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军警】罂粟原本虞美人(散文)

    在姹紫嫣红的群芳谱里,有一株异常美丽,抢眼夺目的花卉,那就是罂粟花。远远望去,宛若一片片火烧的云锦,随风摇曳,荡漾着它的素雅与矜持,风姿绰绰。银绿色叶子托出有序的重瓣,一株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岁月的阳光(散文)

    天空的云,在不断更新,在慢慢地聚拢,在慢慢地有了沉重;郁闷的空气,就这样在天地之间荡着涟漪,在不断悠动着时光里面的迷离。风,就这样发出着喊声,大力地摇晃着树,在不断显现着它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超级待遇(散文)

    自从我接受上天磨难的时候,我的待遇也发生了改变,和以前不同了。当初,我教书上班一学期,校长便额外照顾准许我休假半年或一学年。那时,我逢人聊天聊到此事时便戏说自己是小学三级的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暮色落下(外一篇·家园)

    ◎暮色落下夕阳缓缓落下圆圆的红红的脸,在村庄的那头,把自己的故事画上小小的休止符。晚霞退却到天空的一角,彩色的光晕,牵着白昼的衣襟,想把白天的情思再延伸一点。天空,又回到了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暗香】就是那一只蟋蟀(散文)

    台湾诗人流沙河先生说:“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一只。”我羁泊经年,深有同感,每年中秋,旅途中听到蟋蟀叫声就会想起童年听到的蟋蟀声,就格外想家,格...[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沿途的景,旅人的诗(散文)

    夜月浮云走廊无影花枝晚凉晨雾天光世上所有的美好原本都是平常的细微的如在梨花树下的小坐清茶浅酌花好月圆时间这样过去就很好——安妮宝贝《素年锦时》你是我心中的一道光。一直很想写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冬至散记(散文)_1

    今日收到朋友冬至短信,方知道冬至已至,新年也为时不远了。冬至自古与岁首并重。每年冬至,人们缅怀祖德,祭慰先人。吃饺吃肉,防冻养生。这一习俗沿用至今,冬至也成为中国传统的节日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吉祥】小天才作曲家刘鹏(散文)

    “当兵那个要当新四军,吃菜要吃白菜心,新四军来最光荣,白菜心儿味儿津……”这首当年传遍新四军和华中根据地的名歌《白菜谣》,半个世纪过去了,那悠美的旋律,抒情的曲调,至今人们还...[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相约春天”征文】阳春三月,我带姐妹们舞起来!(散文)

    一“老婆,老婆,快起来,快来看,是哪个放了一袋桂圆和十个绿壳鸭蛋在门口?”老公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大早就叫嚷开了。“自家门口,还会有谁放的呀?三月三,地菜子煮鸭蛋,不是每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暖冬有你】这个冬天不冷_1

    摘要:辗转的光阴中,总会一些相遇的温暖,浅浅的思念,深深的缘,总是萦绕在心间。一些生生不息的感动,灼灼的绽放于岁月枝头,菩提飘雪,浅笑依然,原来爱无处不在。...[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