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你还在我身旁(散文)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文章

起风了,偶一抬头,我便看见了蒲公英的种子从远方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静悄悄地从西方升起,又静悄悄地从东方落下。我背起行囊,交回了录取通知书,逆时光而上。

长长的火车穿过无数的山川与河流,急剧地倒退回光阴深处。我才发现故乡与远方不止是隔了无数的山川与河流,自离家北上那时起,故乡便只有冬夏,再无春秋。车厢里有点嘈杂,我又再次遇到了从家出发那时候碰见的那位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她轻轻地摇着怀里的小宝宝,温柔地哼着歌谣。小宝宝在她的怀里睡得安稳,年轻妈妈的眉眼笑成幸福的模样。她的额头渗着几颗汗珠,她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忽地我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莫名的感动铺满,一如我初始见到她时。

我站在火车站入口处,一切又回到了梦开始时。这是告别妈妈离家北上的那天。不晓得是哪位游子的墨汁濡湿了天际,把平平仄仄里的不舍都变成了厚重沉闷的乌云,车站外,密雨如散丝。触目处,皆是往来拖着行李的人,我的目光急切地在人海里搜寻,最终落在了那个矮了我一大截儿的瘦削的妇女身上——我的妈妈。彼时,她应该是刚刚送走了第一次离家到远方去上学的我,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她手里的伞微微倾斜着,雨水便顺着打湿了她的肩膀,但是她却浑然不知。还一直呆呆地看着车站进站口处来往的人群。她手里的袋子,糯米糍粑冒着热气,我惊了一下!她的双眸里藏着些许茫然和不舍。我竟然看不清她脸上藏匿着的悲喜。是悲吗?可我分明地记得送我去车站的那天,一路上她都跟我说笑,不停地嘱咐我该怎么与新同学友好相处,还一直宽慰我不要太担心家里的事情,仿佛在为我终于能去理想的大学报到了而开心呢!是喜吗?可是为什么此时我看她的双眼里竟有着我那时候不曾发现的心酸不舍与难过,仿佛是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忽地,她转身往回走,她的背影在雨中慢慢模糊,我却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动作:她用手轻轻地揩了一把眼泪,又环顾四周,像是怕别人看见她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流泪会耻笑她一样。我心底疼了一下,想起龙应台的话: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的鼻子酸酸的,我能追得上她的脚步,却可能永远都追不上岁月的脚步,阻止不了岁月对她的伤害。

我的脚步停留在我离家前的一个晚上。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我家厨房的灯还亮着,灯光洒落在小院里,月光般的银白,潺潺雨声蹂躏着这小院里的一角月光。厨房里的一帧清瘦的背影,妈妈还在给第二天就要远行的我做糯米糍粑!她应该是疲乏到了极点,不停地打着哈欠,可她手里还在忙活着,搅拌好糯米粉,揉成小面团,加入豆馅儿,用洗过煮好的芭蕉叶仔细包好…时不时地,她抬起手肘轻轻地拭去额上的汗珠。几只飞蛾,有意无意地想扑落雨声中的灯火。我看得眼睛有些疼,我记起那时候妈妈担心我在火车上光吃些零食会饿,为了让我在火车上也不至于饿着,她便在前一天晚上做好了糯米糍粑,让我带上火车。我也清楚地记得我当时是怎样地推开抱怨说东西太多就不带她的糯米糍粑了,又是怎样地没好好跟她告别就跑进了火车站的候车室…

帘外雨潺潺,温柔了时光。我心底的哀戚慢慢地蔓延开来…

我细数着时针逆方向行走的脚步,听光阴低语,我看见妈妈独自在饭桌前收拾着碗筷,表情却满是黯然,眸子里也没了星光。灯光下,茕茕孑立。我猛然想起那天晚上与她的谈话,我不经意地提到我有个同学都已经远嫁其它省市。妈妈立马就脱口而出了:你以后不可以嫁那么远,不允许超出Y市范围。我这边拿着筷子被她这一呼吓得傻愣傻愣的。这个放养了我十八年的女人终于要收回她的管理权了么?我咽了一口饭,我说要是遇不上我喜欢的又是Y市的男生怎么办?她想都没想就又脱口而出:那就相亲呗。我差点喷饭,我睁大眼睛无语凝噎,心里吓得一颤一颤的:我又不在Y市上大学也可能不在区内工作我上哪给你找个Y市的女婿。她放下碗筷瞥了我一眼,长眉一轩,道:当然,如果你有钱把我和你爸送到养老院我是可以准了你嫁出去那么远的。我却丝毫不领情回她:我爱着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才不要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从出生到终老。一副“世界看不够”的模样。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她之所以会那样子不希望我远嫁,其实更多的是怕我受欺负而父母又不在身旁无法给我庇护,怕我一旦有了自己的小家每年回家看她的次数会更少,更少……

远方有多远?对于我们来说,可能远方不过是从一个火车站到另一个火车站,从一个点直线连接到另一个点的距离。可是对于天下父母而言,远方意味着无期的等待,无边的思念,无数的担惊受怕……

我叹了口气,向时光更远处走去。那些我从来不知道的往事像电影一般在眼前飞过,一幕幕,发黄的画面,无需过多的雕饰便暖化,幕幕生香。我看到妈妈经常翻阅她枕头底下的小本子,缄默,莞尔。那是高三的时候,我在她生日的时候让同班同学写的生日祝福,里面写满了同学对我的评价,也许对于一个母亲而言,今生最大的礼物不过是别人对她的女儿的认可。我说:我希望,我们不仅可以是母女,也可以是互相倾诉的朋友。

我也看到了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细心地为我做着精致的菜肴、熬汤煲汤,用心地照顾有胃病的我。桌上的饭菜冒出的热气模糊了她的背影,原来,她也曾拥有一头美丽的秀发,不像如今的银丝已经点缀开向她宣告着岁月;原来,她也曾年轻窈窕,不像如今,眼角的鱼尾纹肆意地在嘲笑,不像如今,她的双眸都是岁月沧桑……我轻轻地唱;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渐渐地,走到生命的起点,我看见妈妈坐在床上,一脸疲惫无力。我的诞生,让她无暇顾及自己,染了点小风寒。外婆坐在床边,轻轻地吹散碗里草药的热气,一口一口喂妈妈喝下,外婆的眼里藏了更多的岁月风霜,外婆大清早的便默默地按着她的土偏方去寻草药,又细心地嘱咐妈妈该怎么煮药如何注意身体。是谁说的那句话,也许这就是母亲,即使自己的儿女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儿女依旧是儿女,爱依旧不改。

“时光似利刃,问谁敢与之倨傲,

森森刀影里,唯子嗣的光芒令你含笑。”这世上,哪一个母亲不是,只要她的孩子还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便与她相关?

光阴深处,我尚未跑去远方,那个时候,你还在我身旁,她还在你身旁。

癫痫的产生原因是什么昆明治的癫痫病最好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