是呀。到这个年纪,说事从容多了,不藏着掖着,好沟通。就凭这,我就觉得此时才是我们最好的年华。

Z姐说,现在有个小鲜肉成天嚷嚷着要做我情人,吓死我了。

小鲜肉?我掩嘴笑了。这个年纪的爱情,再也不能接受两人提着刀枪棍棒,到彼此的世界里来一顿血肉模糊的打磨棱角;这个年纪,对待彼此是否契合,不是把棱角磨得鲜血淋漓,而是两人的坚硬和温柔,都能恰好与彼此的骄傲和示弱相契合。

经过了暴烈的青春期,自己也在磨练中,做不到没情绪,但至少不让情绪泛滥。同时,我不想与情绪不稳定的人交手。

我另一个朋友,恰恰在受小鲜肉之殇。

她一直想离婚,因为丈夫是个不解风情的粗鲁人,有个小她10岁的温柔男朋友,一直寄托着离婚跟他结婚的愿望。但小男友工作不稳定,他们其实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说,“小男友这两天回家参加婚礼,说家里人知道他在等我,都在教育他,他也不想等了。还说他给我花了不少钱,让我算算还给他,然后还要报复我。”小男友还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

我明白她的心有多苦。身边人都在消耗她的能量,本以为遇到一个知心人,想鼓励他成长壮大最后能一起走向新生活,没想到依旧是狗血剧一出。

她说,此时她不痛苦,只是有点小失落,感觉又一次遇人不淑。

之后的两天,他敲定还款数额为8万元,并且要求一个星期就还。他明知她因为房贷车贷正缺钱,而且她并没花过他这么多钱,她也经常给他买东西。

这种思维水准的人,得不到手就无所不用其极的恶心她。他觉得自己亏了,就要让她坐立不安,哪有一点她想要的宽容呵护包容依靠。她庆幸自己没离婚跟他,要不又是一个更大的火坑。她说,我们都是大人了,这些幼稚的表现已经决定了我会远离他。

-02-

艾伦·狄波顿的自传体小说《我谈的那场恋爱》,男主第一眼看到女主珂萝叶就爱上了她。为何爱上,他没描述她怎么好,也没说她有多美或者多优秀,而只说:“她有灵魂。”

想来,她身上一定有些内在的东西,超越了外表,超越了世俗身份,迷倒了他。

灵魂吸引,就是常说的精神契合。最开始喜欢一个人,往往从肉体开始,但假如没有进而爱上灵魂,荷尔蒙的持久度会很令人失望,一段时间后彼此只会用过即弃。

肉体怎能永恒呢,惟有爱能够走远。因为爱灵魂,才能够持续爱着肉体。此人正因有了灵魂,在你眼里才区别于凡夫俗子和庸脂俗粉,才成为独一无二的TA。

《老友记》有一幕,钱德勒向莫妮卡求婚,钱德勒说:“我以为我开口的时间和地点很重要,但其实最重要的是你。你让我得到了超乎我想象的幸福,我愿意用我的下半辈子让你和我一样幸福。”

的确,重要的不是什么时间和地点,重要的是人。重要的不是对方有什么条件,而是你站在他面前,你能感受到什么。

正如罗伊·克里夫特的诗:“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正是因为爱你我才更加看清自己和爱自己。

我一贯欣赏那种独特的活出自我特质的人,也许这也是我的特质吧。对于那些碌碌无为压抑自己还怨天怨地随波逐流的人,我是不愿接近的。那些活出自我特质的人,想要活出自己的唯一、独特,常常备受争议。

灵魂伴侣就是那个可以一同领略生命真相,怜爱彼此的独特、另类与反常,理解彼此行走世间艰难不容易的人。两人能一同感受欢喜,品味苦涩,坚定相信和相互维护。

-03-

偶遇自己的灵魂伴侣,必须有匹配的爱情技巧。

夏目漱石曾问他弟子,日本人应该如何翻译“I love you”?弟子回答,就是“我爱你”啊。夏目漱石摇摇头,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日本人说出来的话呢?我们怎么可能会用这样的方式说话呢?“今晚的月光很美”才是最恰如其分的表达啊。

