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母亲(散文)_1

来源:呼和浩特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散文

去年春天,年迈的母亲骨质增生更加严重了,膝关节严重变形膨大,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几乎是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一歇,上下楼梯也变得更加吃力,做家务也显得力不从心了。曾经风风火火、要强的母亲,在老迈和疾病面前终于无能为力了!

看着病痛煎熬中的母亲,望着母亲艰难行走的背影,我的心里总是酸酸的,有几次眼泪差点儿流下来。我恨自己不能祛母亲之病,不能解母亲之痛……

母亲共生育了我们姊妹四人,姐姐、我、弟弟和妹妹。我的童年是在辽北的一个贫穷、落后又闭塞的农村渡过的。那时候父亲在离家一百多里外的矿上工作,平时难得回家,家中所有事情都由母亲一个人操持。母亲是一个勤劳、淳朴的人,又有着善良、坚忍的性格,每每看到病痛中的母亲,我总会自然地想起小时候我们生病时,母亲时刻守候在身边,煎汤喂药、彻夜不眠的情景;想起小时候母亲抱着妹妹、背着弟弟,看着我和姐姐玩耍的情景;想起小时候煤油灯下,母亲为我们缝补衣服、做鞋子的身影;想起小时候母亲种地、挑水,像男人一样砌墙的场景……慈母爱子,非为报也!在她身上,我读懂了什么是母亲,什么叫母爱!

弟弟三岁那年,不知怎么浑身起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疙瘩,时起时消,严重时连成一片,有时肿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严重的瘙痒和不适让幼小的弟弟每天哭闹不止,尤其到了晚上,经常半夜睡着睡着突然说起了梦话,有时又像中了邪似的大喊大叫。母亲先是找了村里的赤脚医生,但是治疗几天后没什么效果,于是母亲又抱着哭闹不止的弟弟四处求医,几经折腾依然不见效果。最后,从没进过城的母亲决定带弟弟到离家很远的县城去看病。那时辽北的冬天要比现在的冬天冷的多,凛冽的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母亲安顿好我们姐妹,踏着多日未化的积雪背着弟弟求邻居赶着马车去了县城医院,最后确诊是患了荨麻疹。说来也怪,弟弟的病在医院治好后回家就犯,如此反反复复,持续了大概两年时间才彻底痊愈。而母亲也在这两年时间里经受了更多的精神上、身体上的折磨。那时已经略有记忆的我经常半夜里被弟弟的哭闹声吵醒,看到束手无策的妈妈抱着弟弟偷偷流泪,又看到弟弟折腾累了,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而母亲却痴痴地一坐到天亮。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能感觉到母亲眼里的深深地忧虑、对弟弟的怜爱和那种孤独无助……

在那两年里,母亲很少能睡个囫囵觉,既要照顾生病的弟弟、幼小的妹妹,又要侍候一家人的吃饭穿衣,侍弄园子,喂养猪、鸡等家畜家禽,而我和姐姐那时也正年幼,都需要母亲的照顾,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母亲单薄的肩上,这让她心力交瘁,人也消瘦了许多,但是坚强的母亲始终顽强支撑着这个家,无怨无悔。多少年后,当我也做了妻子、成了母亲后,我终于理解,母亲所做的一切源于一种什么样的信念!家存储了她所有的爱,丈夫、孩子就是她生活的全部,是她存在的意义!

生活似乎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我家搬到城里后的一个夏天,刚上初中的姐姐不小心感染了肺炎,母亲领着姐姐去卫生所看病,护士在给姐姐打了试敏针后,刚巧来了一个喝药的病人,就跑去跟着抢救,等抢救完病人才想起这边正在做试敏的姐姐,见姐姐没有明显的过敏反应,护士就给姐姐注射了青霉素针剂。当药物注射到一半的时候,姐姐忽然感觉不舒服,胸闷气短、手脚发麻,护士慌忙停止了注射,并对姐姐施行紧急抢救,这时的姐姐已经面色发白,几近休克。母亲早已慌了神儿,幸好有陪同的邻居急忙喊人骑着摩托车送姐姐去局总院抢救。在去医院的路上,母亲脸色煞白,抱着姐姐眼泪扑簌簌地一个劲儿地流,所幸抢救及时,姐姐终于脱离了危险。姐姐病好了,母亲却因为这场惊吓,加上一直以来身体上的过度劳累和精神上的超强负荷,终于积劳成疾,大病了一场。后来虽然病好了,但是身体状况却大不如前。直到后来我们姊妹相继毕业并陆续参加工作、家里经济条件好转后,少了压力的母亲身体才逐渐恢复了健康。

那场惊吓,让多年以后的母亲依然谈之色变,也让母亲在之后的许多年里,再也不敢走进医院。

岁月无情,母亲一天天老去,皱纹早已爬上了她的额头,青丝变成了白发,她的身体不再硬朗,干活失去了原先的泼辣,就连说话也不像原来那么干脆利落,似乎反应也略显迟钝了……母亲老了,老到需要人照顾的年龄了!年轻时受的苦累再次找上来,骨质增生、风湿病、肾炎、胃病……这几年母亲的病好了这个犯了那个,可坚强的母亲依然经常忍着病痛为我们做这做那,让我们心痛、不安、不忍,却又无法阻止。

“有一种爱,一生一世不要求回报;有一个人,一生一世值得你去爱!”母亲啊,您为儿女操劳了一生,现在该是儿女回报您的时候了,请您多给儿女孝敬的机会!快乐着您的快乐,幸福着您的幸福,唯愿您早日摆脱疾病,和儿女一起快乐享受生活的每一天!

福州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呢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郑州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