把简单的事物用婉约的语言表达出极致的意境,多高的聊天技巧啊,这样的聊天是种享受吧。

韩剧《太阳的后裔》中宋仲基宋慧乔,两人聊天旗鼓相当有机锋,不仅是寒暄,不止是调情,更是好好说话得快意和意蕴。

相爱的人温和地面对面坐着,你说我听,我说你听,那些沿途风景,那些人生感悟,那些经验教训。没有紧张竞争,没有炫耀显摆,面对赏心悦目的人,自然而然为对方打开话匣子,亮绿灯让对方一路畅通走进自己内心。

苏轼说人生赏心乐事之一是“微雨竹窗夜话”。在夜幕降临后,雨水困住我们的脚步,两人坐在窗前一起说说话,说得忘了时间,说得嫌时间太快,即是诗意也是幸运。

缪塞和乔治·桑在巴黎一个文学沙龙第一次相见。当时乔治·桑女扮男装,缪塞却一眼看出她迷人的魅力。

缪塞立马写了一首诗给这位女作家表达自己的爱意,大意是:我是多么地仰慕你啊,你让我欲罢不能,以至于我写信的时候也浑身发抖。假若您仔细读完每行诗的第一个词,您就会明白什么样的良药才能医治我的苦痛。

其实,这是一首藏头诗。每行诗的第一个词,组在一起是:“您想什么时候和我睡觉?”

乔治·桑很快给予了回复:“您对我表达的欢心毁我名望令人生厌”。其实她可没生气,把这首诗的第一个词并在一起,答案是:“今夜”。

好的调情,有一点污,有一点好色,和一点“坏”。这种情调会散发出一种媚,彼此知晓对方想要什么,想象得出彼此喜欢什么。

有魅力的人是有这种解风情的本领的,这不是放荡,而是一种有度的幽默。没有魅力的人对此话题只能是浑身廉价的放肆,或者是直截了当的粗俗。

-04-

看过一句话,“撩的都不是喜欢的,喜欢的都会小心翼翼。”

三十多岁,我突然觉得有些无论多么浓烈,却能绝口不提的爱才最珍贵。那些默默在暗中保护你的人,才最用心。

电视剧里那种大张旗鼓拿喇叭喊话拿鲜花摆心型宣布的爱,往往不是最深的爱,常常是默默在心里反复掂量很久很久,担心一出口就成了谎话的爱和喜欢,才最深情。

这个年纪,学会了克制,不急躁不求成,一点点去赏味一段感情。这种感情,即便没有结果,解了风情便了无遗憾,走到最后也不会有任何龌龊剧情。

想见你,只是想看看你,这么简单。

张国荣的一首歌《取暖》:你不要隐藏孤单的心/尽管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残忍/我不会遮盖寂寞的眼/只因为想看看你的天真。

是呀,我就是想看看你天真的样子,亦或让你看看我天真的样子。经历了岁月的乱刀,熬过了精神的孤寂,品尝过了情史里的狗血剧,依旧能面对彼此流露天真的眼神、微笑和害羞,多么难得。

真的喜欢一个人,才会克制自己。因为余生太长,太想一直在一起,不舍得太早得到,不舍得过早用完剧情。

日剧《贤者之爱》这部姐弟恋范本剧脑洞之大、剧情之奇葩,这里不讨论,只讨论一个环节,直巳为什么那么爱着真由子?

因为她所给他的,比20岁肉体的缠绵要多太多。她教他穿衣品味,教他品红酒,教他如何做优雅的男人,她让他知道波德莱尔的诗……

睡一个人很容易,爱一个人却很难。睡一个人是放烟花,谈恋爱是赏月亮。烟花转瞬即逝,月亮恒古不变。睡一个人只需感觉和技巧,爱一个人却需要包容理解忍耐细节体会惊喜浪漫和琐碎生活。

真由子在车祸后变成植物人,他对真由子的爱没有动摇,因为他对她的爱不在肉体之上。也许,某个安宁的深夜直巳会轻轻给真由子读一首波德莱尔的诗,这是任何人无法体会的灵魂交流。

作者简介:王雪,女,80后射手座,哲学硕士,深情之人。热衷读小说写小说。经常看星空,追求璀璨的梦想。笔名王癖人,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癖字是深情和有趣的意思。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治疗癫痫病应该选择哪家医院西安癫痫病研究医院得了癫痫病患者会缩短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